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大学食堂台阶上的骨灰盒

大学食堂台阶上的骨灰盒

大学食堂台阶上的骨灰盒

  知青大回城的那年秋学期,刘胜龙回到瓢城师范专科学校,碰上的一件事让他心惊肉跳了许多日子。

  事情大概持续了十多天。

  这十多天,每日三餐,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大饭堂大门前台阶最高处的右侧,都会准时出现一个深蓝色的长方体骨灰盒,骨灰盒上四周围着黑纱,骨灰盒正面的黑纱上缀着一个惨白的纸花,对着通往大饭堂的水泥大道,而这水泥大道的另一头,则是瓢城师范专科学校的正大门。

  瓢城师范专科学校的正大门外边,只有一片三米左右宽的水泥场地,场地之上,就是南北走向的204国道。

  在瓢城师范专科学校这条东西向的中心大道的两旁,由外往里,分布着教学楼区和宿舍楼区,学校的办公楼区和运动场区,则在大饭堂南侧还要拐过几幢女生宿舍楼的大东南。

  那个时候的师范院校,学生的伙食都是国家整包的,学生吃饭不要钱之外,还按月发放一点零花钱,供理发、洗澡等之用,家庭困难的学生,经过集体评定,每学期另有困难补助费可拿。

  那个时候,农村学生进了大学门,就已经是标准的城里人,户口迁入大学的集体户口簿,享受城市居民的全部供给,毕业之后工作由国家统一分配,真正成了国家的人。

  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大饭堂对学生按时定人定桌供应一日三餐,八人固定一桌,菜、咸甚至连汤都已经装好放在了餐桌上,学生只要带上入学之初学校发给自己的搪瓷钵子装饭或者盛粥,拿上自己的汤匙就可以吃饭了。

  每次吃饭,尽管有两千多人,但瓢城师范专科学校的学生,差不多都是同时涌进大饭堂,也差不多能几乎同时吃好离开大饭堂。

  那十多天,瓢城师范专科学校的学生进出大饭堂,都少不了要在那个台阶最高处的骨灰盒附近停下匆匆的脚步,听几句一个坐在骨灰盒旁边的中年农村妇女的哀哀诉说,看几眼那个中年妇女怀里抱着的玻璃镜框装着的她女儿的遗照。

  最初的几天,那个中年农村妇女在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学生一日三餐的时段里,都是从“苦命的女儿啊,他们又都过来吃饭了,你也来吸几口热气吧”的三声令人肝肠寸断的喊叫后开始她的嚎哭的。

  这个时候,总是许多女生最先围了上去,听那中年农村妇女断断续续的哭诉,给她擦眼泪,拉她起身,劝她不要哭坏了身体,实在劝不了了,就留下一碗饭或者几个馒头,红着眼睛,怏怏地散开,各自回宿舍楼去。

  学校里也几次三番地派人到这台阶上做那中年农村妇女的思想工作,让她尽早回家去。

  学校附近的公安部门似乎也来过几批人,但了解了情况后,每次都是既没有带走那中年农村妇女和台阶上的骨灰盒,也没有从学校里带出去任何一个学生。

  那个中年农村妇女每次都是等学校大饭堂里学生全部走尽,才会捧起骨灰盒,一路踩着水泥大道上的簌簌落叶,龋龋独行,走向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大门之外去。

  看来她是在瓢城的什么地方住了下来,下决心到瓢城师范专科学校来打持久战的。(人生哲理名言 )

  刘胜龙这样的从农村里考上大学的男生,是不用像女生那样围上去问长问短的,他们心里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关心是谁碰上了这么倒霉的事情。

  他们即使还没有和他们本乡本土的农村姑娘结婚,起码也差不多都有一个本乡本土的农村姑娘对象了。

  自从考上了大学,他们都多多少少地盘算过要做当代陈世美的心思。

  自己拿到了国家户口,如果还再拖着一个农村户口的老婆,那就等于自己的大学是白考了。

  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似乎还都理直气壮。

  建国初期,那些进城不久的干部们忙着换老婆,不是也说不蹬了自家的糟糠之妻的乡下老婆,就是白干革命了的吗!

  他们最终差不多都会做当代陈世美的,他们只是在等待能够把他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的最佳时机。

  在全校女生一致声讨当代陈世美的声浪之中,刘胜龙这样的从农村里考上大学的男生弄清楚了学校大饭堂台阶上那个骨灰盒的来龙去脉。

  那是七八届大专数学六班的一名男生,才读大学一年,就在暑假里找人去同大队的农村对象家退了亲,只是赔偿了人家当初订婚花费的酒水钱,至于流行的青春损失费什么的,则一分也没有给。

  那个农村对象还是这个男生的高中同班同学,他们还是高中毕业前自己好上的。

  那个农村姑娘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又气又羞,又恨又怨,一万个想不开,就在为生产队棉花大田喷药水的时候,偷偷喝了公家一斤装的满瓶敌敌畏农药,躺在棉花行子里,口吐白沫中死去了。

  大家都知道她是因为被大学生退婚而自杀的,而不是做工之中中毒身亡,生产队没有任何责任,不作任何赔偿。

  那农村女孩的家人抬着女孩的尸体要到大学生家里去闹事,被当地派出所一顿教育:婚姻自由,结婚了也可以离婚,何况他们还只是处对象?既然是自杀,就与那大学生家没有关系了,要是上人家门上闹事,就是犯法,犯法了,就会依法办事!

  那农村女孩的家人只能等学校里开了学,带上女孩的骨灰盒到大学里来讨说法了。

  当然有许多人认为那农村女孩为这当代陈世美轻身不值得,为她白白搭上了一条如花似玉的性命惋惜。

  但刘胜龙们想到的却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专数学六班的那名男生操之过急了,而且退婚的处理方法也过于生硬不人道,免不了要遭受社会一致的道德谴责,这极坏的社会影响弄不好还会惹火烧身。

  刘胜龙们想得是对的,瓢城师范专科学校最终以“道德败坏,影响恶劣”开除了大专数学六班的那名男生的学籍。

  瓢城师范专科学校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就商请那个中年农村妇女老家的当地派出所,让他们来人把中年农村妇女和她女儿的骨灰盒带了回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