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来看你

来看你

  人生就是旅行,不同的风景,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经历,不同的味道。 思考万千,还是选择了离开。虽然想跟三毛一样,但心境永远达不到三毛的境界。 几经辗转,我又回到了江南水乡,回到了那个带了两年的地方。回到了原先租房子的地方,我又见到了胖大婶。胖大婶依然是那么胖,脸上的笑容却愈加开心,想来是她儿子考上了高中,胖大婶才会这么开心。看到了我笑嘻嘻的打招呼,脸上肥肉一颤一颤的,格外令人招笑。 “小伙子,回来了啊,你那个房子房东卖了,他家儿子惹了些事,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就在你走了没有几个月,现在一家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买了瓶饮料。 我问她:“那你最近见过阿狸没有,她怎么样了?” 胖大婶说:“你说以前经常跟你们玩的那个小女娃啊,听说她考了一个特别好得大学,成绩出来以后就去她父母哪里了,没在见过。上个月她家老太太也意外去世了,想来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了,这边也没什么念想了。” 才离开不到一年,感觉像是过了好多年,物是人非,发生了好多事情。 我笑着跟拜别胖大婶,然后直接打车去了小马哥酒吧,自己实在是没地方去了,心想超哥应该也在那里吧。 三毛曾说过: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我现在就是漫无目的的流浪,不知道下一站去哪里。 去了酒吧,直接跟超哥还有小马哥两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三个人大白天开始喝酒。 听他们说,两个人现在特别有钱,最近两人合伙给政府包工程,稳赚不陪。政府提前打款,一个工程还没完,钱就已经到账了,预算完了,自己还能剩下一大笔。 我跟他们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好事不会这么轻易的落到我们头上,还是小心为上。 超哥小声告诉我:“咱们这边上面某某大员是咱小马哥的亲舅舅,没事的,坑谁不能坑自己亲戚,况且谁不知道谁啊,都是互相帮忙。”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我告诉他们说:“这种事情我也不懂,只要你们能挣钱,我就替你们高兴。” 然后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八点,天天已经黑了,三个人神智已经不清,我们从外面卡座喝到里面包厢。 中间的时候我们超哥:“你最近见过阿狸没有,跟她聊天也不说话了心丫头心理不会有什么阴影了吧。” 超哥说话有些不清了:“那小丫头片子,从你走后,她见了我从来没有主动打过招呼,我也从来没有人见过笑过真不知道咋啦。嗝!”说完还打了个酒嗝。 然后超哥一连串打了好几个酒嗝,又说到:“听说那小丫头考了个好大学,我记得是个挺有名的大城市来,突然间忘了。哦,对了,他奶奶没了,然后处理完后事以后那小丫头就离开了。” 后来三个人集体喝多,一个一个沙发就睡去了。 记忆中醒过来的时候是后半夜,翻了个身拿出手机看了下,三点半。包房里黑布隆冬的,借着手机微亮的光晃悠到了包厢门口,去找厕所。 尽管已经不早了,酒吧里却是人山人海,爆裂的音乐声让我的头更大了,酒精没有麻醉这些少男少女,反而激发了他们的荷尔蒙,愈加强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老丢人了,超哥说我在包厢门口睡着了,被门与门框卡住了还能睡着。 我跟超哥说:“自从你们教会了我喝酒,我又何曾没丢人过。” 甩了甩头发,洒脱的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脸说:“我没有脸的,没关系,丢人,不存在的。” 刚说完话,刚走两步,晃晃悠悠的又摔了一跤这一下在场的人都笑出了声,当时尴尬的我赶紧跑了出去。 虽然自己不是身经百战,但也醉过N次,为什么酒量一点不长进,反而一次比一次丢人。坐在外面住了大半天,喝了点热汤,好了许多,又喝了大半天的茶,才不至于两腿继续发软。 超哥问我要不要留下。继续住以前哪里。 我说:“哪里房东不是急用钱都卖了嘛,我又不知道卖给谁了,再说我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打算,再说吧。” 超哥那房子是他买下来了,房东急用钱,卖的也不贵,而且他说房子以后肯定会更值钱的,让我去住就行,不用交房租了。 我说想想再说吧。 在这里呆了三天,酒吧包厢里住了三天。起来以后看到小马哥在吃早餐,就跟他一起吃。 “小马哥,我想出去转转,不想漫无目的的走着,想,你说哪里比较好。” 他告诉我说北上广现在是最好发展的,也是发展最好的城市。 我也不知道想去哪,本来是想走哪是哪,但是现在不是过去了,社会越来越发达,坐上火车能直接到达无人区,不能想唐三藏师徒四人退步万里一样了。 北京,去年我去过了,我觉得哪里人全国人口最多的地方,到处都是人,不喜欢这种混乱。北上广,直接去上海吧,反正从这儿到上海也不算远了。 临走之际,超哥跟小马哥为我送行。超哥跟我说:“张鱼哥,什么时候想回来提前来个电话,房子一直给你留着呢,回来之前找人给你打扫干净。” 我很感动,这辈子能交到几个这样的朋友就是上帝对我眷顾了。 送我到车站的时候,两人还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还说我是从来不会好好工作的,别苦了自己。我连忙推脱,说上次的钱还没还呢,我可不能要。两人说自己现在开始挣大钱了,这点小钱不算啥,就算是投资了,你小子以后发达了千万别忘了我们两个就行。 又彼此寒暄了一会,就好像失散多年的亲人好不容易见面了又匆匆离开那种场景,心里好像打破了五味瓶,说不出的难受。 到了上海以后,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上海滩,想到许文强丁力他们在大街上火拼,又想起来了青帮大亨杜月笙,生怕大街上有人打架伤及自己。 现实与想象总是不同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有些特别忙碌的店面,也是整齐排队。 可我发现我来了以后还是漫无目的,只能一步两步的走着,不知道路的尽头在哪里。 一直知道上海有东方明珠,这次来一定要看一看。走着,走着忽然饿了,人真的好奇怪,为什么每天要定时吃饭,不然还会饿,口干舌燥了喝水就管用了,心里想着十万个为什么,大步的走进了一家快餐店。吃饱喝足,就要为自己今后做打算了。 溜达了将近一下午,找了一家小旅馆。只得暂时歇脚了,没有找到工作,所以不能盲目的去租房子。简单的睡了一觉后,才晚上八点多,就想着出去走走。 晚上的大上海算是人间一景了,灯红酒绿,各种各样的店门口灯光五颜六色,各种酒吧夜店得招牌晚上显得格外耀眼,金光闪闪的大字仿佛把人心已经吸进去了。就差脚下两步。 此时的我站在小旅馆门口,感受着这一切,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格局有些小。只恨去年去首都,没有晚上去好好逛逛,也许是当时心情的问题吧。 到了晚上十点以后,大街上还有偷摸贴小广告的,也是为了生活吧。我凑了过去,发现大多写的是某种交易这一类的,还有一些招聘广告。我突然灵机一动,我可以去网吧上网看看网上有没有找工作的。 第二天我去了网吧,发现网吧里大多数都是学生,差不多一半是未成年,都在哪里一起打网络游戏,我是除了CS别的都不会玩了。打开网页在附近找起了工作,找了半天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并不是做不了,只是不想去做,只想趁着年轻多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几经波折,找了个杂志社的工作,只是记得之前自己好像做过这一类的。 面试好像特别简单,里面除了工作也听不见任何多余的声音。感觉就像是给我安排好了一样,就问了问有没有工作经验,我就说我给编辑助理过。与我一同来面试的还有一个小女生,好像是个大学生。 苏小雅,湖北人,个字小巧,人很瘦弱,年龄与我一样。说话柔声细语,很讨人喜欢。与其说很讨人喜欢。还不如说讨我喜欢。 上午入职,下午我俩坐在会议室里等待领导进来说事。左等右等,等了半个多小时领导都没来,我跟她就在那里聊了起来。 直接坐在里面聊了一下午,说了一下午的话。没感觉到口渴,反而特别高兴,我就觉得这次自己是真的心动了。 苏小雅说她在这边上大学,还是个名牌大学,马上大二了,提前过来找个兼职先挣点钱,在家里也没事。她说她说湖北咸宁人,她问我知道这个地方没有,我还拍着胸脯说我肯定知道,不过我的表情出卖了自己,被她发现了。 “切,骗人,看你表情都看出来了,你肯定不知道。” 我还说:“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随便编了个地方跟我说的呢,我是真没听说过,不过以后我知道了,因为你家就在那里,我肯定记住了。” 说完我还傻笑了一会。 快到下班的时候才有人进来了会议室,告诉我们说那个领导今天中午的时候阑尾炎犯了,进医院了,忘了跟我俩说了,让我们下班。我还心想你幸亏住院了,不然我能有机会聊一下午。 我问她:“我可以叫你小雅不,感觉这个名字好好听。” 她点头笑着说“行”。 我心里有点更激动了。我跟她说一会请她吃饭,她也答应了。 我问她:“你也不怕我是坏人,你就跟我走,你可真大胆,小雅。” 她说我:“你长得不像坏人啊,再说了这都是什么年代了,我都这么大了,难道好人坏人还分不清嘛。” 我现在有一种听见小雅说话心里就激动的不得了的感觉,就好像她多跟我说几句话晚上我就能高兴的一晚上睡不着一样。 我问她喜欢吃什么,她说随便吃点就好。后来我才发现所有女孩子都喜欢随便吃点,越往后,这随便就越贵。 我向她提议说我们两个人没事溜大街,然后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小吃,她说好。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力量,我抽出手臂去拉住了小雅的手,她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把手抽了回去,然后脸一下子就红了。“你干嘛,张鱼哥。” 我一下子好像蒙了:“啊,没事,我怕人太多了不抓住你再让你坏人把你抓走了。”说完我还嘿嘿的傻笑。 我问小雅:“这附近有什么租房子的地方,便宜点的,稍微舒适一点就行。” 她说她不太清楚,她只住在学校。后来我跟她要了联系方式,说送她回去,她死活不让,非得让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就行,我还心想,又不是去你家。学校还不让看呢。想归想,我可不敢说出来。 目送小雅离开,我也回了小旅馆。一回去就给超哥打电话了,跟他说看中了一个女孩子,想让超哥教教我。超哥说他只会泡妞,泡夜店的妞,一泡一个准,这种清纯的小女生让我自己想办法,总而言之一句话,能花钱就花钱,我说行。 第二天下了班,我多方打听,终于租到了房子,是个二层楼,一层房东的,二层只能全租下来,不能单独,就跟楼房格局差不多,两室一厅的,还有个书房,里面还剩下一些书,满满的全是灰尘。 我让小雅陪我搬家,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只不过就是找个借口而已。 超哥告诉我只要是花钱能搞定的事情就给他说,不够给我打钱,我说看小雅应该是不是那种特别物质的女孩子。超哥说现在的女孩子一天比一天物质,还说如果再下去十年,没有钱你连女孩子手都拉不到,我说不信。 搬完家当然要庆祝一下,当然这也是个理由,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们两个人出去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名为“小江南”的饭馆,看着挺高档的,我问小雅:“要不咱就去这家,看着挺不错的,你应该会喜欢吧。” 小雅说:“这家看起来有点太贵了吧,咱俩都是刚找到工作,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要不就换一家。” 听到这里我很高兴,小雅的确不是一个物质女孩。还知道给我省钱。心想,就是这家了,要的就是高档点,毕竟第一次正式的跟人家女孩出来吃饭。 我跟小雅说:“就这家了,第一次请你吃饭说什么也要上点档次,你可别推辞了啊,走吧。” 我拽着小雅就进去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两个人坐下了。 坐下以后我两手托腮傻笑着看着小雅,有点入迷了,看的人家有点不好意思了。 “张鱼哥,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吗,你还笑我。” “没有,没有东西,我是看你长得好看呗。” 然后我让她点菜“你快点点菜吧,想吃什么吃点什么。” 她好像不知道点什么。“可是这家真的好贵,每一道菜都挺贵的,你确定要在这里吃,要不咱们走吧。” 一听她要走,我赶忙拦住“就在这里吃。你怕啥,还怕我付不起帐把你压在这里嘛,想吃什么点什么。” “切,还把我压在这里,人家可得要啊。”小雅说。 “人家不要我要啊。”我张口就说了。 小雅又说:“你要我干啥,我啥也不会做,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 “这些我都会啊,你只需要让我养着你就行了。”我又傻笑了几声。 小雅突然说到:“张鱼哥,你,你不会……你不会对我有意思吧。”说完以后还嘿嘿了一声,又说到:“谁找了我可倒霉了,什么也不会做,还得天天照顾我。” 我说我愿意。我就愿意照顾你。这还是超哥跟我说的,对人家有意思就早点说出口,看看人家对你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好做下一步打算。 小雅说:“你不会是来真的吧,怎么可能,咱们才认识几天了这又不是电视剧。” 我跟她说我可以慢慢来,天天陪你,一直到能把你的心融化为止。 小雅没再说话,只是嘴巴长成了O形,静静地看着我。然后我示意小雅赶紧点菜,不早了,都饿坏了。小雅白了我一眼,然后点了几个菜。 吃完饭快十点了,我去结过账,两人一起走出了饭店门口。 到了马路边上,我跟小雅并排走在一块,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攥住。小雅想挣脱开,这次我有准备,稍微用了点力气,以至于她不会挣脱开。 小雅见挣脱不来,就低着头,红着脸,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往前走。 突然走着走着,小雅停了下来问我:“张鱼哥,你会不会对我好,会不会对我一直好下去。” 我突然有些蒙,又更加的又惊又喜,知道自己有戏了,高兴的不得了。 “你放心吧小雅,全世界抛弃了你,我都会一直抓着你的手不放开。” 然后我放开小雅,手举过头,两指并拢。 “我,张鱼哥,今天发誓,这辈子只对小雅一个人好,不会让小雅受一点委屈。以后,小雅在家只能是吃饭的,吃完饭只能说看电视的,看完电视只能说睡觉的,所有的家务都是我一个人包了,挣得所有的钱都只为小雅而花,做的每一件事都只为了小雅……如果我张鱼哥违背了今天的誓言,不得好死,天打……” 小雅连忙拦住了我,让我别再往下说了。然后我紧紧的抱住了小雅,小雅刚开始想挣脱开,但是到手的鸭子不能让她飞了,小雅见挣脱不开了,就放弃了挣扎,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我说我想送你回去,小雅不让。还告诉我:“张鱼哥,以后我回去,你只能静静地待在这里站着别动,看着我走,听见了没有,没听见的话以后就不理你了。” 一听见这个,当场我就愣住了,连忙说听见了,必须听你的话。 就这样目送小雅离开,高兴的话一蹦一跳的也回了家。 此后的每一天,只要上班我们就基本待在一起工作,有说有笑,同事领导们看见公司两个最小的员工小青年谈恋爱,见到我们总是会会心一笑,仿佛在祝福我们,反正当时再我的眼里小雅就是天,小雅就是地,小雅就是一切,只要有她在,一切都是美好的。 世事多变,过了两个多月,我发现小雅每天都会去上班,从没有上过学。我也问过她,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我也就没在继续深问下去。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跟小雅的感情如日中天,越发的好。当然我跟她也不是天天都出来约会,有时候她也会有事,只是一般不会跟我说什么事情。闲暇之时我就去图书馆看看书,不过图书馆理我住的地方稍远一些,索性自己就去图书馆买了一些书。没事就看看朱自清的散文,鲁迅的白话文,民国四大才女的著作,还有近代一些著名文学家的作品,比如徐志摩,老舍等人。偶尔也会看看外国文人的作品,大仲马,小仲马,雨果,列夫托尔斯泰这些人比较有名的文人。 有一天正是休息的时候,小雅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回老家一趟,我说行啊。回家又不是不回来了,我跟她说我要去送她,她说行。 临上火车之际,小雅说:“张鱼哥,我走了,你记得要想我,不准看见漂亮的小姑娘就走不动道,回去我就会给你打电话,等着我啊,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好,心想你肯定是要回来的,回家多待几天罢了。 “我会想你的,小雅,每天我都在想你,每时每刻都是你,就连我的梦都被你霸占了,你也要记得想我。” 我们两个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久久才分开,我发现她哭了,我还说:“傻丫头,哭什么,又不是见不到了,别哭了。” “嗯,不哭了,那我走了,张鱼哥,照顾好自己,等我。” 火车缓缓的开动,带走的不止是小雅。还有我的魂,随着小雅一起走了。 随后几天,除了上班,下班,休息,都是无聊,总归都是一个人,小雅走了以后觉得自己每天过得万分煎熬。刚开始每天晚上小雅都要给我打电话,过了一个星期,就成了两三天一个电话,有时候还能多聊会QQ,后来我问她再做什么,总是告诉我说家里有事在忙。 半个月以后得一天晚上,我吃过晚饭,没事做,坐在床上看书,突然电话声响了,吓我一激灵。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在想要不要接,不过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心想可能是某个认识我的人,就接了。 “张鱼哥,你干嘛不接电话。” 我一听是小雅,激动的不得了:“小雅是你吗,你怎么换了个号码给我打过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的。” 小雅说:“笨蛋,我现在在老家,我当然要用老家这边的号码了。嘻嘻,我也很想你张鱼哥。” 本来两边都挺开心的,突然小雅话锋一转:“不过,张鱼哥,如果我不回去了你会不会想我,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我爱你张鱼哥。” “小雅。我也爱你,很爱很爱很爱很爱你,下辈子你都会在我心里的。不过你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呢,不是说好的最多俩月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小雅说:“张鱼哥,我家里有些事,可能短时间内不回去了,有可能几个月,也有可能半年,甚至是一年两年,也有可能永远不会再去了。” 我说那你上学怎么办。小雅说她已经退学了,她还说给摸买了个东西,过几天就会邮过来,要我记得去拿,到时候邮局的人会打电话。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我总觉得这个电话来的突然,尤其是小雅的一番话让我心神不宁,整夜不能安然入睡。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同事还问我怎么了,我说没睡好,没精神。结果同事们都说我是想对象想的,小小年纪不学好,都在那笑我,搞得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就这样无聊的过了两个多月,偶尔跟小雅打个电话,时常的聊聊天。天气逐渐转凉,互相让对方出门多加衣服,小心着凉。 小雅走了以后觉得生活特别无味,就跟领导请了一周的假,想休息休息,散散心,领导同意了,反正我在里面感觉自己就是可有可无的那种。 休假第一天,在家睡个大懒觉。突然有人敲门,迷迷糊糊的我问是谁,也没人答应,心想不是房东来催房租了吧,我早就给他准备好了,只不过前些天他们一家出去旅游还没回来,不能是一回来就催房租。 我喊了几声没人答应后想继续睡,结果令人烦躁的敲门声又响起,我不耐烦的喊了一声“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烦归烦,这么敲门的肯定是有事啊,我爬起来稍微套了一件衣服就去开门了。 一打开门,所有的烦恼挥之即去,随之而来的是涌上心头的欣喜。 我把小雅一把从门外拉了进来,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久久没撒开。良久以后,我跟小雅说:“我想你了,小雅,你为什么才回来,而且回来也不说一声。” 小雅又哭了,哭着对我说:“张鱼哥,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良心,人家一来就来找你了,就想给你个惊喜。结果你还不耐烦的在屋里大喊大叫的。” 我当即“嘿嘿”的傻笑了几声:“我不是不知道是你吗,我以为是房东催房租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等着我,我去穿衣服。” 然后我去穿衣服,小雅坐在客厅沙发上,她问我:“张鱼哥,我送给你的手机你没用嘛,是不是不喜欢。” 我赶忙说:“不是,那个是最新款的手机,怎么会不喜欢。再说了,只要是我小雅送的,哪怕是一张纸,我都会永远带着。” 小雅“哼”了一声:“臭贫吧你,那你怎么不用。” 我跟小雅说其实我是不舍得用,太贵重了。 小雅说你用就行,没事,现在不用以后再出来了更好的,还不是要换。我连忙说小雅打人说的对。 洗漱完毕,两人手拉手出去逛街了。快换季了,小雅非得拉着我去买衣服,结果就我自己买了,还是她给我买的,我是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你给我买,结果迎来的是小雅的一顿劈头盖脸:“我给你怎么了,我不是你朋友嘛,张鱼哥,今天你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我执拗不过她,只得服从命令。大半天下来,两人手里满满的大包小包,沉甸甸的,大多都是给我买的,小雅死活不买,说什么过几天就要再回家了,然后再过些日子再来。我说好,你只要回来我就会好。这时候让我想起了学车的时候看了郭丽的QQ个签,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当时我还调侃她,说什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如果是下雨了,那人岂不是不好了。说完这句话我还挨了一记白眼还一顿臭骂。 回家以后,小雅说她没地方住了,只能在我狗窝将就一番。说完这话让我更高兴了,我连忙说好。 晚饭我亲自下厨,做了四菜一汤,还有米饭。小雅说菜太多了吃不了,我说你来了我高兴,做多少都愿意。 吃完饭,两个人靠在一起聊天,小雅问我,你每天都是看的这一些书嘛,没看过那些乱七八糟的吧。” 我说怎么可能,我对那些个乱七八糟不感兴趣的。 小雅“切”了一声,翻了个白眼给我。然后我问她你晚上住哪里啊,我那个房间能睡觉,但是一直没收拾过。我跟她说要不让她睡我的房间,我去睡那个房间,或者我去沙发都行,小雅说随我。 我“哦”了一声,然后起身准备去收拾房间,小雅突然站起来抱住了我。她好像是哭了。刚开始只是轻声抽泣,后来哭的声音更大了。 我拿开她的手,缓缓的转过了身,紧紧的抱住小雅,良久之后,我们才分开。我刚要说我要去收拾房间了,小雅搂住我脖子,两人深深的吻在了一起,这一吻,地老天荒。这一吻,至死不渝。这一吻,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 醒过来以后,小雅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我说“得,这下不用收拾房间了,省下了。” 小雅轻轻用手刮着我的鼻子,藐视的说道“哼,得了便宜还卖乖,真不要脸。”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我对小雅说:“小雅,你是我的初恋,你将是我的永远,不久的将来你是我的新娘,未来你就是孩他娘。” 小雅连续说了好几个好,然后她对我说:“张鱼哥,我真的很爱你,怎么办,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一定要记得我,一定不要忘了我,还有就是千万别去找我。你就算是去找我,你也找不到,你个笨蛋,你连我那个城市都没听说过,大笨猪。” 每次她都跟我说一些生离死别的话,这让我很慌:“小雅,我也很爱你,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以后千万别再说这种傻话了,听见了没有,傻话。” 小雅点了点头,然后又睡了过去,这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快十一点了,我赶忙起来去洗漱,然后去做饭。小雅也想起来,我让她再睡会,我去做饭,做完饭让她起来直接吃,她不肯,说什么要起来活动活动。 小雅呆了三天,又要走了,我想留住她,我知道这不可能。 小雅临走之前跟我说:“张鱼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每天记得都要跟我聊天,有空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小雅终究还是又走了,心里又成了空落落的,刚回来的魂又丢了。 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好几个月,还是每天聊上几句,时多时少,有时候还会来一个电话。有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冲动去找她,就怕到了那个城市,找不到她在哪,小雅也没告诉过我她的家具体在干嘛”哪。 还有不到一个月过年了,家里打电话的话问我要不要回家过年,我说今年不想回去了,家里人也没多劝。 剩下到过年的这些日子里,小雅一个电话也没给我打过,天天过着揪心的日子。终于公司放假了,全体人员回家过年,有些家远的都已经回到了家中,就只有我一个人忧郁的飘荡在大街上,看着万家灯火,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直到年三十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吃过晚饭,跟朋友打完电话,给家里打完电话,就给小雅发了好几条消息,还打了好几个电话,消息没人回,电话也没人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就知道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我又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索性我就不打了,坐在沙发上看春晚。房东家也上来过几次,看我一个人在这里,问我要不要下去跟他们一起过年,说人多才有意思,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心情不好,不想去。房东还以为我是因为想家心情不好,更想让我去跟他们一起过年了,过了许久,见我没有想去的意思,房东无奈的离开了。 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看是个陌生号码,想都没想就接了,生怕这是小雅的电话。结果接了以后那边就说了一句话“张鱼哥,新年快乐。”然后那边直接挂了。我听出来了,是小阿狸打的。过了一会超哥给我打电话问我阿狸有没有给我打电话,我说打了,就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然后再打那边还关机了,超哥说他那边也是。然后两人又聊了几句,匆匆就挂了,我也没跟超哥说我心情不好的事,就说最近过得挺好的,生活挺滋润。 十一点半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这次还是个陌生号码,我还是想都没想接了,这次老天爷终于给我了一个惊喜,小雅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那头还没开口,我就先说话了:“小雅,这些天你都干嘛去了,一个电话也不打,给你聊天也不回,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只顾着说你了,都忘了今天是过年了,祝你新年快乐小雅,我爱你。” 电话那头的小雅好像石化一般,一句话也不说,我连忙问她怎么了,问了好几句她才说了一句没事。 聊了十几分钟,基本上都是她问我答,然而我问的话她好像都没听去,都不曾告诉我。如果不是今天晚上这一通电话,我真以为小雅除了什么事情了。 然后小雅继续说道:“张鱼哥,我爱你,很爱很爱,你要永远记得我,记得有一个叫小雅傻瓜女孩子爱过你,在你身边陪过你,你要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你一定要记得我。” 然后说着说着她哭了,哭的很厉害,临近0点,外面鞭炮声不断,仿佛这一刻世界安静了,安静到除了小雅的哭声什么都听不到。 然后她突然说了一句:“张鱼哥,我们分手吧。但是我真的很爱你,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早饭要记得每天吃,不要老是饿肚子,天凉了就要加衣服,别懒到连买衣服都不想去,好好工作,好好挣钱,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 她说完那边哭的更厉害了,我听完以后直接麻木了,笔直的坐在了沙发上,手机就放在耳旁,一动不动,仿佛全世界已经静止。 小雅过了一会又说:“本来我想明天早上跟你说的,但是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是结束的日子,明天是一年新的开始,我不想让你在新年第一天就听我说这些……” 说话间她越哭越厉害,而我自然麻木,突然我问小雅:“为什么啊,我们不是挺好的吗,每天我都在这等你回来,哪怕你不回来,你给我说一声,告诉我你在哪,我立马就会过去找你。本来前些日子一直联系不上你,我都想立马去找你的,要不是这些日子春运,买不上票,要不然我就能去你哪里过年了。” 过了十二点,我听到那边有人跟小雅说话,应该是她家里人吧,然后她匆匆挂了电话。那天起,再也没接到她的一个电话,一条消息。我心痛不已,想了好久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还是自己本身就不好。 挂了电话以后我哭了,蜷缩在床上,哭了半宿,也不管早上起来自己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初一早上好多个未接电话,一个我一个也没回,因为我知道这些里面没有小雅的。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我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说我要辞职,领导问咋啦,我跟领导说我要出去一些日子,有些事情。领导还问我小雅还回来不,我说她不回来了,永远不可能回来了。领导听出了我说话的口气,问我是不是失恋了,我没说话,然后领导安慰了我一番,说给我放假让我散散心,我说不了,直接辞职。领导让我考虑一下,最后拗不过我,让我以后想回去再找他,我说行。 过了正月十五,邮局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有一封信给我,还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然后把心给了我邮递员就走了。 信是小雅写的,大致内容是她为什么会跟我分手。我很纳闷为什么不打电话跟我说,为什么要写信。我觉得可能有些话再电话里说不清楚。至少写封信能让我知道很多。 小雅告诉我说她爸爸做生意失败,赔了一大笔钱,小雅还猜测就是被人坑了,然后有个人站出来能把她爸爸这个事情搞定,小雅还猜想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因为后面写的话让我直接崩溃。 后面写的是那人看上了小雅,想让小雅去他家给他当儿媳妇,据说他的儿子脑子还有点病,说白了就是个傻子。一想到让小雅嫁给一个傻子,我这心里就难受的不行。小雅说她家里人也不同意这个事情,毕竟是现在不是旧社会了,小雅知道了以后想了好久,最终选择为了家里牺牲自己。 信写到最后都是让我好好自己一类的话,现在我真的无法在形容自己心情。最后一行还有一个电话,上面还写着这个电话只能打一次,只有一次机会,打完以后这个电话小雅就不用了。 我果断的打了过去:“小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也许我可以帮你的,有什么事情咱们一起扛。” “张鱼哥,你帮不了我的,你不知道那是多少钱,你也不懂这些事情,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听见了吗,张鱼哥,我爱你,很爱很爱。” “小雅,求求你回来吧,多少钱我们一起想办法,不行我去借,借不到在想别的办法,我求求小雅,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说着说着我都哭了,撕心裂肺的哭了。 电话那头的小雅也哭了,她说:”张鱼哥,让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再跟你说一次我爱你,张鱼哥我爱你,下辈子我们还要做情侣,还要在一起,下辈子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分开了,这辈子你就原谅我一次吧,好不好,张鱼哥,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张鱼哥我爱你,我们下辈子再见吧,再见就再也不要分开了。” 我刚想说话,那边就已经挂了。 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一片空白。躺在床上一天多,不吃不喝,醒过来以后身体虚弱的不得了,还是不想动,不想起。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怎么走,该去干嘛,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再也不要再来了。 初恋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美好的,都是最难忘的,却也是最痛苦的回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