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我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带着5000块钱去新西兰当农民

我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带着5000块钱去新西兰当农民

新西兰每年向中国开放的1000个打工旅游签证,每一次申请都竞争激烈。因为较低的申请门槛,打工旅行被视为移民新西兰的跳板。本文这位作者,既是一位幸运儿,也是一位勇敢者。在经历了北漂的艰难,找到稳定工作后,他又毅然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带着5000块钱前往新西兰,体验新西兰的生活与自由。

◎作者 |梓然

◎来源|凤凰图片编辑部(Ifengphoto)已获授权

2019年3月,我辞去了北京的工作,打点行囊,准备到地球的另一面去,体验一个属于打工旅行者的秋冬春夏。

临行前,我和爸爸去给奶奶上坟,分别时他给了我一小包装在塑封袋里的泥土,说若是到了新西兰水土不服就撮一把泡水喝。然而因为生物检疫的要求,这包泥土被我扔在了奥克兰机场入境关卡前的垃圾桶里……

转眼之间,又是在奥克兰机场,这次却是等待回国的飞机。回望这一年多,只觉得像做了一场梦,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01

成为一名打工旅行者

2008年起,新西兰政府每年向中国居民开放1000个打工旅行签证名额。因为较低的申请门槛,打工旅行被视为移民新西兰的跳板,因而名额竞争十分激烈。

“先到先得”是获取签证名额的基本原则;而抢名额也可以说是签证申请过程中最关键、也最紧张的环节。于是,在半年多时间里,我白天准备雅思考试、和群友们交流学习,晚上就做兼职存钱。

冬夜寒冷而漫长,我至今记得抢名额那天的早晨,阳光从教学楼窗户照射进来——温暖、明亮。一切似乎都指向幸运,但结果是我连签证申请的界面都没能打开,名额就已经发放完毕。我筋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大哭了一场,一觉睡到了天黑。

孤注一掷,自认为准备充足,却与名额失之交臂。现在想来这也早早就告诉了我一个道理:努力从来不保证给你想要的——但却总会给你需要的。

在又经历了找工作碰壁、考研落第、北漂工作之后,我却十分戏剧性地在2019年第二次尝试中成功下签,并于年末辞去工作,在2019年农历新年后终于登陆新西兰,开始了为期1年零3个月的打工旅行生活。

02

南漂:寻一个落脚处

12小时飞机,横跨4小时时差,从初春飞至暮夏,2019年3月4日,星期天,下午18点30分,我正式从一个“北漂”变身“南漂”。“北”是中国的北,“南”却是地球的南。

初至奥克兰

一个30寸行李箱,一个背包,5000人民币,我打定主意要在钱花光之前在新西兰落下脚来。

当切实身处新西兰,种种设想化作眼前摸得着的现实,这种真实又虚幻的感觉酷似醉酒,心脏砰砰跳,是风尘仆仆终赶赴此处的兴奋,和此后又该去往何处的迷茫。

在奥克兰住了一周,粮草告急。在群友提供的信息帮助下,我搭上去往奇异果小镇蒂普基的班车,决定先通过用劳动换食宿的方式来适应生活、搜集信息、等待工作。

Danny家是我在新西兰的第一个落脚点,打工旅行的起点。

Danny姓杨,台湾人,在奇异果小镇蒂普基经营一家Share House。我的换宿工作就是帮助Danny装修房屋,为即将到来的奇异果收获季做准备。每天4小时,我就给Danny打下手,做些基础工作,两间木结构的卧室也很快成型。我们还买来一套DIY的铁皮屋,在院子里拼起了一个新的室外厨房。

Danny家聚餐

只有开销没有进项,账户里的钱一天天见底,这样茫茫等候工作的心情是十分慌张且缺乏安全感的。Danny是个喜欢笑闹的乐天派。一个阴雨有风的午后,我俩边工作边闲聊,似乎是察觉了我飘摇不安的心情,他不经意对我说到:“运气运气,运——起来,才有气嘛!”他拖长的声音配合着夸张的动作,消散了我心中大半的阴翳。

可不是嘛,当初同样是从遥远的台湾来到新西兰安家,我所面临的困境,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如今有了可爱的妻子和四个孩子,Danny真正地在这里扎下了根,而那些已成过往的艰难,只化作插科打诨和令人心安的笑闹声。

雨水压塌的铁皮屋

小镇不时响起台风预警警报。终于在一场引发小镇停电的台风夜过后,积水压塌了铁皮厨房的屋顶。我们忙着将变形的材料重新修复组合,加固房屋。在Danny和周围伙伴的帮助下,我度过了打工旅行最困难的初期。

03

工作:随着水果迁徙的季节工

边打工存钱边插空旅行,以工作为根据地进而探索周边地区,是我这一年生活的基本脉络。

葡萄园的午后

打工旅行者们就像候鸟一样,随着季节规律地迁徙、汇聚。我因为不太愿意闲下来,得以体验了较为完整的季节性工作。来新西兰打工存钱不是我的“诗和远方”,也绝非是苦巴巴的“苟且”。打工之于旅行,如“攀登”之于”山顶美景”。认真工作本身甚至可以说是此行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