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传销是如何掏空一座城市的

传销是如何掏空一座城市的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本文转载自2019年1月15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作者:雷磊,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在这座城市里,警察每敲开十户房门,就有一户是传销窝点。

疯狂的租房业

常住人口只有五万人的贺兰县城长宽不过几里地,却或许是中国租房业务最繁忙的小城市。这个秘密张扬在它大街小巷的信息张贴栏,栏上的房屋出租转让的广告纸层层叠叠,一条广告的寿命常常捱不过2个钟头,就会有急等着变现和加入这座城市的人撕走。

如果将广告上的小区剪贴,会发现拼成的地图几乎就是整座城市。贺兰县城居身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地界,空旷处向西远眺可以看到贺兰山高大黑黢的身形,而往北就是腾格里沙漠。展开于黄河冲积扇上的街道平直宽阔,房屋整齐地排列在街道的两边。新建的小区在城市周边扩散开来,由于多数房屋建于最近几年,小城给人簇新之感。泥头车和塔吊密布城市的边缘,仍推动着小城在地面的扩张和高度上的跨越。

这是一座不停开价售卖的城池。填补空缺的人群低调神秘,他们通过信息栏同这个城市取得联系,拨通那些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号码,缴纳租金然后填充那些闲置空间,给房屋带去温度,为窗户打上灯光。对于这些人的身份,知情人总显得难以启齿。

王飞雷是贺兰县工商局经济检查大队大队长,负责全县违规经济活动的纠察,从2009年开始他与同事们就开始了与神秘人群的周旋,并陷入日后他们疲于应付的“猫鼠游戏”。“鼠”是指需要隐藏的一方,是潜伏于县城庞大的传销网络。“最高峰时期,这里聚集的传销人员有近20000人。”这令他和同事们感到头疼,在这个常住人口不多的城市里,每四个人中就可能有一人是传销分子。

“贺兰是南派传销在西北最深入的据点。”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曾于2009年底前往贺兰县解救参与传销人员,当时正处在贺兰县传销组织的发展时期。此后,他所领导的反传销组织又多次派志愿者前往贺兰进行解救活动。一个内陆腹地的小县城聚集了这么大量传销人员,在他经验中绝无仅有。

在城市如同海绵一样膨胀开来的同时,传销分子也像吃水一样浸了进去。传销人员的加入,使得原本宁静的小城被撕裂成两个平行世界。面色黝黑的本地人,每天晨练、上班、吃羊肉饭、睡觉,按照社会管理和秩序过着平淡普通的日子。与此同时,另一群人则受控于庞大的传销组织,他们多数来自河南、江西、四川等地,没有正式职业,大部分时间待在出租房里,三五一群“串门”学习传销知识,被一个暴富神话鼓噪得难以入睡。

因为传销组织的严厉规范,两者之间并无太多接触,只是空间上刚好都在一座小城里。大部分贺兰人对于租住他们房屋的人了解仅限于“外地人”,房租一年一交都通过银行转账,至于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则说不清楚。这种隔阂,使得作为熟悉的陌生人的两者在小城中相安无事,达成某种平衡,这里是一个有着二元世界的地方,界限井然。

并无交集的两个世界却有一个重合点,这是贺兰县城中心的欣兰广场。欣兰广场是当地人饭后休憩的地方,也是传销组织和成员心中的“圣地”。

“圣地

作为本地人,宋美云从欣兰广场建立开始便在这里工作,她是广场的管理人员。常年的观察,她发觉来广场休憩的本地人多数都是一家子,晒晒太阳、散散步,等寒冬炎夏时人就不多了。而操着外地口音的游览者则是寒暑不辍,他们多数穿戴整齐,有着不同于本地人的白皙面容,三五一群,指来指去。

虽然占据着打量这座城市的最佳“观测点”,宋美云并不知道她所管理的欣兰广场是传销组织的洗脑基地,被尊称为“行业的宝塔山”。这座2002年建成的广场位于小城中央,占地8万平方米,气势恢宏。

“他们很规矩,有生人就不说话,只听说这些人是搞传销的哩。”她看到,这些“考察的人”一般会从广场东边进入,经过一座钟楼,然后在一棵樟树下停留几分钟,之后走上喷泉台,之后从广场西缘出去。让她惶惑的是,被这些人奉为神树膜拜的居然是一棵死樟树。这棵移植的樟树前两年死了,只留下枯枝干部分,每个树杈都分成两个枝桠。为了不影响美观,工作人员用一些塑料花草对这棵树进行了装饰,并用装饰布将树干裹了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