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寒冬中,我被突然裁员了

寒冬中,我被突然裁员了

(ID:chinanewsweekly

入冬以来,美团、摩拜、京东、知乎、新浪、58 到家等互联网公司裁员的消息一波接一波被爆出,一场企业裁员潮来势汹汹,颇有草木皆兵,人人自危之感。但与其说这是一次普遍的“职场危机”,更不如说是一次有组织的企业自救,早在风起猪飞之时就埋下祸根。

裁员、省钱、活下去

每家大公司可能都会研发一些不知名甚至还没对外的项目,目的就是盈利。“我们的项目不赚钱,所以整个项目组被撤了”。国美在线的梓桐和周刊君透露,团队50多人,除了个别被别的部门接收,其余全部被裁,包括领导。

不赚钱的部门,在企业发展的艰难时期,就像是病发的盲肠,不得不割。很多企业的做法都惊人的一致,团灭!

斗鱼因同一业务线上的深圳团队业务能力弱于广州团队,而撤掉了深圳团队,去哪儿网因为年终业绩考核不达标,关闭了推出一年多的Q+业务。

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企业生存的艰难越发凸显。从互联网金融的倒闭潮,到区块链的泡沫经济,再到如今互联网行业的裁员风波。寒冬之下,为了活下去,裁员,成了必然。

但团灭毕竟是少数,逐个击破才是常态。

“上午开会还在安排工作,下午就得走人。”和很多人一样,宋松也是突然被告知自己被裁员了,不同的是,对宋松来说这并不意外。

“如果我是老板,我也会这么做”。裁员是为了断臂求生,末尾淘汰是为了精兵简政,所以裁员第一刀肯定切试用期,这样性价比最高。

五个月前,他放弃了几家同行业的offer选择了工资不是最高的玖富。理由很简单,跟领导聊得来。以至于聊到被裁员的遗憾,除了自己做的东西刚刚有了点儿起色没有跟到最后,就是舍不得同事,因为遇到一个合得来的团队,太不容易了。

裁员通知是集团直接下达的,领导也就比他提前了一小时知道。他走的那天,很少抽烟的领导抽了一下午,“他也没办法”,宋松说。

“公司也不是没钱,各种广告还在铺天盖地的打。”可能因为大环境很差,为了保持现金流过冬吧,宋松猜测着。

宋松透露,玖富的区块链团队全员离职,试用期员工几乎全裁,而他们部门16人走了6人,部门裁员比例达37.5%。宜信的裁员比例也不相上下,一名熟悉内情的员工说,宜信某部门从12月初的50多人减少到了12月中的40多人。这些被裁的人多是技术岗。

周刊君算了一笔账。目前招聘市场上有过两年以上经验的技术岗,薪酬大约是20k-40k/月不等,取中间值30k/月,那么算五险一金,企业每月要支出至少50k/人。裁一个技术,一年下来就可以节约成本60万。如果再算上运营岗和业务岗,节约的总成本基本可以覆盖市场费用。

大企业的裁员是为了有更多结余,小企业则更多的是为了活下去。

当裁员潮这一现象映射到某个人或某家企业,足以影响到企业生死和个人生存的时候,裁员的冲击力和破坏力被放大了无数倍。

“没有哪个创业者,想把自己的企业做死”。宁凝说得很坚定。三年时间,他的团队从几人扩大到了几百人,公司从几十平米的小间搬到了国贸CBD高层,年会从公司的小会议室开到了星级酒店。

他承诺员工,只要业绩好,公司年底可以三薪,公费送员工去旅行,去学习,各项福利应有尽有…… 他曾经真的做到过,可如今公司进退两难,优质项目少,风控极难做,各方面成本都在增加,投资人退出,资金链出现断裂,员工工资都一拖再拖,他不得不裁员缩减成本以求生,连走带裁,公司规模缩小了近40%。“不裁大家都得死。”他仍然很坚定,公司要先活下去,未来才会有更多工作机会。

时间倒推回一年前,吴蔚在宁凝事业的高峰期,选择离开公司,去闯荡。离开后吴蔚去了一家当时行业内很有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新工作16薪,17.6k/月,工资翻了近一倍。可是几个月后,该公司的北京团队突然解散,她被裁员。

两个月之后,她入职了一家协同办公公司,15薪,18k/月,工作两个月,公司集体裁员她又中枪。之后她休息了半年,进了一家做快销的公司,15薪,20k/月,可是上班一个多月,集团再次整体裁员。紧接着她去了一家做留学的公司,14薪,22k/月,她开始以为集团效益特别好,结果入职两个多月,集团为了要上市,决定2019年砍掉她们这个花钱多又没有效益的部门。

她笑称自己是块试金石,一试就知道公司行不行,可是这背后却都是血泪教训。工资一次比一次高,工作时间却一次比一次短,为了生存,她不得不频繁的跨行业跳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