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从亚洲杯看归化球员的趋势

从亚洲杯看归化球员的趋势

亚洲足球基础薄弱,总体水平落后,发展起来需要时间,像积累经验和培养人才都需要时间。此外,还存在一些用时间解决不了的先天不足,例如不同族群在体格方面存在差异。所以存在着对归化球员的需求,他们能发挥出立竿见影作用。

从成绩上看,日本足球腾飞的起点是1992年在本土夺得亚洲杯,从那以后,他们的国家队总共四次夺得亚洲杯(1992、2000、2004和2019)、连续六次参加世界杯(1998-2019)。1992年夺冠那次,队中有一名身披10号的绝对主力,来自巴西的鲁伊·拉莫斯,他有一个日文名字叫“瑠偉”。他出生于1957年2月,参加那届亚洲杯时,已经年满35岁,但发挥非常抢眼,是中前场的灵魂,脚下技术明显比队友高出一截。

这个瑠偉在1977年来到日本踢球,一直踢到退役,他娶了日本妻子,能讲流利的日语。他在日本国家队第一次出场,是随队参加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亚运会之前,在北京举行了东亚四强赛,以年轻球员为主的日本队三战皆负,这是瑠偉入选国家队的一个背景。1992年亚洲杯结束后,瑠偉还参加了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场是对伊拉克队,日本队2-1领先,一直领先到补时阶段,被伊拉克打入一球,结果无缘美国世界杯,那场比赛瑠偉踢满全场。

继瑠偉之后,同样来自巴西的三都主也成为日本国脚。从肤色上看,他有黑人血统,出生于1977年,十几岁时移居日本,2001年获得日本国籍,随队参加了韩日世界杯和2004年亚洲杯。跟略显瘦弱的瑠偉相比,三都主的身体素质更好,明显强过队友,兼具耐力、速度、爆发力和柔韧性,尤其是在高速对抗中灵活地调整步伐和姿态,他在左路攻守兼顾,为日本队立下汗马功劳,曾短暂到萨尔茨堡效力。

前国家队主教练高丰文说过:在技术和身体灵活性方面,跟欧洲和南美球员相比,中国球员根本不占优势。他曾带领中国队到巴西训练和比赛,当时他观察到,以技术华丽著称的巴西球员,身体条件非常出色。高丰文对中国球员的观察,对日韩,乃至整个亚洲,大体也是适用的。作为球队,只有伊朗队的身体素质能和欧洲球队抗衡,其他国家也涌现过一些体格能媲美欧洲人的球员,数量要少一些,代表人物是中国的范志毅、徐云龙,韩国的车范根、车杜里和薛琦铉。

其实,很多内行都称赞过中国球员的身体条件,中国队曾被戏称为“中国头球队”,被诟病为打法单调、技战术含量低,但换个角度看,中国球员的体格在实战中发挥出了威力。在日本执教过的济科说过,“我认为中国球员的身体素质要好于日本队的球员。”霍顿也表示过,在亚洲,伊朗球员和中国球员的身体素质最好。大概是2000亚洲杯的时候,或者是2001年十强赛,一个常年报道足球的阿联酋记者说,中国球员没怎么变,还是壮得像牛,跑得飞快。当然,这个问题还涉及到选材思路、技术特点和整体风格,而且对中国球员的这些好评,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后来中国足球人口萎缩,人才的数量和水准都跟从前没法比。

单看体格,像越南和菲律宾这样的东南亚国家,比东亚的还要差一些,早年间的比赛非常明显,他们和中国队比赛时,感觉比中国球员小一号。本届亚洲杯,越南队的平均身高排在末尾,他们最高的是门将邓文林,他出生在莫斯科,父亲是越南人,母亲是俄罗斯人。小时候,他在莫斯科斯巴达克和莫斯科迪纳摩接受青训,13岁时来到越南,加入嘉莱黄英俱乐部,目前效力于海防俱乐部。邓文林不是归化球员,因为越南承认双重国籍。

类似的是菲律宾,他们在2003年通过双重国籍法案,这次亚洲杯,他们的很多国脚是混血,虽然出生在海外,但天生就有菲律宾血统,也拥有菲律宾国籍。他们在欧洲主要效力于低级别球队,英超球队加迪夫的埃瑟里奇是其中的翘楚,他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菲律宾人。他们没机会入选欧洲的国家队,对他们来说,能随菲律宾队参加亚洲杯这样的大赛,是个挺有吸引力和成就感的好机会,另外,在菲律宾,他们有一定的地位、知名度和商业价值,他们在欧洲只是收入和知名度有限的普通球员,到了菲律宾,他们是明星。

埃瑟里奇等人不算归化球员,吉尔吉斯的黑人后卫塔戈是归化的,他出生在加纳,来到吉尔吉斯踢球。叫不叫归化不重要, 重要的是,落后国家正在从全球引进人才,尽可能地提高国家队的竞争力,这是普遍做法。本届亚洲杯上,这些球员非常管用,很多球队都有这样的球员,因为国情不同,他们的做法也不同。澳大利亚是福利很好的发达国家,接纳了许多难民,马比尔出生在肯尼亚,以难民身份来到澳大利亚,后来加入澳大利亚籍。还有一些国家正相反,比如巴勒斯坦,因为长年战乱,世界各地有巴勒斯坦后裔,无形中形成了人才富矿,踢前腰的阿尔巴达维出生在美国,目前在美国职业大联盟踢球,去年11月第一次为巴勒斯坦队出场,他说,“能在亚洲杯上代表我的国家,这太棒了”。黎巴嫩有梅尔基兄弟,他们出生在瑞典,父亲是亚述人,母亲是瑞典人,目前在瑞典超级联赛踢球。菲律宾有数量庞大的海外劳工,他们常年在国外生活,不少人跟外国人通婚,他们的后代具有菲律宾国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