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心情日记 » 那一年,我最爱你,却也最爱不起你

那一年,我最爱你,却也最爱不起你

  旧时,我无言以对。

  彼时,在失去你的两年后,我终于可以回答你——

  让我们败得不是时间,而是我的幼稚和自以为是,不是你等不了我,而是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追上你。

  可是这个答案终是不能告诉你。

  “韩琳,祝你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这是我最后的话。

  1

  国庆之后,大志来成都找我。

  阴雨绵绵,他一身黑色风衣,风尘仆仆,立在机场前,像旧电影里的许文强,满脸沧桑。

  他的眼眶通红,“老周,你有酒吗?老子要喝酒,好多好多的酒。”

  我将他带回我的小旅馆,拿二锅头和花生招待他。

  三杯酒下肚,他问:“老周,你还写东西吗?”

  “偶尔。”

  “认识你这么多年,总算觉得你活得像一个人了。”

  敢情他大学四年一直是跟狗过得?

  他连忙解释道:“那几年你写东西,张口闭口都是梦想,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让我感觉你特不真实……”

  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不切实际。

  “现在看着你,心里可算踏实多了。”

  他心里踏实了,可是我横听竖听都感觉是在讽刺我。

  “你当年要是有现在一半踏实,韩琳也不能跟你散。”他喝得满脸通红。

  “我草你妈。”我拿筷子指着他,“你心里不舒服,非要给老子添一把堵是吧?”

  “没有,没有。”他连连摆手,“我就是实话实说,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不出去工作,就靠女人养着,满口理想主义,不是我打击你,你写得东西真的没法看,再写十年,你也成不了韩寒。”

  “……”

  我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收留他。

  “不过,你们分开也怪我,当时韩琳跟汤月诉苦,要不是我多两句嘴,你们也不能散。”

  我瞳孔一怔,“你说什么了?”

  他拍着我的手背:“我就说她长得又不丑,工作又好,就算找不到富二代,找个有车有房也没问题,干什么非要守着一个吃软饭的家伙。”

  当年,他的多说两句,散了我和韩琳。

  如今,他的多说两句,让他失去了最后的落脚地——

  我将他赶出小旅馆,关上了门。

  2

  任他在屋外哭天喊地,我点燃一支烟,坐在屋里纹丝不动。

  空旷的街道上,他将门拍得砰砰作响,“老周,现在我不也遭报应了吗?丢了媳妇,连工作也没了。”

  我一听也是,又将他放了进来。

  做回饭桌,他喝了一口酒,“但还是比你强。”

  我将烟熄灭,“大志,喝了这杯酒就回去吧,别联系了。”

  他仿若未闻,拽着我的手哭了起来,“老周,当年韩琳离开你情有可原,但是汤月为什么还会离开我啊?”

  什么叫情有可原?在他眼里,我得差成什么样?可是看他哭得跟条狗似得,心狠如我,也不忍心赶他走。

  我情不自禁想起想起我和韩琳的第一次见面,那是在大志和汤月确定关系的一个月之后,我们起哄让大志请客,大志心一横,“行,我让汤月把她们寝室的妹子也叫上。”

  正合一群色狼心意,顿时欢呼声一片。

  现在想起来,当初我就是在寝室喝自来水都不该吃这顿饭。

  因为我就是在这场饭局遇上韩琳。

  她个子不高,相貌普通,却满身匪气,一上桌,就喊了两箱啤酒,“我今天失恋,你们别管。”

  然后,伶仃大醉,趴在桌上说胡话。

  大志赶着带汤月去开房,其他人等着泡其他妹子,其他妹子也等着让其他人泡,于是,她归我管。

  常言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我一米七七的个子,体重不足一百二十斤,背着她走一步,能摇三下。

  第五步的时候,我把她摇地上了。

  灯火辉煌的街头,她坐在街上,“拉我起来。”

  我伸手扶她,她整个身子挂着我,“小哥啊,你长得挺眼熟啊。”

  “一个学校能不熟?”

  “不不不,长得很像我下一任男朋友啊。”

  然后垫脚在我嘴上亲了一下。

  从此,我的大学时代除了大志浓郁的脚臭味,还有飘着酒香的吻。

  3

  那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大志说:“韩琳那长相,配上不你。”

  汤月说:“韩琳就是拿你当过渡期,别太认真。”

  可我和韩琳还是在一块了,我欣赏她雷厉风行,一身匪气,她说,我性格沉稳,压得住她。

  我一度认为她这句话是一语双关,别有深意。

  这三年我们基本没有吵过架,我嘴贱,她也不差,汤月和大志说:“你们真是瘸子遇上瞎子,天生一对。”

  我俩沾沾自喜,当作褒奖。

  大学毕业之后,汤月和大志选择北上,我和韩琳选择南下。

  那时候,我俩窝在小胡同的四合院里,厨房厕所都是公用的,兜里揣着父母补贴的三千块钱。

  我们躺在床上,望着高高的房梁,幻想未来的日子。

  她说:“以后,我们生两个孩子还是一个?”

  我说:“只要是你生的,都行。”

  她靠在我怀里大笑。

  我们都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

  然而,职场上的尔虞我诈,同事们之间的勾心斗角,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