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热议nbsp;|nbsp;亚洲杯变亚洲“归化”杯...归化球员真的能改变一支球队吗?

热议nbsp;|nbsp;亚洲杯变亚洲“归化”杯...归化球员真的能改变一支球队吗?

近一段时间,“归化球员”一直是足球界的热议话题。国足在亚洲杯第二场对阵被称为“归化队”的菲律宾,其实这是外界对于归化这件事存在错误的理解。真正的归化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知从何时开始,“归化球员”成为了中国足坛的一大热点话题。有关方面为了促成此事,甚至出台相应政策,各方人士也在开始全面运作。而且,亚洲杯开始后,外界还宣称“归化”是大势所趋、亚洲杯参赛各队都在大量启用“归化球员”。一时之间,似乎未来中国男足国家队中只要出现所谓的“归化球员”,技战术水平就肯定可以突飞猛进、进世界杯是指日可待。可现实情况究竟如何?

对阵中国队时的菲律宾首发阵容。

中菲之战赛前,里皮曾明确表示,“菲律宾队不是一支亚洲球队,而更像是欧洲球队风格。他们阵中有来自西班牙、德国、西班牙的球员,还有来自丹麦的守门员。”此言不假,这支菲律宾队就是国内球迷口中的“归化球队”代表(下表)。

菲律宾球员情况简介。

从此表中,我们可以看到:这11名球员中,11号佐藤大介是出生在菲律宾本土,而其他10人全都在海外出生。当然,这些球员的双亲之一是菲律宾人、拥有菲律宾护照。所以,这些球员根据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可以选择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场。

而且,有意思的是,上述首发11人中,除了两人的父亲拥有菲律宾国籍外,其他9人全都属于母亲是菲律宾人。这某种程度上也是与菲律宾拥有大量的外出劳务女工有很大关系。比如,此番在阿联酋下榻的宾馆或酒店中,随处都可以遇到来自菲律宾的女服务员。某种程度上,是菲律宾这个国家的劳务人员输出现状,让菲律宾拥有这样的先天条件。而且,在菲律宾是承认双重国籍的。也就是说,这些球员在出生地拿到出生地所在国家的护照后,再申请菲律宾护照,在菲律宾的国家法律层面是许可的。

佐藤大介(右)在比赛中对抗蒿俊闵。

恰恰是因为拥有双重护照,这些拥有菲律宾血统的球员可以在欧盟国家踢球,不会受到“非欧盟球员”的限制。所有这些球员在回归菲律宾国内俱乐部踢球前,都曾是在欧洲俱乐部的青训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也曾在欧洲参加过职业联赛。当然,更多的还只是欧洲各国的二级、三级甚至是四级职业俱乐部中效力。

在中国队与菲律宾队的赛前奏国歌时,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菲律宾队的11名首发球员中,只有一两名球员在唱国歌,大部分球员没反应。这足以说明,这支混血移民球队对于菲律宾其实并无太多归属感,想要依靠这样的球员来带动一个国家足球的崛起,显然不切实际。

上文在谈及菲律宾队时,用的是混血移民球队,而不是外界口中的“归化队”。这是因为外界对于归化这件事存在错误的理解。因为这些菲律宾球员的父母双亲之一拥有菲律宾血统,因此这些球员不能称为“归化球员”。

对阵中国队时的菲律宾球员们。

国际足联章程中,在“球员身份管理规则”细节里有详细的描述,尤其是强调的“ancestry(血统)”,而且还特指那些父母或是祖父母一辈,而像曾祖父母这一辈就不再获得国际足联的认可。在国际体育报道中,常常使用的是“heritage rule(遗产规则)”、“Granny Rule(祖父母规则)”等这样的专用名词。类似于像菲律宾这样的球员,他们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场参赛,适用的是“Granny Rule(祖父母规则)”。

而在中国队战胜的小组赛第一个对手吉尔吉斯队中,则拥有另外一种身份的球员,譬如9号球员埃德加·伯恩哈德。他的父母都是吉尔吉斯人,他本人也是出生在吉尔吉斯。但在他5岁那年,因为父母前往德国打工,伯恩哈德跟随父母移居德国。后来,他的父母加入了德国国籍,而伯恩哈德在成年后也拿到了德国护照。像他这样的球员,就适用“heritage rule(遗产规则)。

埃德加·伯恩哈德。

这些球员与我们真正所说的“归化球员(naturalized player)”、“归化(naturalisation)”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卡塔尔国家队以前爆出的“埃莫森事件”,埃莫森是名巴西球员,转换了国籍,代表卡塔尔队出战,他才是“归化球员”。如同现在都在呼吁让效力于上海上港队的巴西前锋埃尔克森加入中国国籍,他一旦转换了国籍并代表中国队出场,那才是真正的“归化球员”。

埃尔克森。

所以,将菲律宾队员称为“归化球员”,在概念上是完全错误的,甚至某种程度上很容易引起误解与误会,引发不必要的国际风波、乃至政治风波。换而言之,在这些不同身份、性质的球员中,一个核心点就是“血缘”。我们中文中所说的“归化球员”,是指那些与所代表的国家代表队所属国毫无血缘关系的球员;而拥有血缘关系的球员,则不能归入“归化球员”这一类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