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共享英雄风流云散

共享英雄风流云散

虽然发展一度失控,但这场大潮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参与其中的人们都值得被记住。

胡玮炜离开摩拜后,2019年12月29日,她出任WKUP单车董事的新闻又引起外界关注,人们猜测这是否会是她在内部信中所说的在出行领域的下一个创业。胡玮炜以工商信息变更滞后进行了模糊否认。

在胡玮炜从共享单车风潮离场之前,摩拜CEO王晓峰已离开摩拜,称去陪伴家人。李刚带来了口碑很好的小蓝单车,但在小蓝被滴滴收购后,李刚鲜少在媒体前露面。

2019年6月央视那场《对话》请来的几位共享单车创始人,几乎只有胡玮炜全身而退,还在这个行业里坚持的只剩下戴威,但跟他相关的多是一条条让人唏嘘的消息。短短三年多时间,共享单车被捧上风口,又迅速跌落,除依附巨头之外,还没找到另一条体面的生存之路。单车英雄们带着遗憾、不甘与憧憬,一个个告别、散场。

初心

2019年,资本市场经过几年的狂欢后迅速遇冷,多个领域在激烈竞争后出现双强争霸的局面,资本难以助推它们继续竞争,撮合了滴滴与快的、58同城与赶集网、美团与大众点评、携程与去哪儿等几对劲敌。

2019年5月21日,戴威在公司附近遛弯,看到有人骑车经过,想起自己大学四年丢了5辆车。他想,为何不做一个看到车就骑、骑到哪算哪的项目?那时ofo是一个刚成立一年的骑游项目,100万的天使投资已经用完,戴威提出这个点子,团队成员一拍即合。三天后,戴威和兄弟们喝了顿酒,大家都喝多了,对接下来的项目感到兴奋不已。

从2019年9月上线一年时间里,ofo进入的学校数量涨到200多个。有阵子戴威干脆在公司旁边开了一间房,经常和技术在一起通宵奋斗。订单蹭蹭上涨,车子被骑到校外,戴威没有开放给城市用户骑,而是从校外回收车并雇了老大爷看守校门。

有投资人建议戴威让ofo进入城市,但戴威没有采纳,直到摩拜将战场开到了北京。

mobike这个名字诞生于2019年11月的一个晚上。在国贸附近的咖啡馆,记者胡玮炜介绍汽车设计师陈腾蛟给李斌认识,李斌对陈提出的智能自行车不感兴趣,觉得做一个随处能借的自行车可能更有趣。他连名字都想好了——把mobile和bike拼起来。据GQ报道,陈对这个产品免费、卖服务的项目不感兴趣,李斌转向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

“这个想法击中了我。”胡玮炜曾提到当时的感觉。当晚大家聊到深夜,决定要做这件事。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团队都在研发单车模型。

2019年4月,摩拜正式在上海投入运营,2019年8月,摩拜进军北京。网易科技一篇报道中提到,胡玮炜和王晓峰本想进入北大,攻入对方根据地,把对方“灭”了。摩拜B轮投资方、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劝住大家,“这个事情谁也灭不掉谁。”

没进入北大,摩拜进到北京大学校园里做宣传,“那可是ofo的老巢”,当时参与了宣传活动的摩拜员工现在想起来依然很兴奋。

面对打上门来的摩拜,戴威后悔当初没听投资人迅速进城的建议。他准备开城。2019年11月,ofo宣布开启城市服务,双方正面交锋。

追捧

2019年这一年,摩拜和ofo都完成了从A轮到C轮的融资,每轮融资宣布时间几乎都是前后脚。

在此之前,戴威几乎是靠着借钱维持公司发展,融资十分不易,幸亏有戴威的北大师兄、唯猎资本创始人肖常兴的投资。钱快花光时,戴威参加创业路演活动,吸引了台下的弘道资本创始人李晓光,又争取来几百万。

当2019年1月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打电话给ofo客服自称是投资人时,戴威第一反应是“这位罗先生绝对是骗子”。他抱着怀疑的态度回了信息,没想到第二天就见到了朱啸虎。聊完后戴威在国贸三期地下一层的围栏边,百度朱啸虎英文名Allen,发现对方很厉害,是滴滴的早期投资人。第二次再谈时,双方就签订了融资意向。

朱啸虎投资后,天使投资人王刚、真格基金也下注ofo,更多资本蜂拥而来。有传闻2019年5月还出现了投资方催促戴威签字的情况,戴威焦虑失眠两天后没有接受这家知名基金的投资,而是去好好吃了顿火锅,买了衣服,走进另一家知名基金办公室签下协议。

同年9月,ofo获得滴滴数千万美元融资,朱啸虎豪言“90天内结束战斗”。

而摩拜也在迅速补充弹药。9月摩拜的C轮融资机构名单上,出现了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平投资等多家知名机构。摩拜合伙人夏一平在接受GQ采访时说,红杉开会讨论是否投资时,沈南鹏站在窗边几分钟内看到接连经过的摩拜单车,决定出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