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最后一趟的公交

最后一趟的公交

  1.从浓浓困意中醒来,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公交车正缓缓停在一个不知名的临时站台。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光,一个年轻女人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踏上前门台阶。她专注的看着脚下,以致一袭长发纷纷垂落胸前,将精致的面容衬得愈加白皙。待她走入车内,我才意外地发现,这个被宽大格子连衣裙罩住的瘦弱女子,竟挺着一个微微隆起的腹部。我打了个呵欠,看看公交车前的电子钟表,时间已接近凌晨。这是最后一班公交,环城行驶的路线为许多加班到深夜的小白领提供了便利,这个年轻的准妈妈莫非也是其中之一?和往常相比,今天的公交车显得空空荡荡,除了司机,只有我和这女子两名乘客,哦,不,算上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应该是三名乘客。深夜与孕妇同车而行,多少会让人感到几分温馨和安全。我向她发出友好的微笑,遗憾的是她似乎没注意到我,只径直走向一旁,与我隔着过道同排而坐。略感尴尬的同时我心里也颇为疑惑:这个女子十分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揣着疑问向窗外望去,不知怎的,外面除了沉沉夜色,居然连一丝灯光也见不到,那些常常彻夜明亮的路灯都去了哪里?黑暗渐渐模糊了思绪,我又混混沌沌打起盹来。“有人下车吗?”迷迷糊糊的我被司机的询问惊醒,睁眼一看:外面依然漆黑一片。奇怪,今天的环线到底开到哪里去了?环顾车内,除了司机,还是只有我和那名年轻孕妇。末班车从来没有如此冷清,今天的一切怎么这么奇怪?“有人下车吗?”司机头也不回地又问了一遍。我看看一旁的女子,她神色安然自若,似乎没觉出有什么不妥,望着她,我不安的心也不再那么躁动:反正身旁还有个伴儿。我决定继续闭上眼打盹,临睡前我恍惚看见车厢前方的钟表正指向00:00。2.“自杀者为女性,系利器割断腕部动脉大量失血陷入深度昏迷。于昨夜凌晨被房东发现并入院抢救,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处于无意识状态,没有任何清醒迹象。目前对患者给予的治疗方案为:继续留院观察,补充液体以供给生命能量。”小琪一字一句为刚刚换班来的肖医生读着14床的病历。“这种状态就是植物人吗?”小琪刚从卫校毕业,对医院的一切都觉得好奇。肖医生轻轻“嗯”了一声,望了望兀自沉浸在睡眠中的病人,小琪发现他的目光有几分复杂,正暗自疑惑,肖医生却转移了话题:“重症室的病人情况如何?”“和之前一样,生命体征稳定,病人已没有前期的排斥反应,现在恢复得很好。”小琪对自己负责的几个病人了如指掌。“很好。”肖医生露出一丝微笑,“明天即可将她从重症监护室移出,和14床安排在一个病房。这两人目前的情形有许多相似之处,安排在一起方便观察治疗。”“好的。”小琪赶紧在工作日志上用红色记号笔写下:韩露明日出重症室,移入4病房15床,与14床孟静对照观察。

  3.一连数日,我都在这趟末班公交遇见那个年轻孕妇。她每次都在那个不知名的站点上车,至于她在哪里下车,我却一直也没搞清楚,大概是在我昏昏欲睡的某一站吧。近来我的精神状态很差,或许是工作过于疲惫的缘故,常常陷入一种昏昏沉沉的嗜睡状态,这令我颇为苦恼,也许该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身体了。当摇摇晃晃的末班公交又一次停靠在那个临时车站时,年轻孕妇也一如往常的蹒跚着上了车。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次她竟对我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这突如其来的善意令我有些有些猝不及防,赶紧慌乱地笑着对她点点头。“你,也是每天都坐这趟车?”她似乎对我也产生了几分好奇。“是啊。”我眨眨眼,“真是很巧。”“你从哪上车的呢?”她的长睫毛忽闪忽闪,像个天真的孩子。“我……从医院。”“那,你在哪下车?”她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继续追问。我不由警惕起来,笑着反问道:“你呢?”她眼底闪过一丝忧郁,轻轻叹口气:“我不知道。”我对她毫无诚意的回答感到好笑,撇了撇嘴角不再说话。她敏感地觉察到我的不满,便抱歉的对我笑笑,却依然固执地追问:“那么,你知道自己每次在哪下车吗?”4.医院里永远人满为患。小琪每天从迈进医院的那一刻起,就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在为15床和14床挂上液体后,才终于可以暂时喘一口气。这两个病人应该是整个医院最安静最听话的,她们都紧闭双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既不催小琪换针药,也不埋怨她扎针技术不够好。对小琪这样的新手护士来说,真是求之不得的好病人。这两人中,令小琪最放心不下的就是14床。自这个名叫孟静的女子入院以来,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探望她,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却活得这么孤独,难怪想要自杀了。相对来说15床的韩露就幸福多了,白天的探视时间,她的病床旁总有疼爱她的父母殷切呼唤,而她寡言少语的老公每天都会温柔的为她擦拭身子,按摩腿脚。同样的青春年华,同样的世事无常,命运的差别却如此之大。小琪不由对14床多了几分同情,每次来查房也会不由自主对14床多说几句话,让她不至于太冷清。令小琪感到奇怪的是:肖医生似乎也对14床格外关心,有好几次她路过4病房,都看到肖医生坐在14床旁,似乎正与她说着什么,这完全不符合以高冷著称的肖医生的行事风格。莫非他们早就认识?可为什么肖医生从没说起过呢?小琪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姑娘,这个疑问她终究还是问了出来。“不,我……并不认识她。”肖医生对小琪突如其来的问题显出几分尴尬。“我看到你去陪14床说话,还以为……”小琪也为自己的唐突感到有点不安。“我只是希望……她能活下去。”肖医生的声音里竟似乎有几分哽咽。小琪眨巴着眼睛装作没有留意,心里却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真的不认识14床吗?5.我在哪里下车?年轻孕妇的问题让我惊出一身冷汗。仔细回想近来的日子,却只记得自己总是从医院上车,至于在哪一站下的车竟一点也记不起来。我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记忆出了问题,还是精神出了问题?一个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坐车的目的地呢?大脑近来总是浑浑噩噩的,莫非这一切都是梦?或者仅仅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可是身旁的一切明明都那么真实,我能感受到公交车的颠簸,也能听到孕妇轻弱的呼吸,甚至可以嗅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这怎么会是幻觉?每次当我从昏昏沉沉的颠簸中醒来,都会发现自己坐在那个相同的座位,而窗外夜色依旧,宁静依旧,冷清依旧。不久,汽车就会到达那个临时车站,而她也总是一次次地踏上这趟公交。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时间在这里似乎失去了效力。唯一能能够证明时间流逝,让我们知道每一天都是不同日子的标志,就是她日益隆起的腹部。那个尚处于混沌中的胎儿,正以顽强的生命力拯救着我们濒临崩溃的神经。在车上,我们偶尔也会交谈,却依然弄不清楚自己究竟要去哪里,也不记得对方是在哪里下车,并且很快会被困意笼罩,陷入一片混沌。这样的情形令我们感到无比诧异和惊恐,似乎有一种巨大的魔力控制着我们,令我们顺从地接受这循环往复的一切,跌入一种恍惚而未知的状态,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有人下车吗?”司机的问话每晚都会响起,而我们却从来也没敢回答。突然有一天,一个胆怯的声音载着我们共同的疑惑,从那个年轻孕妇的口中飘然而出:“请问……这是哪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