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监狱里的重刑犯都比你努力,很多人出来都创业做了老板

监狱里的重刑犯都比你努力,很多人出来都创业做了老板

去年初,纽约新新惩教所公开禁止囚犯接收来自亲朋赠与的书籍。消息一出引起大量囚犯的不满。

“可恶,没有书读还不如直接让我死!”

因谋杀罪被判监禁50年的重刑犯Michael Shane Hale告诉卫报记者,本想顺利考个学位的他如今已失去了希望,他开始不知道如何在这里度过余生。

此举本是规范囚犯在监狱供应商处购买书籍材料,由于价格过高且供不应求无法有效实施。

几天之后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下令废除禁令,在媒体的深度报道下,人们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囚犯如今都爱上了学习。

其实这早已不是第一次展示监狱的良好学习风气。

2019年,由阿尔斯特的东纽约惩教所的三名囚犯组成的巴德辩论队在一场比赛中完胜哈佛大学辩论队。

德高望重、有着全美及世界多个辩论赛的冠军头衔的哈佛大学辩论队,本着传授经验造访监狱,却被几个囚犯虐得体无完肤。如此戏剧性的冲突让人大跌眼镜。

囚犯辩论队迎战德高望重的哈佛大学辩论队,赢了!

这一消息曾登上各大媒体头条,甚至在去年被华纳兄弟买下版权,由暖心大剧this is us的编剧Kay Oyegun负责,将拍成电影展示巴德监狱学员的传奇经历。

纽约囚犯战胜哈佛辩论队

华纳兄弟将巴德监狱辩论队战胜哈佛的故事拍成电影

没有网络,查阅资料需要向监狱长申请,如此艰苦的环境换来的是一支强大的监狱辩论队。

他们早在2019年就打败过美国西点军校的辩论队,随后还完爆弗蒙特大学的国家级队伍,这次的哈佛之战光荣加冕。

“这样的成果全凭他们努力获得。”哈佛辩论联合会主席巴特这样告诉媒体,并表示输给这样的对手值得学术界反思。

囚犯战胜哈佛辩论队,你为学费下了多少血本?

“这支辩论队由巴德学院监狱项目(BPI)的学员组成,通过此项目毕业的学员可以拿到巴德学院的学位,出狱后不仅和大学生享有同等身份,甚至还能进入耶鲁大学等常青藤盟校继续深造。”

看着这些精英囚犯们春风满面气宇轩昂,警官们倍感自豪。

“学习让我看到了希望!往事不堪回首,现在我比在外面活得更明白了。”

如今纽约州共有6所监狱的将近300名在押囚犯正在攻读此项学位,不仅入选条件苛刻,顺利毕业的机会也有限,但仍有大量囚徒为此拼搏。

对他们来说学习的过程或许比一纸文凭更重要。

除了巴德学院监狱项目之外,不少教育组织也开始进入监狱普及福音。

加州最古老,关押过嗜血狂魔查尔斯曼森等大批重刑犯的圣昆廷监狱如今已成为学风浓郁的求知胜地。

“以前我一心想着怎么逃出去,现在我意识到只有精神救赎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没有拉帮结派,不再以暴制暴,连杀人犯都沉醉学习净化心灵。

每学期约有300名囚犯参加圣昆廷的大学课程。微积分、生物学、环境科学、化学等19门丰富的教学课让铁窗内的囚徒如获新生。

其中The Last Mile教育项目引入的编程课让圣昆廷监狱名声大噪。作为美国监狱史上第一门计算机程序设计课,囚犯们对此展现了旺盛的求知欲。

“从没想过在种环境里还能接触科技这种东西,真是难以置信。我得珍惜这样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跟外面的世界接轨。”

看着这些聚精会神的监狱学子,比我复读那会儿还认真,神情中饱含憧憬,我不由得自惭形秽。

和巴德监狱项目一样,在The Last Mile修完学分的监狱学员们能够获得一张学位证。

已经有50位刑满释放的学员进入社会参与到程序开发工作,甚至不下20位学长在硅谷科技公司跻身成功人士。

“在牢里我见过太多二次甚至三四次回巢的老囚,他们无法停止犯罪,这对社会和对他们自己都是一种危害。”

曾被关押了19年,之后进入科技公司并最终创办了The Last Mile项目的CEO Kenyatta Leal旨在帮助更多的囚犯改过自新。如今他已是硅谷声名显赫的企业家,很多投资大佬都试图加入扩大教学规模。

美国犯罪人数自90年代以来逐年减少,其中得益于二次犯罪率的大幅缩减。奥巴马时期的监狱教育扶持计划功不可没,并且在特朗普继任后得到延续。

然而不少教育机构对此发表抗议,认为大量的经费应该投入国民教育而不是本末倒置。

对此Kenyatta Leal表示:“人并非只能受一次教育,在绝望中获得救赎的人拥有超乎意料的价值潜力。犯罪率的缩减同时也能给国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

beebee可能是你见过的最野的公众号了

beebee公园

扫码跟进

点了好看的逢考必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