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爱过几个人渣,我也变成了人渣”

“爱过几个人渣,我也变成了人渣”

电影《春娇与志明》中有句台词是“人一生总会爱上几个人渣”,假如在那一刻二人彻底分手,倒是放弃沉没成本、及时止损的做法。不过,春娇偏偏“路径依赖”,在失望和舍不得之间恶性循环,“拼命想摆脱张志明,结果却成为了另一个张志明”。

“你是个成熟的人类了,该学会自己谈恋爱。”

大自然的规则呼唤你寻找伴侣,人类的理性提醒你慎重选择。亚当·斯密说我们都是“经济学人”(economic man)——所有的行为动机都在于运用理性争取最大的经济效益。

爱情兹事体大,你认为你需要遇见对的人,毋宁说,你在进行一次精确的经济学计算。

开始一段浪漫关系,人们必须考虑很多成本。

确认过眼神,你是对的人

从经济学视角看,我们都是在爱情市场上待价而沽的商品,价值取决于我们的三项资本:指向身材、颜值、年龄、罩杯、腹肌、人鱼线、马甲线、贞洁的身体资本,指向学历、地位、家庭背景、社会关系的社会资本,以及指向房子、汽车此类财产收入的物质资本。

男男女女按照自己的准绳和偏好在市场中找寻伴侣,但庞杂参差的信息却在无形中抬高了交易成本。为降低交易成本,爱情市场上催生了搜集、核验、处理、提供商品信息的中介——媒人,现在则转移至各式婚恋综艺节目、网站、App。

2019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其封面文章《现代爱情》中宣称,每月有2亿人在使用网络寻找自己的终身伴侣,里面提到一组中国的数据:“在约会App探探上,男性对他们看到的60%的女性都感兴趣,但女性只对其看到的6%的男性感兴趣。”这是个投资策略差异:中国男性喜欢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而女性则习惯盯准后再投资。

在约会APP上,男性表现得更”花心“,女性更”挑剔“。

对女性而言,婚恋带来的效用正在降低,而单身的效用却在大幅增长。过去几年社会上常谈到“剩女”现象,敦促女性应该早日成家,但《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国婚姻减少,改变了经济和家庭结构》谈道:“一些女性在推迟结婚时间,以便发展事业和建立财务根基,结果出现了力量更强大的女性群体,她们不再将婚姻作为获得安全感的唯一途径。”

换句话说,在女性更能自力更生的情况下,男性养妻活儿的传统婚姻模式于女性的吸引力同步下降。女性在爱情市场上将进一步提高要求,下调“供给”。日剧《东京女子图鉴》就是活生生的当代婚恋教科书,不能及时调整定位的男士只能一次次地收好人卡了。

“婚”“恋”“性”三者分离,爱情市场自由增长,供给侧的范围扩展到全世界。尽管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对象是市场中最优质商品,但由于爱情市场天生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缺陷,无休止地寻找对象伴侣并不现实。经济学家乔治·斯蒂格勒和约翰·迈克尔指出,搜寻的成本随着时间而上升,但潜在回报反而递减

婚姻对女性的经济意义在降低。

假设我们一生之中的潜在伴侣的可选范围价值介于60—90分之间,当边际利益随着已出现的选择逐步下降,边际成本则会越来越高,这两者出现交叉点时,我们就应该截停搜寻,在经济学上这叫做“最优停止点”(Optimal Stopping)。

在找到目标以后也不用急于示爱表白。追求伴侣是一次不完全信息博弈,谁掌握的信息更充分谁就更能脱颖而出。假设我们追求的男神/女神存在复数位追求者,那我们最好的博弈策略就是静观其变。

纳什均衡告诉我们,在存在复数位追求者的情况下,男神/女神会依据追求者的条件进行挑选并抬高预期收益,而追求者则因为处于被动而逐渐失去信心,退出角逐转而寻求较次的收益——其他好看的男性/女性时,默默守护的我们就能获取芳心了

影视剧编剧会把这种情况归结为女主“好清纯、不造作,跟其他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但请注意,但凡有一位这样其貌不扬但又笑到最后的女主时,她和男主二人相处的时间是不是也比其他人要更长一些?当然,主角光环也是客观存在的。

暧昧是一门博弈论。

人一生总会爱上几个人渣

恋爱一旦开始,我们便需要持续投入来维持这台机器的运转。时间、金钱、精力就是我们投入的成本。为维持亲密关系稳定,少不了逛街、看电影、吃饭、旅行,经济学上称为沉没成本,即一切由过去决策所致,无法扭转、业已发生的投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