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大牌中的大牌,殡天了!他说,活一次就够了

大牌中的大牌,殡天了!他说,活一次就够了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恕我冒昧,能否请您的儿子剪一剪头发?”

还未等母亲回答,小卡尔就快步上前,揪住对方衣领质问道:“先生,难道您是纳粹吗?”

“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像40年代的德国那样整齐划一,这是我不想生活在那里的原因。”出生在汉堡乡村的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回忆说。

童年时,他没像其他人一样上教堂,也没受宗教教育,因为做过内衣销售员的母亲说:“一切由自己决定。”

于是,拉格斐把自己想象成世界的中心。

“我唯一思考的就是如何变得不同,我觉得自己必须从本质上与别人不一样。我把这看作是一种野心、一种兴趣,看成一切。”

他迫切希望离开德国乡村。辉煌壮丽的凡尔赛宫激起他探索的欲望,17世纪路易十四时期,时尚由这里兴起。

1952年,拉格斐终于梦想成真,来到时尚艺术之都巴黎。

巴黎对时尚的追求是极致的。1944年巴黎解放,美军进城后发现,巴黎女人居然还穿着带褶的衣裙。而他们自己的国家,为了战争节衣缩食,已经放弃这种华丽但浪费布料的服饰。

五彩斑斓、活色生香的巴黎正适合拉格斐,从此他的日月换新天。

1954年,拉格斐在国际羊毛局举办的时尚设计大赛上一鸣惊人,获得外套组冠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世界都是动荡的。在“反文化、反潮流、反权威”思潮下,时装业也大破大立,设计师开始突出个人风格和表达,吸烟装、超短裙成为反叛传统的代表。

不过,对于拉格斐来说,叛逆不是目的,独一无二才是王道。当别人都走向后现代主义时,他却转向了“文艺复兴”。

拉格斐热爱古典美,“古希腊人无需隐藏身体,也不会羞于展露。这一理念在日后转变,最终消失。如今我们要重新强调身体的重要,身体要在衣服中自由舒展,一切都很自然,绝不造作。这就是我对古典现代性的解读”。

成衣产业初现雏形时,拉格斐开始了自由设计师生涯。1964年,他加入Chloé,成为主设计师后将其定位为古典浪漫的唯美风格。

1965年,意大利皮革世家Fendi为了给品牌注入新意,决定聘请他担任成衣创意总监。

拉格斐改写了皮草历史,通过重新切割,把厚重的皮草变得轻盈灵活,又通过染色、拆解和重组,丰富了皮草的趣味性。

“老佛爷”一手将Fendi带上一线奢侈品品牌的地位,他设计的“双F”标识成为继Chanel、Gucci之后,又一个在全世界辨识度高的双字母品牌图案,历经半个多世纪不衰。

这是时尚界最长情的合作,双方签订了终身合约。直到去世前,他还在为Fendi在米兰举办的发布秀做指示。

Chloé和Fendi的惊艳让拉格斐名声大噪,从70年代起成为时尚界最璀璨的明星之一。

不过,拉格斐有一种智慧:不把自己看得很重要。这让他“对这个他能从中挣钱的世界保持思考,而不是在已取得的浮华中享乐。”(记者和小说家安德鲁·欧海根评)

“成功并非是个人意愿能决定的。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公,有的人根本不配拥有幸福,却仍然逍遥快活。”

从德国乡村到法国巴黎,拉格斐只是希望表达自己的与众不同。

他讨厌过去和上一次,只关注当下。

1982年,可可·香奈儿已经去世11年,Chanel变得平淡无奇、死气沉沉。

“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每个人都奉劝我:别沾上它,它死了。”

不过,对于拉格斐来说,这才具有挑战性。相比打江山,复兴一个王朝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那时候它确实是死的,但是当我画下第一笔时,所有一切又都复活了。”

拉格斐改良了Chanel的服装版型,缩短了裙子长度,加入夸张元素,强调链条、珠宝的存在感,Chanel变得跳跃、富有活力。

不过,拉格斐一直坚持“永恒的是品牌”,他是谨慎地颠覆,“一定要注入新鲜又不至于颠覆的力量”。

这条原则贯穿了他除自己品牌之外的整个设计生涯。

所以,虽然加入了年轻元素,但拉格斐完美地提炼了Chanel的优雅精髓,保留了最经典的斜纹软呢、放大双C标识、山茶花等元素,将法式高级定制的精湛工艺发扬光大。

于是,Chanel以崭新又经典的面貌复活,并一举登上奢侈品至高王座,受人尊敬又最赚钱,至今没有下来过。

这又是一个漫长的陪伴,拉格斐每年要执掌Chanel8个系列的服装。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对他的评价是:“每一季都着实定义了Chanel,但每一次又都让人耳目一新。”

拉格斐的灵感不仅在服装上,秀场布置也是极具创新:风车、旋转木马游乐场、冰山都曾被搬进过巴黎大皇宫,甚至还有海滩、火箭,他还曾用脱衣舞娘和A片明星作过模特。

Chanel高定秀就是梦幻成真的时刻,拉格斐一次次制造着经典时刻,一次次成为时尚圈的关注焦点。

过去36年来,拉格斐从未缺席过Chanel时装秀,但上个月的2019春夏高定系发布秀,他未能到场。

一时间,外界关于他要隐退的消息纷至沓来,并纷纷猜测接班人是谁。最终,他30余年助手维吉妮·维雅成为Chanel下一任创意总监。

拉格斐在2019年接受采访时说,维雅是他最重要的人,“我的左膀右臂,即使我们不见面的时候,也一直在打电话发短信”。

高高在上的Chanel也有焦虑,外是奢侈品市场大变革、与LVMH和开云集团的寡头竞争进入白热化,内是秀场奢华、缺乏与年轻人互动受到质疑。

风起云涌时,Chanel和拉格斐却都非常固执。

Chanel拒绝电商化,时装部门总裁说:“Chanel的最佳体验是发生在精品店中,我们不确定消费者是否能够通过冷冰冰的电子屏幕完全理解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