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给你一条街

给你一条街

  清晨四点,我坐上列车。

  车上人迹寥寥。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看不到真正的脸。

  我把脸贴在窗上,一路上都是荒原。什么都没有让我觉得安心。

  一个小时后,车到达目的地。我来到这条街。

  这是条荒凉的街。一眼就能望到头。没有名字。北边旅馆、咖啡店、钟表店、红色的自助贩卖机。南边两把长椅、三盏路灯、四棵树。一台旧式纺纱机驻在街边与对面的自助贩卖机遥遥相望。它布满灰尘,像极了每个来到这条街的人。

  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了。这样也好,少了许多选择。有时,我会给自己制定一些无聊的规则,不让自己有太多的选择,徒增烦扰。

  不过,来到这条街的人,大概都无所谓选择吧。

  想到这,我笑出了声。这笑,就像这条街一样,满是濒死的味道。

  下车后,首先得去钟表店挑一个闹钟。必须随身随时携带闹钟是这条街的第一条规则。

  钟表店,满墙满室的闹钟,各种颜色,各种款式,杂乱无章地堆在一起,只留狭窄的过道供人行走。简直是时间的坟墓。

  我随便拿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白色闹钟就匆匆逃走了。

  那些滴答滴答像漩涡般从四面八方汹涌澎湃钻进耳朵里的声音,仿佛人的呓语,轻易就会粘附在骨髓里啃噬你所有试图保持的冷静。太狡猾了。

  走进旅馆,上二楼。楼道口一只破旧的纸鸢立在墙角,同样布满灰尘。左数第二间,转动门把手,门吱呀一身艰难地打开,如同一位耄耋老人,伴着咳嗽。放下包,我扑倒在床上。

  心想,我又来了。只是,有什么意思呢。

  翻身,仰面朝上,天花板一幅巨大的钟面画占据了整面墙。时针、分针、秒针,清晰得直刺入眼睛。偏偏又挪不开眼。就这样盯着它盯了两个小时。时间从没有过错,是我们太挑剔。

  七点,起身,下床,离开房间。出旅馆,走到对面的长椅坐下。也没什么事可做,只是靠在椅背上仰望天空,发呆,想一些乱七八糟又无关紧要的事。

  连天空中一动不动的云都是钟表的样子。

  这条时间静止的街道,无处不在提醒着你时间的流逝。

  九点,我站起来,活动活动酸涩的脖子,然后走进对面的咖啡店。门口的风铃随着门的开合发出清脆的声音,在这个“灰色”街道里,多么不合时宜。却也相安无事。

  这条街的所有格格不入,都可以相安无事。

  选择一个角落坐下,老位置。老板端来一杯咖啡,说:“你又来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倒是很符合这条街。

  “是啊,我又来了。”

  “聊聊吗?”老板在对面坐下。

  我们天南地北地聊,聊咖啡,聊电影,聊伏特加,聊所有客套、浮于表面的事。

  就好像彼此刻意不显露什么,就这样消耗时间,也消耗所有的焦虑。一种持续下去也无妨的错觉。

  虽然白色闹钟总在眼前挥之不去。

  如果人生也像白衬衫的衣领那样纯白没有一点污渍和褶皱。我盯着老板白衬衫的洁白衣领,忍不住这样想。

  纯白、干净。什么都不留下,什么都不想要。没有欢愉、欲望,也没有难过、挫败。

  “怎么了?”老板的语气像叫醒熟睡的婴儿般舒缓。

  “没什么。”我回答。我想问老板为什么开咖啡店,为什么沙哑的嗓音像受过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条街,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有什么必要呢。

  咖啡店老板有一双温柔但不会让人沉沦的眼眸。有星辰般点点深邃又明媚的温柔,更有冰霜般粒粒辽阔而疏离的冷漠。

  无形中隔着一层结界。可以靠近,但绝不会过分亲昵。

  或许就是因为这份冷漠,才能活在这条街吧。——不能爱上我,因为我不会爱你。

  我们一直聊到中午十二点。咖啡续了一杯又一杯。之后,我起身告辞。清脆的风铃声中,老板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如残忍魅惑的梦语紧紧包裹住我。我不得不逃离。

  在自助贩卖机买了薯片、可乐和巧克力。把食物抱在怀里往旅馆走。白色闹钟塞在小斜挎包内,在双脚的摆动中一下一下撞击着腿部,成为无法忽视的存在,带来一阵阵的不舒服。

  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仰面躺在路的中央,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像一种仪式,也像发泄。我尽可能轻地从她身边走过,不去打扰她。

  不跟戴面具的人产生任何交集是这条街的第二条规则。

  咖啡店老板是这条街唯一一个没有戴面具的人。

  旅馆的楼道,看见一个人蹲在墙角仔仔细细地用纸巾擦拭那只旧纸鸢身上的灰尘,动作轻柔而细腻,戴着面具看不到神情。来到这条街的人有不同的伤疤,不同的缺口,但都有相同的某一种气息。沉浸在自己的思想牢笼里,你进不去,她出不来。笼内逼仄阴暗潮湿,怎么摸索都找不到出去的门。觉得生活幸福美满的人来不了这条街。

  我们都不快乐,都被各自的困境磨得奄奄一息,即将枯萎。既盼望有人救赎,又不愿有人介入。

  所以,在这条街,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奇怪。我们都没有心情管别人的喜怒哀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