document.write('
')
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原创美文 » 那个可爱的小山妹

那个可爱的小山妹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年冬天,要不是我到湖南省郴州市五岭山区腹地的大山深处的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小山村构高压线,我想,我怎么会与山妹相逢呢?

我们从镇上下车后,抬眼望去,是莽莽青山。

“这是五岭山区。”一位带队的熟人笑着说,“你知道五岭吗?”

“知道!”我说。

对我来说,对于五岭的认识,除了《中国地理》学过的地理知识之外,印象最深的是毛泽东先生著名的《七律•长征》中的诗句:“五岭逶迤腾细浪。”毛泽东先生是中国千年一遇的世界级伟大政治、军事、思想、理论领袖人物。毛泽东先生是举世公认的伟大领袖,既是举世公认的世界级伟大政治家、战略家、军事家、思想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同时又是中国近现代最为伟大的诗人、词人、政治散文家、书法家。毛泽东先生作为一位诗人,创作了一大批伟大的诗词作品。《长征》是毛泽东先生的著名诗歌作品。到了郴州后才知道:五岭是是五岭山脉到简称。五岭山脉位于湖南省南部与广东省北部的交界处,从湖南南部的郴州市一直延伸到到广东北部的韶关市之间,有好几百公里山脉。其中,有五座山最为著名,称为“五岭山脉”。简称“五岭”。因为广东省的绝大部分位于五岭以南,所以,广东省习惯上被称为“岭南”。

“我们首先去饭店吃饭吧?这里到山上还有很远。”带队的熟人笑着说,

“好!”我们就在镇上的一家饭店吃中饭。

我们在镇上的饭店吃完中饭后,带队的熟人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对面的山腰上。从镇上看上起,就在眼前,但是,因为是大山,山路弯弯曲曲,从镇上到山腰上到村子里,走起来有四五公里的路程。”说着,停了停,又说:“你们要好好休息一下吧?从镇上到山腰上到村子里,是走上山的路。一路全是上坡路呢。”

“既然有那么远,我们能不能坐车子去呢?”我问。

“你想坐什么车子呢?”带队的熟人笑着问道。

“不管是什么车子都行!”我说。

带队的熟人笑着说道:“这要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我问。

带队的熟人笑着说道:虽然这里一个非常繁华的集镇,位于极为重要的交通枢纽位置,中国作为重要的南北交通大动脉107有国道、省道从镇上穿过,京珠高速从集镇前面不远处穿过,现在,集镇经济富有,镇上各种各样的车辆众多,但是,从镇上到对面的山腰上的村子里,步行只有四五公里的路程,都是上坡路,一两小时就可以到达。而如果坐车,从镇上去对面的山腰上,没有公交车。只有出租车。而从镇上去对面的山腰上,没有直达的公路,要绕道才能进去。如果要绕道,路程有四五十公里。那样算起来,不但需要前,而且时间上比步行快不了多少。因为山里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路,而且陡坡很多。汽车开得很慢。我们这么多人,不如步行更加方便。”



我们从镇上出发,拿着行李往东北方向走去。

从镇上往东不远,是一个村庄。地势平坦。从镇上到村子里,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柏油公路的两边,是农田。因为是冬天,农田里随处可以油菜和蔬菜。村子后面,是上山的路。是上坡路。最初的路,比较宽。是一路上坡。我们在山中这样走了几公里,来到山腰。我往上面一看,只见上面的路,是一级一级的石阶路。一级一级的,抬眼望去,望不到顶。只有石阶路一直通向山上。我返身,抬眼望去,只见对面,是107国道从集镇穿过。京珠高速丛吉珍前面不远处与107平行穿过。高速公路上、国道上,各种各样的大小汽车疾驰而过。

“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吧?”有人提议道。

“好啊!我们休息一下吧!”我说。

“大家休息一下吧!这石阶上去五六百米,走上去很吃力啊!”熟人说。

冬天的天气,太阳下去得很快。我们休息一会,看看太阳,已经偏西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熟人说,“到山上还有几公里呢!”

我们拿着行李沿着石阶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上山的路都是用石头铺上去的。没走一步,都感到吃力。我们手中都拿着行李。走石阶路更加感到费力。

走到中途,不知不觉腿就不听使唤了。

“我们还要走多远呀?”我问。

“我们上去之后,还要走几公里。”熟人说。

我们一步一步往上走。好不容易到了山顶上。我站在山顶上,想四方张望,只见这时一条山区沙石路。路上到处是石头。

我们继续往前走。这里比较平坦。这样又走了几公里后,又是一路上坡。

我们又走了几公里。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了。

我们又走了几公里,终于看到了灯光。在电光的照耀下,我看到了半山腰间的一个小村庄。

“我们就暂时住在这个小村庄。”熟人笑着说,“你们都累了吧?首先休息一会吧?——我去搞晚饭。——我们吃点面条吧?”

“随便都行。”我说。



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我们的工作,是构架高压线。我们要构架高压线的地方,都是在五岭山脉的大山深处。我们构建的高压线,分为一万伏、两万伏两种。构架高压线,分为以下几个环节:首先,是要砍柴开路,然后将铺架高压柱子、高雅线路。而要铺架高压柱子,首先就是挖眼、抬高压电线的主子上山。山上铺架的高压柱子,大小有八米、九米、十米、十二之分。不同的高压柱子,大小不同,重量不同。挖眼的深浅不同。在正式铺架高压线之前,构高压线主要分为三种不同性质的工作:一是在山中砍柴开路。二是挖眼。三是从山下的大路上抬水泥主子上山。三种工作,有自己选择。砍柴开路、挖眼,都是个人独立行动。而抬水泥柱子上山,是属于团队合作。我选择了抬水泥柱子上山。因为是五岭腹地,山势险峻。水泥柱子用汽车运输放在山下的大路上。而山上构建高压线,是在大山的各个不同地方。从山下到构建高压线的地方,有远有近。最近的,只有四五百米。最远的,七八公里甚至十多公里。通常情况下,都在两三公里以上。其中,以四五公里的距离居多。水泥柱子中,最小的,是八米柱子,最大的,是十二米柱子。中间有九米、十米柱子。八米柱子是最小的。从重量上讲,八米柱子大约五百公斤。九米、十米柱子有六七百公斤。而十二米柱子,有一千多公斤。通常情况下,八米、九米、十米柱子,有八到十二人。而十二米柱子,有二十人以上。抬水泥柱子,既是极为繁重的体力活,需要强大的体力与精力,同时又充满着危险。有一回,我们抬柱子时,从山下到山上,有十几公里的路程。,不但路程很远,而且从山下到山上,都是上坡路。尤其是有很多是陡坡。我们从上下的大路上,抬着柱子上上,是一路陡坡,山势险峻。我抬着柱子,真是寸步难行啊!我望望山下,深不见底,令人胆战心惊。我们抬着柱子一步一步地往前挪。

“我们快点啊!”一位大胖子说。

我并不知道大胖子的真实姓名,也不熟悉大胖子的人生经历。我只是看到大胖子高才魁梧,常年在外构高压线,不但力气过人,而且,争强好胜。在山上抬水泥柱子,既需要力气,又需要实际工作经验。大胖子力气大,对于构高压线等各种活都非常娴熟。

我们从山下抬着水泥柱子上山,一路上坡。这样,一路爬了一两公里,我实在有点支持不住了。

“我们休息一下吧?”我说。

“是啊!我们休息一下吧?”有人附和说。

“大家再坚持一下吧?我们上了这个坡再休息吧?“那大胖子说。

“上这个坡,还有几公里啊!”我说。

“不管这个坡有多远——我们都要上去再休息!”大胖子说。

“为什么?”我问。

“这没有理由!”大胖子说,“我们不管困难有多大,都要上了这个坡再休息。”

“好!”有人附和道,“我同意!”

“••••••”我无言以说。

“••••••”没有人说话。

好不容易上了坡。上坡有一块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我们便在那里休息。

我们休息了一会,被继续往前走。

“走吧?”路上一路上坡。一米、两米、三米……几千米的陡坡,我们一步一步望上爬着。

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到达山腰上。

那里距山峰还有几百米。

我站在山腰上,往下看,只见一片竹林中隐约看到一个小山村。仅仅几户人家。



现在构建高压线,都是以机械化为主。现在,构建高压线,不管是在平地还是山区,都是以机械化为主。例如:例如::现在构建大型水泥柱子、高塔钢架、沙石水泥,使用的机械,有挖掘机、吊车。而那个时候,全部是人工体力完成。

我们住宿的地方,是山腰上的一个小村子。村子很小,位于五岭山脉的半山腰的大山深处。我站在村子里,往山下望去,对面是国道107线从镇上穿过。京珠高速与107国道平行。国道上、高速公路上,是飞驰而过的各种各样的汽车。其中,最主要的汽车,是小轿车与大货车。看近处,村子的周围,被大山包围。

从我们的住宿地,到我们工作的地方,有远有近。构建高压线,明天请早吃完早饭上班。上班的地方,都是在山上。因为上班的工作地点与住宿地点相距远,在山上上班时,被在山上吃中饭。食堂里煮饭的厨师每天中午将中饭送到山上。因为在山上上班,又是在山上吃中饭,我们在山上的时间长了,与对面的村子里的村民见面的机会就多了。那是上对面的一个小村子。村子隐蔽在一批竹林之中。

我站在山上,看到山对面的小村子。在五岭山脉,有许许多多的村子。有的村子,位于山下,有的村子,位于山上。山下的村子,靠近公路,交通方便。山上的那个村子,从交通上讲,还是非常方便的。村子的前面,不过三百米,是省道,柏油公路。我通过向村民了解后知道:对面的村子,去对面的镇上,有两条路线——一是走公路。走省道去镇上。从村里进入省道,只有三百米的距离。省道是柏油路。路面宽。但是,从小山村进入省道去镇上,要绕道经过好几个乡镇很多村子,穿越好几座大山,一路上蜿蜒曲折,超过了五十公里的路程。因为这里只是山中的一个小村子,既没有公交车,又没有村子通往镇上的客运班车。因此,走公路去镇上,只有三种方式——一是步行。二是自己开汽车——包括大小轿车、大小面包车、大小货运汽车。三是摩托车、微型车。二是走山上的小路。从山上有一条直达对面的山路。从山上望去,对面的小镇就在眼前。而实际上,有四五公里的路程。四五公里的路程,对于城里人来说,已经算是一个不近的距离了。在城市,四五公里的路程,要坐车。而在山区,四五公里,是很近的。山对面的村子里,每天都有人走山路去对面的镇上。他们中,既有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女,又有三年四十岁的青壮年男女,既有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又有六七十岁的老年男女。

村民上午从村里担着竹篾制品以及各种各样的山货从山下走上路去镇上,中午或者下午,从镇上担着生活物资上山后回到村里。

有一天,我们在山里抬水泥柱子。中午,在山路旁边的一块平坦的地方吃中饭。看到对面村子里的一群男女途径山路,在山路上休息。他们中,男女老幼都有。而令我引起注意的,是一位年约纯真的少女。我一看,那位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圆圆的脸蛋,乌黑浓密的头发,高高的鼻梁,一双明亮的眼睛,乌黑浓密的美貌,手中提着几个袋子,与对面小山村里的村民从对面的小镇上赶集回家。他们在山上的小路上休息。

“哦,小山妹,你这么小怎么没有去读书了呀?”我笑着问道。

“……”小山妹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家贫呗!”

“你去镇上赶集,这么远,辛苦吗?”我笑着问。

“我们每天走山路,习惯了吧。”山妹说。

从山上到对面的小镇,是下坡路。从对面的小镇回到山上的小山村,是上坡路。

“我们生长在山区,没有办法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身在山区,没有办法啊!”一位年轻小伙子笑着说道。

我一看,只见赶集的村民中,具有十几岁的年轻男女,又有三四十岁的青壮年男女,既有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又有六七十岁的老年男女。男人女人都是挑着胆子。

“你担着这么多货,辛苦吗?”我笑着问一位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到年轻男子。

“哈哈哈,我去时担着一百几十斤,回来的时候,已经轻多了。”那位小伙子笑着说。

“小山妹,你想读书吗?”我笑着问。

“想!”小山妹笑着说。

美文网微信号:mw748219,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