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我的老板庞麦郎

我的老板庞麦郎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本文转载自2019年1月14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作者:崔玉敏,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导演贾樟柯曾为《我的滑板鞋》哭泣,说这首歌有一种准确的孤独。庞麦郎因为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也一度回家锄草、喂猪。庞麦郎莽撞地冲击阶层和命运,却被人们当成笑话景观。这种孤独寒彻入骨。

故事时间:2019-2019年

故事地点:陕西西安

2019年秋天,我和庞麦郎第一次见面。我们约在陕西人民医院背后的一家商场。庞麦郎穿着棒球服、牛仔裤,脚踩英伦皮鞋,聊天时,他会盯着正前方的一小团空气,不肯直视我的眼睛。

那时,他刚刚从舆论漩涡里抽身出来,状态不佳。《我的滑板鞋》热潮退却,媒体报道《惊惶庞麦郎》又将他刻画为一个“狡黠、善变、惊惶的人”,一波三折,巅峰的时刻过去了。他想重整旗鼓。

他说要办个人演唱会,必须是专场。我找人,将场地从200万一场的省体育馆置换成了西安城郊的一个体育场,结果,他不愿出场地费,也没企业愿意赞助。朋友建议说,可以去Live House(小型现场演出,多针对一些地下乐队),全国巡演,庞麦郎也同意。

同事一再提醒我,庞麦郎很土,唱歌严重跑调。我还是决定和庞麦郎搭伙。音乐巡演可以全国各地走,我刚好有人脉可以敲定场地,庞麦郎热度尚存,专心负责唱歌,票房收入不至于太差。

我就这样成了庞麦郎的经纪人。

庞麦郎说自己的偶像是迈克尔·杰克逊。我告诉他,迈克尔·杰克逊建立了梦幻庄园,对全世界的孩子免费开放。庞麦郎感到很新奇,他说自己也想建立一个王国,把全世界的孤儿和老人都安置在那里。

为准备演出,我们添置了20多套演出服装,庞麦郎把直发烫成他最喜爱的迈克尔·杰克逊的卷发。做完头发的庞麦郎心情大好,觉得自己“年轻、时尚、国际范”,一起吃一顿肯德基或麦当劳他就很开心,认为外国人都吃这个。

作者图 | 陪庞麦郎去理发

从理发店出来,我们一起走在西安的大街上,庞麦郎步伐轻快,九分裤裤脚下露出纤细的脚踝,他说,“作为一个舞者,有月光的话我们就要跳舞”。

这源于《我的滑板鞋》中的歌词。25岁之前,他一直住在汉中市宁强县的南沙河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镇上,他一直梦想拥有一双自己的滑板鞋。他从小就喜欢哼唱,自己写的歌词记满了笔记本。等到2008年,他去汉中市区念高中,终于在一家专卖店找到一双心仪的红色平底鞋。

巡演名称最终确定为“旧金属绝版演唱会”,我负责联系场地、沟通价钱和时间、安排衣食住行,他负责唱歌。第一场演出在杭州酒球会,现场来了200多人,非常热闹。《我的滑板鞋》前奏响起时,台下观众的合唱和欢呼声甚至淹没了庞麦郎的声音。

我被热烈的气氛感染,站在后台捂着脸哭。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他背着蛇皮袋离开大山,搭车走进城市的样子。我们都来自底层,没有受过系统专业的音乐训练,他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庞麦郎有一次打动了我。在演出城市的机场值机,我在座位上看书,他突然站起来,走到饮水机的位置,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孩子一直在附近走来走去,原来孩子要喝水,自己够不到饮水机上的一次性纸杯。庞麦郎帮他接了一杯水,小孩喝完后,又喝了一杯。庞麦郎摸了一下他的头,领着他去找他的家人,回来后什么也没说。

我们合作的前半年,巡演主要集中在沿海城市,票房成绩不错,最多的时候,我们一个月赚到二十多万。

杭州首场演出有一个小插曲,为了能让庞麦郎跟上伴奏,我放了带人声的伴奏带。第二天,“庞麦郎假唱”的新闻爆出,我让庞麦郎发个声明澄清一下,他说,“我们不要管那些人,我们把现场做好就行”。

他确实喜欢音乐,喜欢近乎到偏执。对于那些否定的声音,他的态度是:我唱我的,你们骂你们的,我们互不影响。

但庞麦郎顽固、自我的那一面,也让巡演产生了许多波折。李达曾将庞麦郎介绍给不少媒体人,他说,庞麦郎在25岁之前一直在闭塞的大山里长大,他像是现代社会的闯入者,无法适应现实生活的规则。

他要求自己的演唱会(在他心中演唱会就要在“大型体育场”,他一直把live house称为演唱会)必须是专场,不能有人与他同台,商演时不能播放广告,认为这是在利用他的名气赚钱。可是别人花钱请你不就是为了宣传产品继而赚钱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