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梅落丹青

梅落丹青

  时值春暮,暮兮坐在竹屋内画着师傅布置的课业,画一株未开的红梅。地上已落满了一地的画纸,纸上皆是画了一支干枯的树枝。

  “兮儿,来吃晚饭了。”竹屋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暮兮放下了手中的笔,长时间握笔的原因,手指有些微微发僵,揉着手指,开口回道:“是,师傅。”

  竹屋外,一张竹桌,两把竹椅,桌上是一盘青菜,一碗豆腐汤,两碗白米饭。虽是清淡,暮兮亦是吃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便是见了碗底。

  食闭,暮兮依然是回了屋子里做功课,师傅说过他这副画完成了便是出师了。

  暮兮是十三年前被沈知川从洛水河边捡回的孤儿。那时正值落霞垂暮,沈知川正在屋内作画,落笔如有神助,画完后却始终觉得缺了一丝神韵,一地的画稿皆是废品,万般无奈下,便是循着洛水河边,自我消遣。

  行至一半,只听见一婴孩啼哭声响彻耳边,方见不远处有一木盆,盆里放着一婴孩,被一床描金勾丝的锦布包裹着。

  沈知川抱起那啼哭不停的婴孩,只觉那锦布颇为面熟,却是想不起究竟是在何处见过,心里却觉着与这孩子极为亲近,仔细找了一遍也未寻到可以证明这孩子身份的物件,想来大抵是看自己孤生一人,让这孩子来陪自己的吧。

  看着落霞映在洛水河上,映出暮色霞光,便叫这孩子暮兮吧。

  而如今,一十三年过去了,暮兮的容貌越发成熟俊俏,身形越发挺拔如松柏。这一十三年沈知川便是将自己平生所学,尽数交予了他,本以为便是再聪颖之人,也需花上二三十年的时间方可学有所成,却未曾料到,暮兮似乎是天生学这一手丹青,不论技法多难,稍加点拨便能通晓。

  是夜,沈知川拿着一个木匣子敲开了暮兮的房门。

  “师傅,您怎么来了?”暮兮恭敬着行了礼,对于沈知川的到来感到惊讶,自打自己记事起,日常除了教习,便是不会进他的房内。

  沈知川并未说话,只是拿起了暮兮正在做的画看得认真,那模样像极了每年年关,要求他做一幅画作为考核的样子。过了许久,那晚间才点燃的新烛都烧了一半,方才放下手里的画,“暮兮,师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从明日起你便离开这里,待你游历归来时,便是你大成之时。”

  暮兮愕然看着面前的老人,自打记事起,自己就从未离开过这里,也从未见过除了沈知川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而今日,却是要让自己离开,虽知晓面前这人是打心底为他好,却也是难以相信。

  “师傅,暮兮敬遵师命。待游历遍这八荒五岳,再归来。”即便是难以相信,却也是愿意听从他的话。

  沈知川打开了那带来的木匣子,里面是一只狼豪笔,取出后便是交付到了暮兮手上,“这笔,切记不可离身。”

  暮兮双膝跪地恭敬接过笔,入手只觉一阵温柔,黑白的豪毛间还带着一缕鲜红,“是,师傅。”

  “明日师傅就不送你了,你自行离去即可。”这是暮兮所听到的沈知川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同时留给他的最后一个背影。

  次日清晨,拂晓见东风初现鱼肚白,雾霭茫茫,浮于洛水之上,穿于山川花木之间,仿若仙境。

  暮兮收拾好了行礼,便是在沈知川的门外,双膝跪地行三叩九拜之礼辞行。

  待至雾消云散,沈知川方才打开了那扇紧闭的门扉,他便是站着门后,目送暮兮远行而去。推开暮兮的屋门,桌山还留着他所布置的课业,雪白的画纸上光秃的枝丫,忽然抬手在胸口猛然一拍,一口鲜血喷洒在上面,宛若点点新梅。

  一阵烟雾自画纸上腾起,烟消雾散后却是露出了一个女子的模样,凤眸上挑,柳眉弯弯,穿着一身红衣,娇媚异常,眉眼间却是清澈,似乎不染凡尘。

  沈知川看得痴了,低声呢喃着:“落梅,落梅,落梅。”眼里留下两串清泪,恍若未觉。

  兮落梅叹了口气,“你何苦如此。”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泪痕,“十五年了,大概这便是命定。”

  二、

  沈知川是这洛水一带出了名的丹青手,而这洛水河流进的是青丘,青丘有狐,狐帝有一女,此女美貌冠绝八荒五岳且聪颖绝顶,自幼便是定下为青丘继承人。

  十五年前,西历338年冬至下阳日,便是青丘传位日,历代传位者都要留下一副丹青作画,悬于狐狸洞内,以护青丘。

  自然沈知川便是被狐帝派人请进了狐狸洞作画,这一画便是整整七日。

  兮落梅便是在狐狸洞口第一次见到了沈知川,方知原来世间真的有男子清俊如谪仙,似从泼墨画中来。

  “哎,你是给我父王作画的人么?叫什么名字呀?”

  “在下沈知川。”

  “哦,我叫兮落梅,听说你是从青丘外来的,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很有意思?”

  “抱歉,狐帝还在等我。”原来这就是狐帝爱女。

  兮落梅遥遥看着他走进洞内的身影,双手比作了喇叭喊道:“那等你出来给我说说外面的故事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