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坂本龙一,他经手过的全是素颜美女”

“坂本龙一,他经手过的全是素颜美女”

有人说,《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是每个人一辈子都无法回避的一首歌,如果你没有听过,就相当于你的生命丢失了四分之一。

(快点开,你一定听过↑)

这是坂本龙一最有名的一首曲子。

坂本龙一又是谁?

噢,他是比那首歌还传奇的存在。

王菲会在歌里唱他,东野圭吾会在书里写他,时尚大牌会在衣服上印他...

如果你是玛莉,是茱莉查理,还是坂本龙一...

他让所有人感慨世界如此不公平,因为他才华横溢,有盛世容颜,生来就被偏爱。

“因为一首配乐想去看一部电影”

1988年,奥斯卡的颁奖台上,坂本龙一凭《末代皇帝》拿下了第60届最佳原创配乐奖

坂本龙一,大卫·拜恩,苏聪

坂本龙一撇了撇嘴,那一年他才36岁。

《末代皇帝》狂揽9项奥斯卡大奖,伴随那一段段如泣如诉的插曲,溥仪跌宕起伏的一生娓娓呈现。

“你是谁?”

“我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帝。”

“用什么证明?”

溥仪走向龙椅,从那下面拿出蛐蛐笑了起来。

帝国的挽歌奏响,历史洪流不断向前,又有阻止不了的无力感。有乐评称:头一次因为一首配乐想去看一部电影。

“他一定跟魔鬼做过交易”

坂本龙一无疑是当代顶尖的作曲家。不外乎会被拿来跟日本另一位著名作曲家久石让做比较,但压倒性的评价是二者不在一个阶层,坂本龙一更胜一筹。

小通觉得踩一捧一不对,毕竟久石让也是大家真心所喜欢。有句说的更贴切些:

久石让有本事把妹子拾掇的很漂亮,坂本龙一经手过的却全是素颜美女。

再回听《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这是经典电影《战场上的快乐圣诞》中的插曲。音符里流淌的是: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电影中北野武最后张开嘴笑得像孩子一样,说了句蹩脚的英文: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太有画面感了。

大卫·鲍伊/坂本龙一

又有日本网友说:他一定是跟上帝做过什么秘密交易,或者答应死后将灵魂交给魔鬼,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

“不能用男女的审美去评判”

抛开他的艺术成就,光是一张脸已经好看的不可方物。眉眼里是阴郁,抬头是不羁。

第一眼看到了气质,第二眼看透了时光。

怪不得一大波迷妹已深深沦陷。

凡人无法追赶的一生

所有学音乐的孩子都想成为第二个坂本龙一,但看了他的成长史,你会发现:有些人,是我们无论如何努力都追赶不上的。

1952年,坂本龙一出生日本东京。

三岁接触钢琴,四岁为幼儿园养的小兔子写歌,10岁开始学习作曲。十几岁时喜欢摇滚,也喜欢巴赫,甚至觉得自己是德彪西转世。

刚上高一,学长听了他的作品说他现在水平就能考上东京艺术大学。果不其然,入学考试有五小时写一首赋格的题目,从没好好上过课的坂本龙一全场第一个交卷。

顺利进入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

因为不想工作选择继续读研,依然打牌喝茶约女孩不上课。导师催促他毕业,坂本龙一随便写了首管弦乐交上去,结果被音乐界前辈听到,大加赞赏。

YMO乐队

1978 年坂本龙一硕士毕业,和细野晴臣、高桥幸宏组了个乐队YMO玩电音。

一不小心就影响了亚洲,改变了日本乐坛。

Yellow Magic Orchestra

他们风格激进前卫,短短一年红遍日本,1980年就进行了世界巡演。其中歌曲《behind the mask》还被迈克尔·杰克逊填词翻唱。

纵观整个电音发展史,YMO算得上是电音革面的先锋。后来在YMO解散,理由是:本来只是想玩玩音乐而已,结果玩大了,坂本龙一讨厌做名人。

这B装的小通打100分。

2007年,出了一张YMO三十周年纪念举行音乐会的采集花样,在豆瓣依然是满分的十分。

YMO除了经典音乐,还留下了对坂本龙一“教授”这个称呼。

不止是配音大师

当时受邀出演《末代皇帝》,电影拍完半年后,导演贝托鲁奇打电话给坂本龙一说:整部电影的配乐也你来吧。

两周的时间,写44首曲子。

《末代皇帝》中的坂本龙一

完全想象不到,在这之前教授完全不了解中国音乐。横扫奥斯卡金像奖、格莱美奖和金球奖后,他与多位世界各地导演合作。

比如说贝托鲁奇的《情陷撒哈拉》,且再次获得金球奖最佳配乐,还有《呼啸山庄》《怒》等...

在他的配乐中,有十分浓厚的氛围感,却从未抢过电影的风头。如他所言,音乐并不在于力量,而是恰如其分的表达,less is more。

1992年,教授为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仪式谱曲,并担任指挥。

1999年,花了五分钟写了《Energy Flow》,意外获得的极大反响。

除了配乐,教授有20多张个人专辑,风格多变涉猎广泛,超越了古典,电子,摇滚,爵士,嘻哈,民族音乐等一切音乐的界限。

他总能自如地将不同风格的音乐糅合在一起,成为独树一帜的风格。

舞台演奏方面,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演奏者有这样的姿态。

背景总是布置得很暗,他的头总是低得很沉,头发挡住了脸,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你能感觉到他的完全融入。

“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这一路开挂的人生一直持续到四年前。

2019年7月,教授被检查出鼻咽癌,一下子,所有的音乐事务都停止了。

接受NHK采访时,他说了曾配乐电影《遮蔽的天空》台词:你还能看到几次满月升起?也许二十次,但人们都觉得还有无数次机会。

经过一年治疗,教授回到乐坛。

马上接到了两部电影作曲请求,山田洋次的新片《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和《荒野猎人》,教授对这两辛苦的工作答应的毫不犹豫。

莱昂纳多在片中有句的自白:只要还能呼吸,你就要拼命。

让他很有感触,所以时隔八年他决定再做一张专辑。已于去年4月发行,取名《async》,他说:这或许是自己最后一张专辑了。

“觉得变老真的太好了啊”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教授老了,变成了优雅帅气的老头。他曾说不喜欢回首过往岁月,现在他笑着说:变老真的太好了啊,已经能和别人轻松的聊天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