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入夜记

入夜记

  一、林栎父亲是齐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自林栎幼时记事以来,他便以父亲为榜样,想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细数天下都难得的好男儿。在林栎的印象中,素来庄重的父亲唯有一次在他面前失了仪态。那一天,林栎年仅九岁的妹妹因病离世,从不在众人面前表露情绪的父亲抱着已经离去的妹妹号啕大哭,悲恸万分。将军府的下人们也都吓傻了眼,原来在沙场上杀伐果决的大将军也会流泪。因为失去爱女的痛苦,林大将军抑郁成疾,向朝廷告了假。没过半月,敌军看准时机偷袭边境,林大将军被圣上怒斥,后立赴战场,剿灭敌军,方消圣上怒意。因这件事,林栎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因为父亲从小的熏陶教育,林栎早已把林家贯彻了百余年的“保卫河山”刻在了骨血里,所以他无法接受父亲的感情用事,更无法相信父亲竟会因此险些将齐国置入危险境地。原本事事都以父亲为榜样的林栎,自此之后换了志向,他要超越父亲,不让感情成为自己的牵绊和阻碍。十一岁的林栎太过年轻,还没成熟到理解感情的厚重,十六岁的林栎虽已随父征战沙场一年有余,仍无法在金戈铁马的随军生涯中领悟感情承载的力量,只懂得摒弃一切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因素。因此当他看到倒在路中央的那一团躯体时,他不愿因为一时的同情慢下行军的步伐,下意识地就要骑马从“它”边上离开。可是,一声若有似无的“哥哥”却迫使他勒停了马。那小小的一团中伸出了一个脑袋,圆葡萄似的眼睛瞧着林栎,小巧的嘴巴一张一合。半天,林栎才反应过来,那小家伙沙哑的声音是在说:“哥哥,救救我……”林栎怔愣了半晌,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见身旁的父亲已遽然跳下马,快速飞奔到小家伙身边,同时激动地朝行军队伍中大喊:“救人!”就这样,小家伙被带入了军营。在大夫的诊断下,林栎得知小家伙并没有受伤,只是忧郁过甚加之几日未进食,才导致身子太过虚弱。当晚,小家伙被好好喂食了一番,终于有了力气将自己拾掇干净。林栎这才知道,原来小家伙是个长相秀丽的姑娘。她虽有十六岁,身量却小得很,穿着男子的衣裳,长长的衣摆裤腿拖在地上,有些滑稽,却可爱极了。尤其是大大的眼睛镶嵌在那小脑门上,每眨一下眼都似荡漾了一波池水。林栎并不讨厌她,但军营中皆是耍刀弄枪的男人,姑娘家居于此自是有诸多不便,由此林栎想早早打发了她去。第二日,林栎就找父亲说了此事,谁料林大将军却道:“她会跟我们回家。”林栎不可置信地盯着父亲,只听父亲似是在与他言,又似在自语般喃喃:“她无父无母,今后就随我姓也好,就叫林芷。”林栎倒吸一口气,林芷是他已故妹妹的名字……林栎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向谨小慎微的父亲会把一位来路不明的姑娘带回家,并对外宣称她是林家的女儿。母亲的表现也让林栎难以理解,在失去女儿后,林栎母亲终日精神恍惚,却在小家伙到达将军府的那一日,神智忽然清醒,万分激动喜悦地接纳了她。突然之间,林栎多了个妹妹,所有人都来恭喜,皆云这是佛祖垂怜。林栎看着躲在父亲母亲身后的那个小小身影,觉得她给外刺眼,令人烦躁,他下意识地觉得,她的到来会搅乱他的生活。他趁无外人时询问父亲,为何如此轻率地把那姑娘带回将军府,还给她取了和妹妹一模一样的名字。父亲似乎没想到他会对此事那么激动,愣了片刻后方回答:“眼睛……太像芷儿了……”眼睛!林栎想起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的眼睛不寻常,现在看来,他有必要挖了她的眼睛,再把她丢出将军府。二、虽人人常言:人定胜天,但常纤年轻时就很清楚,人总归是胜不了天的,不然她的家乡不会因为干旱成了亡城,她也不会因为在迁徙的路途中被父母视为拖累,被狠心丢弃在路旁。独自在荒野醒来时的恐慌和无助席卷了常纤全身血肉,她急需一只手带她走出黑暗。所以当齐国的林大将军说要将她接入将军府,并认她为女儿时,她心中渴求关爱的心狠狠压倒了不信任感,她迅速抓住了林大将军抛出的救命绳索,毫不迟疑地接受了他的善意。进入将军府后,常纤拥有了另一个名字:林芷。这是林大将军赐予她的新名字,就像给予她的新生活一样,她唯有接纳。即使心中稍有不舍,但她不敢拒绝,她害怕一旦违背了将军和夫人的好意,他们会收回对她所有的爱护。在将军府中的每一天,她都过得谨小慎微,生怕做错事引得将军夫妇不快。虽然他们一直说,她可以做自己。除了将军和将军夫人,她打心底想要讨好是将军府的少将军。然而每当她想要与之亲近时,他的眼神都会显得极其冷漠,她可以从中看出,他并不欢迎她的到来。她理解他的心情,她的到来分去了父母对他的关心,如同当年亲生父母给她生了个弟弟后,就再也不多看她一眼了。她并非不识趣的人,发现林栎的漠然后,她也下意识地回避了他。奈何将军夫人看出儿子和刚找回的“女儿”关系不融洽后就想方设法地创造机会让他们独处,想要促进他们之间的兄妹情谊。每每这时,林芷都会觉得十分尴尬,好几次她鼓起勇气与他搭话,他都只是敷衍地“嗯”了两声,好像同她多说一个字,就会让他窒息。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尝试亲近他。令人意外的是,她不主动找他后,他倒主动挑起了话头。那天,他们被母亲刻意单独留在了后院,林芷像往常一样学着刺绣,忽然指尖感受到异样,她抬手一看,原来不知何时针头刺破了指尖。她原本就是吃过苦的孩子,针头刺破皮于她而言根本算不得痛,她见没渗出血来,便继续照着花样绣着。针还未抬起,她就听到林栎略带深沉的声音:“不想学就不要学,为了讨好人而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不恶心吗?”林芷不否认,她学刺绣是为了讨母亲的欢心,但她还是难以承受林栎那么直白的讽刺。对于林栎的责难,她没有即刻反驳,相反,她选择了逃避。偏头揩去眼角因委屈而险些坠下的泪后,她低头快步离开了后院。自此以后,即使将军夫人再三劝说,她也不愿与林栎单独相处了。三、林栎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在林芷进将军府一年后的那一日,他按照母亲的吩咐在后院陪林芷。偶然间,他瞧见林芷刺绣伤了手却仍要接着绣,想要劝阻她,谁料张口后,本应是关切的话语倏然变成了充满敌意的指责。当他看见一向温柔可人的林芷瞬间变了脸时,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而当他发觉她在偷偷拭去泪水的时候,更是心慌不已,然而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芷低头离去。他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也想要为此向林芷道歉,奈何他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哄过人,即使想得到林芷的原谅,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无计可施下,他只能向好友陆洺征求意见。陆洺是一品侯爵之子,多年穿梭在烟花柳巷,最是懂得哄女孩子的法子。林栎按照陆洺的建议,想要选择一份难见的宝物赠给林芷以表歉意。寻寻觅觅半月有余,也未找到配得上林芷的珍品,反倒是等来了前往战场的皇令,。林栎此次去征讨之地是敌国的巫村,听闻那村子里盛行巫术,此行一去,凶险万分。但他一点都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安危,只是在想,在那里是否能找到天下难求的宝物。离家那日,父亲母亲都出来相送,这是林栎第一次独自带兵上战场,他们心里自是十分忧虑担心。就连林芷,也难得肯面对林栎,在他告别父母后,林芷衷心嘱咐道:“哥哥此去定要当心,一定要平安归来。”这句话仿若大漠中的泉水,在他干涸已久的心上润了一片地。他第一次对着林芷露出了和煦的笑容,“我一定平安回来。”上马出征的那一刻,林栎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一直以来对林芷的在意并非是因为讨厌她,而是因为她的存在总是让他的心难以安定,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便日日如此。林栎恐惧会影响他情绪的一切事物,从前他能迅速摆脱让他受到威胁的东西,而林芷则是他无法也不想摆脱的,所以他害怕林芷,不敢好好面对她。在察觉到自己对她的感觉后,林栎豁然开朗,他决定,回去后要好好面对林芷,与她说清楚自己的想法,不再逃避她。讨伐巫村比林栎经历过的所有战争都更为艰难,折了近半数将士后,林栎才攻下了巫村。不出他所料,巫村有不少宝贝,也记载了秘密流传了数百年的巫术。他把所有东西都装箱封印,计划上交给朝廷,让皇帝做主这些东西何去何从。唯有一支玉钗,他私自留了下来。这支玉钗并非是这些宝贝中最贵重的,但上面镶嵌的黑珍珠,流荡着和林芷眼中一样的波光。四、林栎上战场后,将军夫人每日都要到庙里求得佛祖庇佑,林芷也常常陪母亲同行。林芷进入将军府已有一年多,因为将军夫妇的疼爱,她已渐渐放下过去,对夫妇二人的感情也从感激上升为了亲情。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父母的关爱。所以她唤的每一声“父亲”、“母亲”都越来越真心,真心到她差点忘了自己原来的亲生父母。在得到林栎即将带队凯旋而归的消息后,林芷陪将军夫人上寺庙还愿。二人刚下马车,就见一乞丐上前来乞讨。将军夫人心善,在神志清楚后一直都乐善好施,今日也不例外,命随身丫鬟取了些铜钱给乞丐。谁料,就在他抬头感谢的时候,看到了夫人身边的林芷,随即一声“纤儿”脱口而出。将军夫人当即皱眉,将已经全身僵硬的林芷护到身后,“什么纤儿!这是我的女儿,你认错人了。你拿了钱就赶紧离开!”“这分明是我的纤儿啊!”常老五指着常纤大声道:“常纤!你是常纤对不对!我是你老爹啊!快点跟我走!”林芷颤抖着身子躲在将军夫人身后,一句话都不肯说,她害怕她承认后,就会被送回那个随时会丢弃她的家里。但是,她又不愿意就这么欺骗将军夫人……纠结了一会儿后,她鼓足了勇气,正要迈步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却听将军夫人怒喝道:“当初是你们不要她的,现在她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岂能让你随意领回去?”林芷以为常老五会就此发怒,没想到他脸上挂上了谄媚的笑容,“夫人,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丫头是我和老婆子养大的,怎能说给你就给你?要不,您开个价,要是价钱合适,还了我们多年来花在她身上的钱,她乐意住您家,我们让她去就是了。”“我呸!”将军夫人安慰地拍了拍林芷的手,说道:“她是我们家的女儿,不是你们家的东西,说卖就卖。我们家再多钱也不会给你们这种冷心的家伙。”常老五又游说许久,见将军夫人执意不肯给钱,出手就要拽她身后的林芷。将军夫人身边的小厮立刻上来护主,没想却晚了一步。在常老五的推搡下,林芷脑袋直直撞上了车轓上,当即昏了过去。再之后发生了什么,林芷已是全然不知。当林芷恢复意识、苏醒的时候,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是林栎。林栎握着她的手,许久都不敢放开。林芷努力朝着他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林栎哥哥,我没事。”林栎这才放开她的手,紧接着就把她搂进了怀里,“还好你没事。”林芷养足精神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除了沐浴和出恭,都是林栎在照顾她。将军、将军夫人、丫鬟、小厮,她一个都没见到。她曾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给将军府带来了麻烦,林栎却总是说:“没事,将军府没事。你父……以前养你的那个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只是担心再有其他人来找你,所以我们先躲在这儿。”林芷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也没放在心上,坦然接受了这个说法。一日复一日,林芷日日瞧着圆月,渐渐忘记了从前的事,从她的亲生父母,到被丢弃,再到将军府,每一日,她都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失去过往的记忆。终于有一日,她只记得这个在日日照顾她的人,他说,他叫林栎,她叫林芷,她是他的妻子。五、陆洺找到林栎的时候,他正沉睡着。陆洺不忍心叫醒林栎,自林栎回到家见了林芷最后一面后,就完全变了样,每日除了吃酒就是沉睡,完全失去了少将军的风采。原本陆洺以为,林栎的醉生梦死是因为林芷的死受到了打击。直到那一日,将军夫人颤颤巍巍地递给了他一张纸后,他才知道林栎究竟做了什么。那张纸上记载了一条巫术,大致意思是,通过秘法可将一个人的精魂纳入万年黑珍珠,拥有黑珍珠者,可在梦中与精魂相会。只是,一旦人的精魂被纳入黑珍珠,就会立即离世,而且,其精魂会渐渐忘却过往的一切,只记得近几日发生的事。陆洺记得,他去城外迎接林栎时,还不知道林芷出事的他得意地从怀里掏出一支黑珍珠玉簪,期盼地说道:“这下子,林芷一定会原谅我了!”当知道林芷出事后,他快马加鞭赶回了将军府,看着毫无意识的林芷沉默了许久。过了一炷香后,他才对屋内的众人道:“我想一个人陪陪她。”大家都识趣地离开了房间,有人感叹二人兄妹情深,也有人嘀咕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但无论如何,大家还是给他们单独留出了房间。待林栎踏出屋子,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林芷已没了气息。林栎漠然无视了众人的悲泣,一人独自离去。从此,意气风发的少将军成了花街的常客,他不找女子,只求能有一地让他畅快喝酒,肆意做梦。沉迷梦境的林栎眼角闪烁着泪,嘴角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陆洺终是长叹一声,为他找了件长衣披上。身子倒了,还该如何做梦?梦如真似假,有人不愿沉沦于梦境,生活百味皆尝尽,却有人日日期盼入夜,唯有明月当空,方能入梦,让执着得偿所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