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和你一样,我也无心上班只等过年

和你一样,我也无心上班只等过年

周日就是“腊八”了!!!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天周五我已经等不及了,在这里祝大家过年好!!!(怎么还不放假呢真是~)

说起来腊八这个节很奇怪,既不是“初一十五系列”——比如元旦中秋;也不是节气系列——比如清明冬至;连“AABB系列”——端阳重阳龙抬头,都通通不是。这么个性的日子,怎么就成了个节呢?

什么神的佛的,全是咱的!

既然是节,十有八九是和古代的信仰有关系,而这通常就离不开祭祀活动(如今日本仍然把节叫做“祭”),腊八这个节也不例外。

提到祭祀,就离不开“牺牲”。直到现在,我国很多地方还都有杀猪祭祀的习俗,作为主咖的猪也都是被精心打扮一番的。

不过毕竟弄只猪来祭祀不是谁都能办到的,有些脑洞大的精明商家就整出了用于祭祀的猪面包。

很多人容易把“腊月”写成“蜡月”,还有“蜡肉”、“腊烛”等等。其实,这二者还真的大有关联。

在几千年以前,人们在年底要进行针对农业活动的“蜡祭”,此处这个蜡字读作“榨”。而这个祭祀的内容就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之类的。

与此同时,还有一拨人也在祭祀,他们整的这个活动叫做“腊祭”,这些人主要是以猎物来祭先祖的(有学者认为“腊”字和“猎”字有同源的关系)。活动内容也是祈求来年人丁兴旺,健康平安。总之,年底祈福嘛,谁要做选择题呢,把所有好的吉祥的都选上就行。

两个节日本来就同质化严重,到了春秋战国“礼崩乐坏”之时,干脆就被混着过了,改名就“腊日”。再往后,这个节就逐渐衰败了。

直到南北朝时期,腊日固定到农历的十二月初八。《荆楚岁时记》载:“十二月八日为腊日。谚语:‘腊鼓鸣,春草生。’村人击细腰鼓, 戴胡头, 及作金刚力士以逐疫”。您仔细品品这句话里的关键词:南北朝、金刚力士、胡头,有没有感觉到事情在悄悄起变化?

没错,腊日被大行其道的佛教给用上了。

在中国,佛祖是腊月初八这天成道的。不过在其他国家,到底是哪一天说法都不一样,经书上也记载各异,三月初八,四月初八都有,到咱这就腊月初八了。正好俩节合一节,腊日又进一步“整改”了。

到了明清近代,民间逐渐和佛教的腊八节剥离开,各过各的了。于是,这个最早用来敬神,后来变成敬佛的节日最终世俗化,供咱老百姓自个儿享用了。

腊八要喝粥,但可不能糊弄

佛祖成道日喝粥,在古印度就有先例,到了中国,自然也照方全收(我们不挑食)。

唐代腊八日,寺院有“煮药食”的习俗。药食是用油和面和在一起,进行炒制而成,也就是后来的“油炒面”,我们小时候学习红军长征事迹的课文里都提过(如果没学过,就说明和作者不是一个年代的人,特别正常)。

少林寺的腊八施粥现场 图片来自:新浪看点

上面说的算是腊八粥比较可靠的前身了。唐朝的药食还只是庙里僧人自己喝,到宋代以后,庙里就开始大锅熬粥,施舍给信众,民间也纷纷效仿。

西安广仁寺每年也会在腊八节施粥 图片来自:华商网

寺庙里熬粥非常讲究,那是有本有源的。

佛经中见到的粥品很多,比如:油麻粳米豆粥、乳粥、砂糖酪饭根果乳粥、粳米乳粥、奶酪粥、酥粥、蜜粥、砂糖粥、乳糖粥、五谷粥、胡麻粥、油粥、小豆粥、摩沙豆粥、麻子粥、清粥、三辛粥、白粥等等。

嘿,这馋人!看来这粥可真不是剩饭兑水那么糊弄的。

图片来自:全景网

不光讲究原料搭配,就连粥的浓度,佛祖都有明文规定。真是可敬可敬。

《大正新修大藏经》记载:“佛告邬波离,若粥新熟竖匙不倒,或指等钩画其迹不灭,食此粥时,名为足食。”

 

这段话就是说,往粥碗里立个勺子,勺子不倒,用手指在粥面上划过去,汤水必须留下一道印儿,这才能叫正经粥。所以庙里舍粥,绝不能是稀汤寡水。

受此影响,民间的腊八粥也都很稠,后来还不断追加谷物、果料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金瓶梅》里就曾详述了西门大官人家的腊八粥:

“用的是上好的大米,熬得粘腻。客人用红杏叶型的小勺,搅了一搅,里面露出了椭圆的榛子仁,半圆的栗子,乳白的落花生,甜脆的杏仁,外加五颜六色的果脯蜜饯。”这是主食,还有“红烧肘子,浓油赤酱。香酥乳鸽,金黄酥脆。雪菜乳饼,青白滑腻。馄饨鸡,异彩缤纷”。

 

啊,真是好饿。

穷苦人虽没这么多讲究,也必须熬一碗稠稠的腊八粥,毕竟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时候不补充点热量,真的不行不行。

腊八泡蒜,绿不绿的你说了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