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就是嫁给他。

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就是嫁给他。

  原创插画|喵喵夏

  01

  青柠的妈妈黎华,在六十七岁这年,突然通知女儿,自己要再婚。

  妈妈再婚,青柠是举双手赞成的,她在外地工作,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独居的妈妈。

  让青柠大惑不解的是,爸爸去世十年了,十年间,很多人,也包括自己,一直劝妈妈再找个老伴,她都摇头拒绝,表示一个人过着清净。

  怎么这会儿忽然想通了呢?

  黎华看上的那个老头,在三百公里外的省城。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妈妈了解他吗?会不会是骗子?

  初秋的夜晚,青柠驱车回家,和妈妈面对面坐着,细细盘问——就像当年妈妈知道她交男朋友时候一样。

  然而,黎华一开口,青柠就愣住了。

  黎华微微眯着眼睛,含笑说:“别担心,他不是坏人……他,是我的初恋!”

  提到“初恋”二字,黎华的脸上,居然闪过一抹少女娇羞的绯红。

  青柠一惊:“初恋?那你们后来为什么没在一起?”

  黎华看着窗外,语气平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我们原本互定终身,要生死相依的……但是,他后来失信,娶了别人!”

  “什么?”青柠腾地一下站起来,“他背叛过你,你还要嫁他!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黎华拍拍女儿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她微微蹙眉,陷入回忆中。

  02

五十一年前,在陕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黎华第一次见到曾俊铭。

  高高瘦瘦的青年,五官清俊,从眉宇间的书卷气,以及纤细修长的手指,能看得出来,曾俊铭来自高知家庭。

  知识青年下乡,他们一行十个青年男女,被分到同一个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这个地方长年干旱,穷得揭不开锅,主粮是红薯土豆,能吃个玉米面窝窝,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这群青年男女,上工时,在一块田里干活;收工后,在一个锅里吃饭,正是少女怀春少男钟情的年龄,朦胧的感情像酒一般,经过朝夕相处间的发酵,很快便浓郁香醇。

  日子太苦了,需要别的东西来点缀。

  黎华和曾俊铭,就在这样的境况下,悄悄相爱了。

  03

那年,黎华才十六岁,曾俊铭比她大三岁,像个大哥哥一般。

  他替黎华挑水,教黎华做饭,给黎华洗衣服;冬天冷,滴水成冰,黎华从外面回来,曾俊铭远远地迎她,带着一脸宠溺的笑,解下围巾,心疼地把黎华裹起来。

  曾俊铭偷偷带来很多当时违禁的文学作品,借给黎华看,两个人一边在地里干活,一边讨论得热火朝天。

  但凡有点儿好吃的,曾俊铭都会给黎华留着,说她还在长身体,一定要吃饱。

  琐琐碎碎的点滴,让黎华倍感温暖。慢慢地,他们对彼此了解越来越多,黎华也知道了曾俊铭的身世。

  他来自省城,父母曾身居要职,却在五年前被定罪,遣往大西北,荒烟蔓草之地,连信都通不了,自此失去联系。

  曾俊铭最牵挂母亲,原本体弱多病的她,能承受得住恶劣的自然条件和高强度的劳动吗?

  很多个收工后的黄昏,暮色沉沉,曾俊铭孤零零地坐在黄土高原上,目光望着苍茫的远方,满含渴望和担忧。

  这个时候,黎华会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坐在他身边。触到心爱的姑娘,曾俊铭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流,暂时忘却满怀的愁绪。

  04

一晃三年过去,知青陆续通过招工、参军或者上大学返城。

  黎华走的时候,曾俊铭因为家庭原因,还没接到回城通知。

  离开陕北前的那个晚上,黎华和曾俊铭在村头的打麦场上彻夜畅谈依依惜别。月光如水,夏虫唧哝。情到深处,他们俩紧紧拥抱,不能自已。

  在突破防线的最后一刻,曾俊铭停了下来:“我现在不能要你,等我回城……我会娶你,我们再也不分开!”

  黎华心碎不已,和曾俊铭相依相伴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已经融入她的血液,想到即将到来的分离,想到前途未卜的未来,她哭着说:“我不走了,我要跟你待在一起!”

  曾俊铭轻轻抚着她的头发,温柔地说:“傻丫头,你先走,我发誓,我会回去找你的!”

  第二天一早,晨雾弥漫中,黎华一步一回头,直到远方山头上的曾俊铭,变成一个小黑点,再也看不见。

  05

回城后,黎华和曾俊铭保持着书信来往,曾俊铭的情书写得婉转动人,字里行间都是对黎华的思念,夜深人静时,她常常读得泪流满面。

  每一封信的结尾,曾俊铭都这样写:等我,我会回去找你的!

  然而,一年后,曾俊铭突然不再来信了,黎华寄去的信,也都以“查无此人”退了回来。

  直觉告诉黎华,曾俊铭出事了。

  他病了?伤了?还是遭到什么意外了?在偏僻贫困的黄土高原,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黎华心急如焚,辗转很久,多方打听。

  最终,在之前的一个知青故友那儿,得知了曾俊铭的下落。

  曾俊铭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离开陕北,回省城了。

  回城了?那他为什么不来找她?他们俩留有彼此的家庭地址,曾俊铭也一再承诺过,只要他回城,第一件事就来找她。

  06

疑虑满腹的黎华,终于按捺不住,在一个深秋的清晨,坐火车去省城找曾俊铭。

  中午时分,黎华顺利找到曾俊铭的家,开门的是个瘦弱的老太太,精神状态很不好,满脸病容,从眉眼来看,应该是曾俊铭的母亲。

  难道他父母已经回来了?黎华欣喜不已,喊了声“伯母好!”

  老太太温和地问:“姑娘,你找谁啊?”

  黎华说明来意,她笑着说:“俊铭上午去百货商场买东西,应该快回来了,进来坐……这孩子,后天都要结婚了,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结婚?”正要进门的黎华一下子顿住了,她怔怔地、傻傻地问,“他和谁结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