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读后感10篇

《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读后感10篇

  《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是一本由梁实秋著作,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圆脊精装图书,本书定价:49.80,页数:25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读后感(一):最重要的就是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摩诘居士曾经写过一首诗名为《终南别业》,其中有两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每每被人引为生活哲理。其实不止这两句,整首诗都值得好好读一读: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之所以想到了王维的这首诗,是因为正好也读到了梁实秋的散文集《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人到晚年,回忆就成为了越来越经常的事情,所以想起故人、忆到故事,也就顺理成章。《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是梁实秋先生的一部怀人纪事散文集,书中既有对过往岁月、难忘经历的回忆,有对亲朋、故友还有至亲之人的深切缅怀和思念;当然,标题也罢,字里行间也好,都透露出了一种极类似于《终南别业》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感觉。想不开,就觉得人生处处不甚得意,于是每每觉得“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其实,说到底,这就是自己的心态有没有调整到位所产生的一种正常反应。

  梁实秋一生著文无数,当然,与人交往也无数。他在这部散文集里写到了冰心、徐志摩、沈从文、老舍、梁启超、胡适、辜鸿铭,写到了自己的一些过往岁月,还专门抽出五分之二的篇幅给了自己的故妻程季淑女士。能够被人记得,真的也是一种幸运。就像他写冰心的:“这年头儿,彼此知道都还活着,实在不易。”最真实的一种感触,便是这样的极致。

  写到这里,不禁很好奇。这部集子里没有提到鲁迅。但梁实秋与鲁迅之间,确实是曾经发生过一场论战的。双方的立志、观点有所不同,所以斗得也是一时热闹。但时过境迁,三十多年后,当梁实秋写故人、故友的时候,居然没有提到鲁迅——还真是忍不住要提一下。

  写其他人、自己事也就罢了。《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里的三个章节,最后一章梁实秋写的是自己的故妻。还没有开始读这篇之前,首先是一首篇、一篇文就展示在了脑海里。一个是苏轼写给亡妻王弗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个是明朝文学家归有光的《项脊轩志》里:“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都很真挚。梁实秋的一句话也很实在:“季淑没有死,她仍然活在我的心中。”夫妻如此,也就足矣。或许更多的正是因为想到了过往的一切,所以晚年的梁实秋才情不自禁,既感怀于那些相遇和别离,却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相遇与别离中,反而看开了很多,算是得到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真谛。

  但是,换言之,假如没有之前几十年的铺垫,是很难做到这样的——算起来,强行为之,“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曾经,不也是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过的岁月吗?

  《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读后感(二):无愧于心,一世无憾

  读书的时候就知道,鲁迅口诛笔伐过的人中有梁实秋,因为对鲁迅的敬仰,所以对梁实秋没有好印象。后来一位英语老师送给我一部英语词典,我看到译者竟然是梁实秋,十分惊讶,从那以后才开始重新审视梁实秋,才发现梁实秋确实在某些方面的认知有些偏颇,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是一位才子,他是中国著名的现当代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国内第一个研究莎士比亚的权威。一生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著作,其散文集创造了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出版的最高纪录。代表译作《莎士比亚全集》等。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梁实秋著的《原来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本书是梁实秋先生的一部怀人纪事散文集,是梁实秋先生晚年最为重要的作品。这次不评论梁实秋先生与鲁迅先生的论战,只是来读读梁实秋先生写的散文。这部书中梁实秋写了《忆冰心》《谈徐志摩》《忆沈从文》《关于老舍》《胡适先生二三事》等,这是他对亲朋、故友的深切缅怀和思念。还写了《相声记》《演戏记》《清华八年》等,这些是他对过往岁月、难忘经历的回忆。最后写了《槐园梦忆》,文中深情回顾了其与夫人程季淑女士相伴一生的点点滴滴,其言温婉从容,其情感人至深,堪称古今情书巨作。这部散文集不仅全景展现了一代文学大师的成长轨迹,还再现了当时的社会面貌和文化习俗。所以说,读这本书,能够帮助你重新解读梁实秋。余光中说:中国文人的儒雅加上西方作家的机智,近于他散文的风格。一点没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