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 » 美文美句 » 各自孤独

各自孤独

  那天是2019年10月7日,饼摊老板像是很高兴,泛着油光的脸上能看到红晕,眼神有些空洞,但也泛着笑意。

  “老板,我要两个饼。”

  小白和饼摊保持了一个客气的距离。此前,他还为自己受到的独特眼光而烦恼。在家帮人写程序、做软件的两年过后,他越来越不能适应人群。

  短袖、裤衩式的装扮,在夹克衫们中间,总能招致一些怪异的眼光。但他是走到小区门外,才感觉到秋天。风凉凉地掠过,长期憋闷在房间里的皮肤,在畅快后又紧缩起来。即使没看投射出这眼光的脸,他也知道那人的想法。有些问题不用问就能知道答案。他装作漫不经心地走着,紧贴着远离人群的墙壁。经过被电动车占据的人行道,再横穿坑洼的停车场,绕过气味复杂的菜市场,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饼摊老板的笑脸。小白虽然觉得这热情来得有些怪异,但一想到自己是常客就泰然了。

  听到小白的声音,饼摊老板迅速拿起红色塑料柄的透明夹子,玫红色围裙几乎压在两三个圆拱形透明盖上,两块方饼就被送进简陋的塑料袋里。

  小白全程都只看着饼,拘谨地付完钱,拿过饼,转过身打算回家,老板娘突然开口道:“你用的什么软件?”小白僵了步子,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疑问。“应该不是跟我说话吧?”礼貌起见,他还是回身看了眼,老板娘还是笑着望着前方,却不再说话。

  小白怔了会,又狐疑地转身,疑问塞在喉咙口,他问不出来。

  如果是陌生人,小白是绝对不会搭理的。但刚刚那个笑,却让他有种辜负热情的歉疚感。曾经,他也热情过。他想起热烈的骄阳,洒下清辉的冷月,依稀的灯光,一下下地砸向底面又弹回的篮球,曾搬过的桌椅行李,姑娘们的笑,午夜烧烤摊的嘈杂,或者还有吆五喝六。只是现在的他,无话可说。

  “所以,她想问我什么呢?她怎么知道我会做软件?”

  他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急切地想知道对面系的是什么。于是再穿过满是电动车的人行道,绕过令人发昏的菜市场,他打算回去问清楚。

  “那个……你刚刚问我问题了吗?”

  时候已经是饭点,饼摊前站了三、四个客人。他站在摊位最左侧的边上,小心翼翼地问。老板娘像是没听到,或者是忙于招待。

  他犹豫地站了好一会,等客人都散去,老板娘终于注意到他,“来买饼吗?”

  “哦,不是不是。我刚来买过,但……那个……你好像问我什么问题来着。”

  “问题?我?” 老板娘诧异地望向他,“我不记得有啊。”

  “哦,好的好的,那是我听错了。”他几乎跑着回了家,直到冲进房间,才长出了一口气。

  “她明明一直都在看着我笑,难道是假装没问吗?她会不会早就认识我?” 他躺在床上,两只饼被丢在不远的写字台上,他几乎被这个问题困住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忧虑漫进四周的空气里。“她肯定有什么话没说。不然不会问我这个问题。而且偏偏是软件问题。”

  他打了一长串的文字把这件事告诉朋友涛,涛却“嗯嗯,哦哦"地回着,像是勉为其难地回应一个绿豆芝麻似的问题。直到他说,那老板娘一直盯着他笑,涛才建议他再去饼摊问问。

  涛:2019-10-08 10:02 “你一天到晚都很烦……昨天那个什么比赛你看了吗?”

  8日下午,他特意换了套西装绕到菜场,快到饼摊前,他还整了整衬衣的领子,让西装更平整,揉了揉僵硬的脸部肌肉,让神情不那么呆滞。

  这回饼摊前倒没什么人,他很艰难地走过去,脸上堆着不自然的笑,“您好……不好意思……想问,昨天,您真的不记得问过我问题吗?就是我用什么软件,您有映象吗?”

  “真没啊” 老板娘有点不耐烦。他觉得此时买饼都有点不适宜,只好尴尬地转身。

  “她为什么不肯承认呢?问过就是问过啊,而且我老去她的店,她不可能不认识我的。也许她是真想告诉我什么事,只是一时半会说不出来,但是她为什么就是不肯说呢?”

  小白有些气恼,有一根神经在大脑里肿胀,接着其他神经也跟着扩大,塞满了每寸思考的空间。他分不清,看不见,眼前都是忽闪忽暗的雪花,宣告着所有器官的不满。他在渴望一个出路,没错,这么多年以来,他都在渴望一个出路。有什么东西在吸干他,他却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凭着本能做出回应。现在,几乎是本能让他揪着这问题不放。

  白:2019-10-08 10:03 “没。”

  涛:2019-10-08 20:02 “是吗……公司食堂里的炒土豆丝真的好难吃啊。”

  白:2019-10-08 20:04 “就之前那个问题,还要再问一下吗?”

  涛:2019-10-08 21:02 “什么问题?”

  白:2019-10-08 22:00 “没事了。”

  隔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空气湿嗒嗒的,路上很少有行人,偶尔开过的车也是缓慢前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