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人生记

人生记

  退伍回家的阿民在火车卧铺上看着窗外,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人家亮起灯火,透过窗子看,朦朦胧胧,像是闪烁的星光。此时的天空仿佛一片深蓝色的幕布,一点一点吞噬掉最后的白昼,要把那些出门在外的人赶回家里。

  “还有两站就要到家了,我去给你泡碗面吃”,同乡的战友看着阿民,轻声叹了一口气,起身去泡面。

  阿民不想退伍。回家对他而言意味着失业,但是他不符合义务兵转志愿兵的条件,又没有能走通的关系,只好服从安排按时退伍。母亲的态度很随意:能在部队多锻炼几年挺好,不能留早点回家成家也行。

  “小心烫“,战友把面递给阿民,“你不要想太多,回家找个事做安心过日子。”

  阿民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低头看泡面桶里的脱水蔬菜慢慢膨胀,想象着它们如果一直这样胀下去,是不是会在某个时刻爆炸,像爆竹那样,一瞬间炸裂,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

  阿民出生于1996年,在江西西北边靠近湖南的一座以生产爆竹闻名的小城市。阿民六岁的时候,随着爆竹市场的发展,小城掀起了一股开办爆竹生产工厂的热潮。一栋又一栋的作坊拔地而起,坐落在山腰上,马路边,甚至有一些人直接在自己家里作业。一堆堆乌黑的火药,一个个忙碌的工人,时不时发生的爆炸,这是阿民小时候的记忆。

  积极的生产带动了消费,在这座小城,至今仍对打爆竹有着极大的热忱。谁家生了小孩,谁家乔迁新居,谁家的老人过世,都免不了一挂或长或短的爆竹,仿佛在那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和那一地狼藉的红色碎纸片里,人们才能找到悲欢。

  阿民的父亲这个时候也和几个兄弟一起,响应市场号召,开办了一家爆竹生产工厂。工厂选址在阿民老家的村子里,因为乡下妇女儿童老人居多,而他们都是生产爆竹需要的廉价劳动力。阿民的母亲则在小城里开了一家杂货商店,负责自家工厂生产的爆竹的零售工作。爆竹产业是小城的支柱产业,顺应潮流的阿民家,在那个时候,是个富裕的家庭。

  阿民家生产的爆竹品种很多,小到孩子玩的“擦炮”“摔炮”,大到宴席用的“五千响大地红”“一万响发财炮”,在阿民母亲的商店里,堆放得满满当当。

  邻居家的小孩都羡慕阿民,因为他有玩不完的爆竹。

  阿民跟所有的小孩子一样,都喜欢玩爆竹。有时候,他们把十几根“擦炮”堆放在一起,用火柴点燃涂有红磷的一段,几秒钟后,十几声噼里啪啦的响声让他们变得兴奋;还有时候,每个人随身带一盒“摔炮”,冷不丁拿出一根扔在某个人的脚下,“啪”的一声吓人家一跳,在别人的猝不及防里拍手称快。

  两毛钱一盒的爆竹对别的孩子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花销,阿民却从来没有过这种烦恼。

  随着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柜台里摆放的爆竹品种也越来越多,阿民每天生活在邻居小朋友的羡慕里,他当时以为会一直这样。

  “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列车前方到站是……”

  “走,出去抽根烟透透气。”战友对他说。

  “嗯”,阿民把泡面桶收好放到垃圾袋里,起身离开座位。

  站台上抽烟的人很多,长途跋涉的疲惫在这一支烟的时间里能够得到一丝缓解,“啪”,战友打火机里蹿出来的火苗被风吹得摇曳,“啪”,阿民用打火机点燃嘴上叼着的烟。阿民想起来,也是“啪”,父亲用打火机帮他点燃了那根爆竹。

  其实阿民想过,如果那根爆竹没有炸开,他是不是真的可以一直活在别人羡慕的生活里。

  那是夏天,爆竹工厂按照安全生产的规定,在炎热天气时要停止生产,俗称“高温假”。一直忙碌的父亲终于闲了下来,在街口的店铺门前的躺椅上吹电风扇。

  阿民的心里很躁动,昨天邻居虎子跟他讲了跟大人去水库炸鱼的经历。“那是我听过最响的爆竹!”虎子有些激动,被晒得通红的脸上难掩得意的神情,“砰的一声,水就被炸得几十米高,炸死了十几条鱼,有一条这么大!”虎子在眉飞色舞的比划,他不知道几十米是什么概念,只是想说明很高而已。

  用来炸鱼的爆竹阿民家里就有卖,这种叫“鱼弹”的爆竹有两指粗,放在柜台的最下面。

  阿民想听听“最响的爆竹”到底有多响,但是母亲警告过他,最下面那层的爆竹不能随便乱动,那是大人玩的,小孩子不能碰。

  他站在柜台前徘徊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走到父亲跟前。

  “爸,我想玩爆竹。”

  “大热天的玩什么爆竹喔。”阿民的父亲有些微胖,他在躺椅上转了个身,脸侧向阿民这边。

  “我想玩爆竹。”阿民又说了一遍。

  “想玩就自己去拿。“父亲说。

  “我想玩那个。“阿民指着柜台说。

  “那个不是小孩子玩的。“父亲说。

  “昨天虎子就玩了,他爸爸带他去炸鱼来。“阿民害怕父亲拒绝,带着哭腔连忙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