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剑与花

剑与花

  风卷携着黄沙,吹过荒凉的山崖,沙子像一双大手,拍打着久未湿润的土地,随风扬起,使人看不清前方,渺然的远处,稀疏坐落着几座小屋,轮廓在风沙中不甚清楚,看样子荒废了很久,每一栋不是门窗尽失,就是荒草丛生,残破不堪,落日下还显出几分落寞。这里的沙和房子都被遗弃了,破败颓废中连人际也灭绝了,可也就在这中间,一间完整地土坯房安静的存在着,漫天黄沙不停的侵袭让原本就不结实的房子更显得岌岌可危,脆弱无比。站在门前,看着风沙中挺立着的牌匾,摇晃着,斜斜的搭在梁上,用自己最后的坚持,诉说主人当年的辉煌:匠神!两个令人敬佩的名字,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称号!这一天,它迎来了一位客人,客人在风沙里还有一身白衣,手持一柄红色长剑,独身侧立,站在牌匾下高声呼唤:“在下祁门宗祁天云,求见匠神。”他想要听到回应可什么都没有,他不死心,还是任风沙吹卷,等着结果。

  许久,空气中的风声小了,男人侧耳倾听,只模糊的听到空气里留下的几丝回荡般的游音,并未见到人声回应,男子皱了皱眉,最终还是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天闻山

  山脚下,酒馆里聚集着如潮水般涌入的人流,人们七嘴八舌地争执着,吵嚷着,这情形怕是两军交战也没这般热闹,路过的老汉提着两担果儿经过这处所,刚想快些赶路,忽被一旁围观的人群叫住,上前问了问果子的价钱,掏出钱买几个,生意也还不错,于是便在此歇着,也驻足问起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头前的一个买主靠过来对老人讲起来,说今天一早各庄各户农人起床,还在预备农事,就看到山头上冲起光芒,直顶着冲上天,交相辉映着的是红蓝两色的光芒,这等奇景谁还见过,都传说神仙在山头打架,这一传十十传百,自然是聚集了一大片看热闹的,一开始还有几位高手就想仗着功力深厚想要上前瞧一瞧,结果谁知道,都负伤回来了,武功高强之人尚且不能近,更何况寻常百姓,于是便纷纷在这山脚酒馆聚集,猜测山上情况。老人听罢,提着果儿瞧了瞧山上红蓝两色,眼中不由地流露出哀伤,低头轻声道:“时也,命也,不可逆,不可违。”

  山上自然是无法见到山下的盛况,劲风呼啸,发狂般的冲击着即将交手的两人,他们已经站在山巅很久了,只是一言不发地互相凝视,两个人好似都要用眼神洞穿对方,逼得对方先向自己认输。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任由天边的雪花飘落,落到身上融化,雪水飞速落满全身。或许是觉得时间久了,一方终于先开口说话了,开口之人一身劲服,手持红色细制镂花长剑,全身花白,一双卧蚕丹凤眼,全身精神、气势聚集,直冲顶峰,正是那白衣男子祁天云,他面对着一旁蓝光照耀下的男子,还是在心底狠下一口气,说道:“师弟,你我之中只可留下一人,这是师门戒律,不是生死铁则,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到对面的耳朵里,师弟听后只是苦笑两声,摇了摇头,说:“师兄,又何必再说这些,你我早就知道,就算我们不想,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话已说完,师弟举起手中另一把剑,这柄剑与祁天云制式一模一样,可剑身蓝光较刚开始更加炽烈,祁天云神色一暗,他已明白师弟的决心,低声说:“流光,幽蓝,真的不能共存吗?”接着,缓缓地拔出剑,对面的师弟也拔出剑,两人互相以高速冲向对方,祁天云剑锋顺势朝左一转,剑借势猛地朝师弟扑去,师弟闪身躲过,剑柄换手,从腋下斜刺而来,祁天云竖剑以应付,反转剑柄,拨开师弟之剑,收势,前刺,就在这时,师弟敞开胸膛,迎着剑锋,使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祁天云神色惊慌,立马将剑柄脱手,抱住师弟,师弟无力地笑笑,艰难的喘息着,“师兄,你我师出同门,我岂会不知你心里的想法,若非是我挡下刚才那招,现在死的人就是你了,师兄,大嫂早亡,你还有孩子要养,我呢,那么多家人,没我没问题的,记住,一定要去找两人保全的方法,我不想下一代再有这悲剧,还有,碑名给我写漂亮一点。”祁天云抱着师弟渐冷的尸身,默默地挖出一个不大的坑,把师弟的尸体埋在这雪山之上,做完这一切,静静起身离去,空旷地山顶只留下了满天的风雪和一块木碑,上书:祁门宗弟子祁飞远之墓。

  祁庄

  祁天云是带着师弟的剑与身上的尘土来到老者面前的,老者年事已高,双眼里的神气却未见松懈,身体有着不输青年人的强健,祁天云尚未开口,他已知晓了一切,将手伸到祁天云的身前,接过剑,说道:“东西我收到了,你可以走了,记住,是我儿子救的你。”洞穿般的感触令祁天云只是张了张嘴,老者转身走掉了,祁天云也走向了相反的方向,他身影渐远,屏风后迫不及待地蹦出了几道人影,每道身影都争先恐后,蕴含着愤怒的说道:“爹,为什么不让我们杀了他?”祁老爷子摇摇头,轻声叹息,缓步走进了内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