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九个月亏损八亿,“烧”出来的瑞幸咖啡

九个月亏损八亿,“烧”出来的瑞幸咖啡

星巴克可能不会想到,在进入中国市场20年后,叫得最响的竞争对手竟是一群做出行生意的“外行”。

对比同行,瑞幸咖啡在质量、价格以及护城河方面,均没有拔尖之处,但融资迅速,且估值不断增长。参与的投资机构,大多也与神州优车有着密切的联系。

成立于2019年10月的瑞幸咖啡,刚刚完成B轮融资,估值22亿美元,成长速度令人瞩目。但其高额补贴、严重亏损、快速扩张的商业模式,也让“下一个ofo”的质疑如影随形。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王伟凯

南方周末实习生 吴斯旻 责任编辑 | 冯叶

“我们今年又要开2500家(咖啡店)”。2019年1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瑞幸咖啡CEO钱治亚称,2019年,在门店和杯量上,希望全面超过星巴克(SBUX)。星巴克是全球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进入中国20年,而瑞幸咖啡成立仅一年多。

这次战略沟通会更多是针对舆论质疑的强势回应。此前,金融求职与培训服务商CareerIn披露的瑞幸咖啡B轮融资商业计划书显示:2019年前9个月,瑞幸咖啡开了1500家店,卖出3670万杯咖啡,累计销售收入3.75亿元,净亏损8.57亿元。

平均下来,每卖一杯咖啡,亏损23元。

数据曝光之后,瑞幸咖啡又公布了一版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12月15日,瑞幸咖啡付费用户1200万,共卖出8500万杯咖啡。也就是说,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瑞幸咖啡的销量比前九个月还多,亏损已远远大于已公布的8个亿。

钱治亚在发布会上丝毫不掩饰这一点,她认为,亏损超过8个亿完全符合预期,甚至还超过预期,换来的是上万台专业机器和超过两千家门店。

成立于2019年10月的瑞幸咖啡,刚刚完成B轮融资,估值22亿美元,成长速度令人瞩目。但其高额补贴、严重亏损、快速扩张的商业模式,也让“下一个ofo”的质疑如影随形。

1

脱胎神州优车

2019年11月8日,还是神州优车(838006.OC)COO(首席运营官)的钱治亚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杯瑞幸咖啡、一张神州优车工牌,以及一盆叶子泛黄的绿植。那是她在神州优车最后一个工作日,此后,她的身份变成了瑞幸咖啡的创始人兼CEO。

钱治亚离开的第二天,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邀请了媒体界的几个老朋友,在北三环边上的公司餐厅组了一个饭局,他将很少抛头露面的钱治亚推到了台前,并托付大家关照老部下的新事业。

据媒体报道,2004年,钱治亚从武汉来到北京的时候,陆正耀还在做通讯代理。从通讯到汽车,钱治亚跟着陆正耀打拼了十多年。

钱治亚创业,陆正耀将神州总部的部分办公室借给了瑞幸。他不光出了场地,还出了钱,主导了天使轮投资。

B轮融资后,陆正耀正式就任瑞幸咖啡的董事长。他曾向媒体透露,他所持股份和钱治亚差不多。瑞幸咖啡的母公司注册于香港,穿透后又是一家注册在维京群岛的公司,目前无法看到各方股比。

瑞幸咖啡更像是神州优车孵化出的一个创业项目。除了陆、钱二人,瑞幸咖啡的高管也大多来自神州优车,如瑞幸咖啡的CMO(首席营销官)杨飞也是此前神州优车的CMO。

一位名叫Wang的知乎网友写道,他曾在餐饮行业摸爬滚打5年,于2019年1月在深圳去瑞幸咖啡面试。面试地点为神州租车深圳分公司,面试他的人也是神州租车的负责人,而瑞幸咖啡的负责人还未招聘到位。

星巴克可能不会想到,在进入中国市场20年后,叫得最响的竞争对手竟是一群做出行生意的“外行”。

但星巴克也无法忽略的是,从租车市场到专车市场的“烧钱大战”,神州优车团队战斗经验丰富,深谙互联网打法。不仅正面PK滴滴、Uber,还硬是杀出一条“流血扩张”之路。

神州优车曾成功融到阿里系的28亿元,于2019年7月挂牌新三板,此后常年盘踞在新三板市值第一的宝座上。其2019年6月财报显示,神州优车上市以来首次在半年度实现盈利,净利润1.45亿元。而在过去三年,神州优车已持续亏损了70亿元。

在2019年9月的一次分享会上,瑞幸咖啡CMO杨飞说,咖啡比出行行业挣钱容易得多,“而且我们团队改造传统行业的经验可以得到复制,先用补贴‘破坏’一个行业,再用互联网的手段去重造”。

2

换个姿势烧钱

据招商证券调研,咖啡在中国的历史不长,1980年代雀巢速溶咖啡传入中国,开启了中国消费者的咖啡启蒙,1999年星巴克在中国开设首家门店,逐步培养出中国人的咖啡消费习惯。

中国的咖啡行业市场体量仍然较小。据欧睿数据,2019年中国咖啡厅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024亿元,远低于美国咖啡全年消费市场约3万亿的规模。但从增速上看,中国咖啡年增长率在10%左右,远高于全球市场2%的增长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