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中国首支因欠税解散球队,64年底蕴被2.4亿压垮,多名主力或无球可踢

中国首支因欠税解散球队,64年底蕴被2.4亿压垮,多名主力或无球可踢

昨天(2月26日)上午,延边州体育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破产解散。

当天傍晚,中国足协发布官方公告,撤销了延边富德2019赛季联赛的准入资格。

延边富德正式宣告灭亡,随着延边富德俱乐部的解散,延边足球64年的传承也戛然而止,

富德也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因欠税而倒下的俱乐部。

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前身是1955年成立的吉林省足球队,当时球队以朝鲜族球员为主组成,并且在1965年曾夺得全国联赛冠军。

1994年,延边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 2000年,球队将一线队球员转卖给浙江绿城,2001年,球队靠着二线队球员为主组成的球队征战中乙联赛,

2019年10月提前两轮冲超成功,时隔16年重回中国足球顶级联赛,2019年12月更名为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

延边富德全队身价只有389万英镑排名联盟倒数第一,但是在朴泰夏的执教下,延边打出了中超最具观赏性的足球,

以河太均、尹比加兰、斯蒂夫和池忠国为代表的一批球员踢出了不可思议的一个赛季,

那个赛季,延边富德不仅打出过刷新队史纪录的四连胜,还最终位列中超第9名,延边富德完成了惊艳的处子赛季。

但是2019赛季延边富德在中超战绩糟糕,随着延边富德主场以1比2不敌河南建业,俱乐部提前两轮宣布降级。

2019赛季,延边富德在中甲勉强保级成功,俱乐部也送别了执教三年的功勋主帅朴泰夏,

2019年2月,距离中甲联赛开赛不到两周之际,延边富德却宣布解散退出中甲,

太悲哀了!

延边富德解散的原因是延边体育局和富德集团就欠税清偿问题磋商未能达成一致,延边富德自2019年来欠下了共计2.4亿的税款。

有意思的是,这次风波的主体并非是联赛和俱乐部之间,而是股权架构内的内部矛盾,

延边富德多年来都未能实现俱乐部的职业化,直到现在延边体育局都保留着部分股份和话语权,

2019年底,富德集团入股延边足球俱乐部并占股70%,此外的30%股份则属于延边州体育局方面。

随着大股东富德集团,对俱乐部运营不利并且拖欠税款,2019年富德方面停止注资后,双方的隔阂不断变大。

2019年8月,延吉市税务部门在纳税评估过程中发现,富德足球俱乐部有未申报税金1.3亿元,并向企业提出补缴税款要求。

2019年11月22日,富德足球俱乐部在深圳召开了董事会和股东会,提出“双方股东如果不能妥善解决涉税问题,又没有运营资金,俱乐部将申请进入解散和破产清算程序”。

12月10日,延边再次派人到富德集团商洽解决方案,富德集团答复还是“无法注资”,原因还是监管部门不同意。

期间,延吉市税务部门在多次催缴欠税无果情况下,在去年12月依法对俱乐部采取税收强制执行措施,扣缴了部分税款和滞纳金,俱乐部仍累计欠税2.2亿元。

2019年12月27日,富德足球俱乐部股东大会作出申请破产清算决议,

2019年1月16日,富德集团总裁、俱乐部董事长访问延边,双方就化解俱乐部面临的困境,投入资金保障正常运营,化解欠税风险等问题再次交换了意见,

富德方表示:回深圳研究后告知延边,随后联赛开赛日期临近,延边多次函请富德方尽快告知解决方案无果。

2019年2月22日,俱乐部正式向股东双方提出已无法正常运营,根据2019年12月27日的股东会决议,拟依法向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富德集团派人到延边履行相关法律程序。

当时作为这家俱乐部的小股东,延边州体育局曾连续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2019年年末,税务部门已经冻结了延边富德俱乐部的资金账户,当时俱乐部账户余额为870多万;

2019年富德集团共为延边注资1.7亿,此后再无资本投入,俱乐部只能依靠不断卖球员、中超分红、球票收入和延边州的扶持款来维持运转;

俱乐部共计拖欠税款及滞纳金达到2.4亿人民币,目前无力偿还,未来只得申请破产。

从一开始,俱乐部的产权不清晰和权责不明晰就已经印证了延边富德解散的结局,

那么富德集团究竟是什么?据悉当时吉林媒体都难以百度到什么信息,只知道富德集团很有钱,

其实“富德系”是一个除金融保险之外,还横跨能源化工、基础设施建设、专业市场建设等核心资产板块的大企业,旗下有亚洲第一电子商业街的华强北中的新亚洲电子城、深圳龙岗区的新亚洲。

《流浪地球》是今年春节电影中最火的一部,相信很多人都看过,

而该片的投资方之一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之一的股东就是富德人寿,导演郭帆的公司背后也有富德的身影。

富德老板张峻妻子陶美萦的妹妹陶蓉也在之后出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据悉她曾是一名演员,曾在电视剧《雪豹》中担任第一女主角。

2019年球队从中甲降级后,富德通过引荐打入了延边足球的内部,据当时参与谈判的人士说,当时他们从未见过富德的老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