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原创美文 » 公公给我请来的保姆,原来是----

公公给我请来的保姆,原来是----

  一、公公给儿媳请了个保姆

  晓馥要生了,丈夫在省城工作,婆婆早就殁了,家里就只有她和公公,咋办——

  她正打算去家政公司请个保姆或者月嫂,没想到他公公竟然领回一个农村老太太,说是为她坐月子请来的保姆。晓馥一看心里就不舒服,“爸 !这老太太怕是有七、八十岁了吧!能照看我坐月子?指不定还得我来照看她。” 那老太太看到晓馥一脸的不高兴,没等他公公发话就抢着说道,“妹仔,我们农村人出老,没你说的那么多岁,就六十多一点。”那老太太把胸膛轻轻地拍了拍 “你看看,我这身子骨多硬朗,能做事,保证能侍候你坐月子,要不你先试用几天——”晓馥看了一下这老太太,样儿虽然有些老气,却是身板硬朗,动作利索,再说也不太好让公公面子上过不去,“好嘛,那就先试试看。”

  晓馥虽然嘴上同意试试了,心里头还是大大地不愿意,她不说话了,倒在沙发上睡了。待她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有种暖暖的感觉,而且精神也好了许多。当她蹭身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盖了一床薄薄的保暖被。平时睡在沙发上打个盹小憩一会,是没盖过啥东西的,就是公公也没给她盖过,所以平时醒来,总觉得一身都凉飕飕、紧绷绷的,还显得有点儿僵。她正在想,‘我平时小睡一会时,咋就没想到要盖点什么——’

  还没等她把这事想明白,那老太太就给她端过来一碗荷包蛋,她接过那碗,再看了看端送荷包蛋过来的老太太,似乎想明白了,她脸上露出了笑容,“老人家,这被子是你盖的?” “别叫我老人家,我姓姜,如果不嫌我托大,就叫我姜妈。” “姜妈你真好!” “这是保姆该做的,好了,你也别说了,快吃碗里的东西,一会就凉了。” “姜妈你就留下来,我不用试了。” “真的?那我就可以为你们尽一点心了——”

  二、她不是保姆,她就是我奶奶

  ——————————-

  “卢渔,你奶奶咋还不来接你?” “会来的,我奶奶那么喜欢我,会不来接我?” 学前班的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里来的人接走了,唯有卢渔还没人接,老师就守候着他一个人。等得久了,那老师也有些着急,她虽然也想早一点回家,可是孩子们没被全部接走,老师是不能先走的——

  最后等来的是卢渔他妈,老师目送着他娘俩走了之后,也回家了。

  “妈,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奶奶——” “姜奶奶家里有事回去了。” “姜奶奶?” “她不是你的奶奶,她姓姜,是我们家的保姆。” “她不是保姆,她就是我奶奶,她去哪儿了,你们得去把她找回来,不然,晚上谁和我睡?” “妈和你睡呀。” “你和我睡,你会给我讲熊家婆的故事吗?” “我会,我还会给你讲狼孩子的故事——” 晓馥嘴里回答着儿子,心里却是酸酸的,姜妈走了,她虽说也有些不舍,但必竟走的是个保姆,可是儿子对那个保姆奶奶的亲密度,却是远远地超越了自己这个亲妈,想到这里她似乎有点儿伤心,脸上好象还挂了几滴眼泪。儿子看到他妈难过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妈,你别哭呀,我晚上跟你睡就是了。” 晓馥听到儿子说的话,心里才得到了点儿安慰,“儿子我是你的亲妈,姜奶奶虽然对你好,但终归不是我们家里的人——”

  这娘俩在说话的时候,她公公在一旁听,当他听到,‘——姜奶奶虽然对你好,但终归不是我们家里的人。’时,心里便不是滋味,“晓馥哇,姜妈在我们家帮了你五年,你还拿她当外人,你儿子都当她是亲奶奶了。” “可儿子是我生的——” “那你又有多少时间和儿子在一起?你认为你在儿子眼里不如姜妈,在我眼里你对姜妈的感情还不如你儿子呢!” 他公公说完便去抱着孙子,“你那么喜欢奶奶,隔段时间我就去把她接回来。” “接回来后她还走吗?” “你愿不愿意她走呢?”“当然不愿意!”“你都不愿意她走,那我们就不让她再走了——”

  三、她不是来打工的

  晓馥她公公卢老汉,去了趟从前当过知青的地方,还带回一位老妪,那老妪的样儿还病怏怏的。

  来开门的是他儿子卢家旋,“你经常都说你公司事多,忙,今天咋有空回来?” 卢家旋听到卢老汉问后,回答道,“我听晓馥说你今天要从乡下回来,特地从省城赶回来看你,看你老人家好不好。” “还算你有点孝心。” “你老过奖了——” 这爷儿俩有些逗。

  陆家旋正待要问,和他爸一道进屋来的那位老太太是谁,他儿子卢渔就迎了上去,“奶奶你回来了?” 儿子这一问,他便把这老太太打量了一下,“你不就是在我们家当过保姆的姜妈吗?怎么就病成这个样子,不是我儿子叫你,我还没认出来。” 那老妪收回了正在抚摸小卢渔脸蛋的手,有些尴尬地说,“让你见笑了!” “见笑,见什么笑,你看你都这样子了,还到我家来,是不是还想给我们打工当保姆?” 卢老汉听了这话很是气愤,“她不是来打工的。” “不是来打工的?难不成是养老的?” “对,就是养老的。” “谁养?” “我没要你养,我那点养老金还够两个人用——” “我说你老爷子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你有多余的钱也该拿出来养孙子,怎么就拿去养这个生了病的保姆?” “那姜妈把手从卢老汉牵着的手中挣脱开来,“还是让我回去吧!”卢老汉又去把那挣脱开的手拉了回来,还攥得紧紧的,生怕她又挣脱掉了。卢老汉气愤极了,“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正在陆老汉气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儿媳晓馥回来了,她一进屋就看到了,看到儿子卢渔紧挨着公公用手拽着的姜妈,还有一旁带着不满情绪的丈夫,她心里好象有些明白了,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该帮公公,或是该帮在丈夫。

  四、你别给我谈钱

  “爸你还是跟我们回家吧,你住在这里离我们也太远了点,要是生了病,我们一时还赶不来——” “远!你们就别来,我生了病有你姜妈管着。” 卢老汉很不屑地回答他儿媳晓馥,晓馥还没回话,儿子卢家旋就给他爸硬怼上了,“她都在生病,管得了你?” “管不了,也没你们啥事。” “爸,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这地儿离城里太远,连医院都没得一个,生了病真的不好办。” “有啥不好办,你姜妈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不是 也都过来了。还有我,从前也在这地儿当过几年知青,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时候你年轻,身体好,扛得住,现在不同,人老了,病多了,是需要离医院近一点的地儿住才方便。” 卢老汉好象觉得儿媳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口气便软了下来,“那你得让我带上姜妈。” “那不行,我们对她没责任。” “没责任——”卢老汉的衣服被姜妈扯了扯,他看了看病中的姜妈,很不满意他儿子的说法。“就算你们对她没有责任,可她给你们带了恁几年的孩子,你们对她就一点都没有感情?” “她带孩子,我们是给了钱的。”这话又是卢家旋说的,老汉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别跟我谈钱。” 说完便去里屋拿出一张银行卡来,他把那卡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这就是她给你们当保姆得到的钱,全在这卡里,她还叫我给保管好,留给你儿子以后上大学。”卢家旋有些不信,“她,一个保姆,还能留钱给我儿子上大学,我不信;再说,那卡里又能有几个钱?。” “那卡里有二十万,你要不信?打电话去问问, 要不直接去银行查查。”卢老汉说得十分认真,也很气愤。卢家旋没多说了,但颜面上还是显得不信。他在想,这事就算是真的,那老太太又图的个啥?一旁的晓馥对这卡的事,虽然没多说话,心里想的也和她男人卢家旋想的是一个样,很想知道原因。

  五、你是她亲儿

  “爸,查不查这卡里的钱,根本就不重要,我不太理解的是姜妈为啥要这样做?”卢老汉还没回晓馥的话,卢家旋就接上了,“就是,一个外人,会把辛辛苦苦当保姆挣来的钱,留给小主人上大学?” “是呀!爸你说呢!就算她喜欢你孙子,要打赏点什么的,也要不了那么多。” 卢家旋马上又接着道,“她能给你孙子留那么多的钱?除非她是你孙子的亲奶奶。” “你说对了,她就是我孙子的亲奶奶。”卢老汉实在憋不住了,他顾不得姜妈的多次阻拦,终于说了出来。小卢渔听到这话并不稀奇,他本来就当她是亲奶奶。可卢家旋一听这话便有些惊诧。“她是你孙子的亲奶奶?那我——” “你是她亲儿子。” “不对,我亲妈不是死了吗?” “这才是你的亲妈,死的那个是你继母。” “继母?这是咋回事?就算她是我亲妈,爸,你得给说说——” “是呀,爸你就给他说说嘛——”

  六、卢老汉和姜妈

  卢老汉叫卢环勤,年轻时在玉屏乡当知青时,性情有些孤僻,不善与人交往,几个强势点的知青时常欺服他,恶搞他:

  ——————

  “你给我出来!” 卢环勤开门一看,又是那几个‘强势’,还带着一条恶犬。卢环勤从小就怕狗,他转身进屋,还没来急关门,那狗就扑上去咬住他的小腿,痛得他大声地叫了起来,几个‘强势’看到后,便是一阵好笑,那狗也没罢休,它咬着他的小腿直往外拖,他也继续痛着、叫着——

  忽然间来了一位姑娘,她手里操着一根担稻草的竹扛,她举起那竹杠,朝着那狗便打了下去。那狗这才松了口,负着痛逃回到几个‘强势’的身边。这几个‘强势’伸出手来,想要对这姑娘动粗,不过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因为他们看清了这位,站在卢环勤身前并护着他的姑娘,竟然是姜队长的女儿姜夙媛。于是只好不甘心地走了——

  ——————---

  后来姜夙媛和卢环勤两人喜欢上了,再后来,就结了婚,不久又生下一对龙凤胎。就在这时,姜队长却因事问责。姜夙媛怕卢环勤在回城问题上受到影响,便主动提出和卢环勤离了婚。

  卢环勤回城后只带走了儿子,再婚后女方不能生育,便把这儿子视为了亲生,这儿子也把她当成了亲妈。

  七、团圆

  卢家旋听完后,哭着走到姜妈身边跪了下去,“妈,这么多年来你受苦了,你对我们的好,我还认为是给了你保姆钱,才换来的。是我错了,儿子不孝——” “妈我也错了,你对我、对我儿子、对我们一家都那么好,我却没心存感谢,我和你儿子都愧对你了。”

  卢老汉见到儿子儿媳说完后,也接着说道,“你们只要不阻拦我带她回家,就啥错都没有。要说有错,就我一个人才有错,我让你妈在乡下,独自一人带着你妹妹,受了不少的苦。听你妈说,你妹妹在外面经营服装,生意还不错,我们还没见过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认我这个爸,我也对不起她呀!”依在卢老汉肩背上的姜夙媛宽慰着卢老汉,“别怕,我会让她认你的。”老汉听了后这才放下了心。

  晓馥拉过儿子,要他和自己一道给婆婆跪下磕头,那儿子却不愿意,“你们都对不起我奶奶、都有错,该给她下跪。就我不该,因为我没有错,我一直都喜欢我奶奶——”卢渔这话一说,一家人都觉得他说得对,并给他竖起了大拇指,“乖儿子!” “乖孙子!”

美文网微信号:mw748219,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