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纸上行舟》读后感10篇

《纸上行舟》读后感10篇

  《纸上行舟》是一本由黎幺著作,后浪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48.00,页数:224,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纸上行舟》读后感(一):短评

  评 “猴的越狱:一则镜子寓言”

  这并不是一篇可以轻易破解寓意的寓言,我预计许多人会说读不懂。我有时在想,当一个读者说读不懂一篇小说时,他(她)本来想读懂的是什么?小说似乎总要虚拟一系列事件,而这些事件是设计好,要让读者发生某种特定反应的,比如惊奇、愤怒、流泪、得出富于哲理的结论、发出一声荡气回肠的浩叹……读者按照这一设定,发生了相应的反应,他(她)就算读懂了,而读者也将为自己实现了这个设定而对自己、作品以及作者表示满意。一个有意思的说法是:人听了笑话之所以会发笑,是为了祝贺自己听懂了。读小说大概也会如此。对一篇小说的赞美,多半也是读者对自己读懂了小说的赞美。所以读不懂的时候,就会生小说的气。

  具体到这篇小说,首先它并不是在虚拟事件,起码不是在虚拟我们日常遇到或能想象到的事件,它是对日常概念——猴子、镜子的重新定义,以架构一个离奇世界的形式重新定义。在小说的最后,在这个充满镜像、金属感的世界里,作者重写了水帘洞的故事。读者读完是应该做何反应?这一点是不确定的,我们只能看到作者对于大量智识资源的调动,语言的诗性力度。其实整篇小说有一种独立性,它像一架自足的机器,闪光、灵动,不表达什么外在于自己的东西。同时,它又是具有开放性的游戏,并没设定什么是“赢”,什么是“输”,什么是“懂”,什么是“不懂”,在这种阅读中,我们僵化的思维模式会稍稍松动,就像一条腿站麻了,重心转移到另一条腿,由此产生的快感,或许就是此类小说的趣味所在吧。

  《纸上行舟》读后感(二):《纸上行舟》书评

  我想我要用最好的词语来赞美它。

  一天中午在豆瓣刷广播,看到黎幺老师说他的新书上架了,我马上就去搜索然后下了单。我期待对它的阅读,因为这让我想起了某年某月在黎幺老师的一篇日记里感受到的阅读的震撼。日记开篇的那句“一切故事肇始于一个数字”像一种失重的感觉,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我开始进到梦境里了。

  柒拾贰将悟空称为孙,这真是个妙的称谓,容易构造出节奏感,并且莫名其妙地,我感到了灵性。是“悟空”没有的灵性。我喜欢这个猴子,这个猴子有着最敏感的感触,那些绝妙的比喻绝不能是人类的感受,只能是他,只能是猴子。在这一点上,“作者”悄然隐退了,我所看到的,是“在一种被叫做妖精的幻觉上,敏感得如同一个疯子”的孙猴。

  我以前以为,如果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密密麻麻接连不断地写出绝妙(请原谅我重复使用绝妙二字)的句子,那么读者很可能会不够珍惜这些闪光点,甚至适得其反,他们会觉得索然无味,反而没有两三页一段精彩的描述令人拍案叫绝。但是柒拾贰让我知道不是这样的,全篇都是孙猴是如何“敏感得如同疯子”的比喻,那些句子好像最灿烂的宝石在绿茵山谷俯拾即是。说它高潮迭起我都觉得慢了些。这些比喻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次的失重,上一次还未从失重的水中打捞上来,又沉入下一次失重,我喜欢失重,在阅读小说的时候感受到刺激和拍手叫绝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闯祸,这个词相较于他的所作所为,都显得过于消极了。他从未致力于任何建设性的事务,他只对这类行为的反面感兴趣:破坏与拆解。”这一小片的节奏让人着迷,像是不可复现的奇妙乐章。如果改作“闯祸这个词,相较于他的所作所为,都显得过于消极了”或者“闯祸这个词相较于他的所作所为,都显得过于消极了”都会丢失力度,原版本里的这句话好像有个牛顿第二定律在里面。同时我还喜欢里面所有的破折号、冒号、括号的运用,它们很奇怪地不会破坏文章的连贯性(which我以为这些符号必定会破坏连贯性),而且和前后文的音调相互照应,抑扬顿挫。如下:“在他看来,数字的破坏力惊人——数字的居所在无限中(居住:一个撑开并充满的动作),但也唯有数字,使末日称为可能。”把这个句子读下去,就会发现“居住…."开始,音调往上升,短促,然后变得很圆(我这是什么形容词??),与后半句平稳地连贯起来。我觉得这很像是歌呀。

  再如:“山脚下有一条河——这已经成为一条定律,微风令河面泛起波纹:一个细节的复数衍生,如同鳞片。”在破折号和冒号之后,语气都是往下一沉,这是说明的叙述的语气。如果改成“山脚下有一条河,这已经成为一条定律,微风令河面泛起波纹:一个细节的复数衍生,如同鳞片”就不会有歌的效果。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说这样简直是高中语文阅读式的强行赋予意义,但我还是想解释一下,这样的解读和高中语文阅读强抠字眼是不同的,语文阅读是将过分地阐释出作者没想表达的意思,而我举出的这种节奏感是作者写作能力的流露,不应该以作者没有意识到要这样构造抑扬顿挫而将其视而不见(假设黎幺老师无意识地轻松地写出这些好节奏),难道因为兰花的美是不自觉的所以我们就无视她的美吗?(抱歉,有点得寸进尺了,我撤回这个反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