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第一个说“全球变暖”的科学家,去世了

第一个说“全球变暖”的科学家,去世了

在失去香奈儿老佛爷的前一天,世界还失去了一个地球化学家。

华莱士 ·布洛克(Wallace Broecker),2月18日在纽约逝世,享年87岁,死于心衰。

你可能没听说过布洛克,但你八成听说过“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这个词,正是布洛克在1975年提出的。

预言全球变暖,“乌鸦嘴”灵验了

1975年8月,布洛克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气候变化: 我们是否正处于全球变暖的边缘?》(Climatic Change: Are We on the Brink of a Pronounced Global Warming?)

论文摘要里这么写——“自1940年以来的自然变冷掩盖了二氧化碳引起的升温,但一旦自然变冷终止,二氧化碳引起的升温就将显现……到21世纪初,地球平均温度将超过近1000年来的极值。”

论文刚发表时,还没有引起太大水花。但神奇的是,从此每过一年,布洛克的乌鸦嘴就显得越来越灵验!

布洛克自己回忆说,“1975年,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地球正在变暖。年复一年的波动只在零点几度间,没有明显的上升趋势。……我的科学论文发表于1975年。1976年,地球开始变暖,一直持续到今天。”

1880~2019年全球地表平均温度变化图。黑点是年均值,红线是五年平均线丨NASA GISS

自有温度记录以来,全球年均温度最高的5年,你猜是哪5年?

就是最近5年!2019年第五,2019年第二,2019年第一,2019年第三,2019年第四。虽然2019年才刚开了个头,不过据科学家预测,2019很有可能拿下冠军。

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十年,前五名就是近五年丨 Climate Central

随着温度年年上涨,讨论“全球变暖”的人也越来越多。布洛克也随之越来越声名鹊起。从1980年代开始,布洛克与其他地球科学家开始向政府官员介绍气候变化问题。渐渐地,全世界的人都开始关心全球变暖。

对此,布洛克并不愿意居功,只是说自己“纯属好运”。

要说好运,也确实有一点。布洛克后来发现,他1975年的预测基于的模型太过简化。虽然后来的事情几乎都符合他的预测。但他还是重新写了论文,提到了自己当年的分析里存在的缺陷。

布洛克还提出200美元的悬赏,寻找“之前就在用这个短语的人”——有个学生确实在印第安纳州《哈蒙德时报》1958年的一篇社论里找到了这个短语。不过,这篇社论显然没有多少传播,更别提引起科学界乃至全社会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了。

布洛克不是第一个讨论气候变化的人,不过他有一种天赋,擅长将晦涩拗口的术语,改成精炼易懂的流行语。在他之前,学术界使用的术语主要是“非故意气候改造”(inadvertent climate modification)——当然,在“全球变暖”(Global Warming)出现后,就没人提“非故意气候改造”了。

大洋传送带:

全球热量、物质输送的命脉

除了“全球变暖”,布洛克还有一大发现,名字同样很形象——“大洋传送带”(the ocean conveyor)。

布洛克是气候变化研究的开山祖师之一,但他的本业却是研究海洋。他研究海水里的组分如何变化,保持着怎样的动态平衡。同时布洛克还是个技术流,他是同位素年代测定法的先驱,率先利用碳同位素和其他微量元素绘制全球洋流图。

1987年,布洛克找了个漫画家画了一幅示意图,描绘了全球循环的这条“大洋传送带”。顺便说一句,其他科学家嫌“大洋传送带”不够严肃,管这个叫“北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Atlantic Meridional Overturning Circulation,AMOC ),一个学术圈外没人能记住的名字。

根据他的数据分析绘制出来的洋流,大概是这么个样子:

图丨布洛克自传

这是一条巨大的深海洋流,远远大过任何陆上河流。它的发动机在北大西洋:这里的冷水因为重力下沉,循着海底深渊向南行进,绕过非洲分为两路,一路向印度洋,一路向太平洋;在那里它逐渐变暖然后上涌,又推动着南太平洋的浅层暖水,经由印度尼西亚通道一路折回欧洲,在北欧那里又再度变冷下沉,从北大西洋开始新一轮周期。

这条巨大的深海洋流输送着大量热量,任何一部分出问题,都会影响全球的气候和物质循环

举个例子,流入的表层暖水,让美国东岸与欧洲的冬天变得更加温和。假如这条洋流削弱或停止,美东与欧洲的冬天可能寒冷得多。好莱坞的恐怖灾难片《后天》,其实就是基于这一理论(的扭曲版)。

2004年电影《后天》中的冰封世界

同时,这条深海洋流又很脆弱,完全可能迅速发生变化。比如说,整个洋流都被北大西洋的“发动机”驱动,如果北大西洋的海水不下沉,洋流的动力就会被切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