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一个人的帝国

一个人的帝国

  黄朝倾旗宣布国灭的那一天,大唐依然鼎盛。

  小黑说:”你走吧,以后这块地都是我大唐的天下。“

  我和小黑初中就认识,那时我坐他前排,我们两各自划地自封为王,我建立黄国,他自称唐皇,从那时开始黄唐两国便战旗相对,刀戈相向。那时小黑一下课便躲在书后面,一个人策划如何推翻我黄国,有时候一个人想到高潮时他甚至举起拳头高呼“推翻沙黄统治!打倒帝国主义!”最后换来我的一顿暴打,但他宏伟的志向并未因此覆灭,在他的世界里,你若跟他好,他便封你为一品官,你若负了他便被贬为庶民,女性朋友按关系疏密分为贵妃、佳人不等,通通用来充盈后宫,外人看来觉得奇怪也好,搞笑也罢,他自娱自乐,封号也从来不改,到哪都自称唐皇。

  我十八岁的时候,他半夜叫我下楼,送了我此生只能收得到一次的礼物--皇榜,里面附了他写的一首诗,骚体,且骚气逼人,大致内容是“虽说一山不容二虎,但当初你我同为王的时日,我却也是快乐的,现在此山中独留我一人,却没了以往的乐趣,时而感到孤独,祝你生日快乐,我才疏学浅,就讲到这里罢。”,这份礼物我只打开过一次,到现在还一直放在我柜子里不曾动过。

  2

  小黑的幽默我是喜欢的。

  初二课上,英语老师让我们用“I like a ……girl/boy.”造句,孩子们回答一片正经,轮到他的时候,他颤巍巍地站起来,用那火锅味极重的Chinglish讲道“I ……I like flower girls(我喜欢花姑娘)”全班哄堂大笑。

  我想和这样有趣的人做朋友,下课追着他跑,跑累的时候他从兜里摸出几颗糖给我,我那时眼睛轰地一下变得雪亮,自此后,我们每再出去散步,他包里都揣着几颗糖,待我吃完一颗又变戏法地再变一颗出来,他说“你别看了,真没有了,这是最后一颗”。

  初中放学的时候,他骑车去我家楼下打台球,我总是把书包给他让他捎回去,这样一来二往,友谊也慢慢建立起来了。

  3

  我是后来才知道小黑是恨***,他把这话说得云淡风轻,没有一点忧伤。

  早年他爸在山上建了个养鸡场,养了规模不小的鸡群,若是鸡全数卖了能赚一百万,不想鸡快成熟的时候鸡群生了一场病,黑爸赶忙拿钱给黑妈让她下山买药,没成想黑妈下山后直奔麻将馆,将买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一百万泡了汤,黑爸跟黑妈因此离婚,黑爸有了家庭和妻女,小黑留在了县城,离了婚后黑妈可以尽情地打麻将,小黑辗转于亲戚家。我从来不知道做母亲有对自己的孩子如此不上心的,在我的印象里小黑有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一双板鞋从初秋穿到隆冬,讲到这里我是不笑的,小黑却在苦笑,我从他眼里看到了无以言说的孤独,从那时起我对小黑的印象就完全刷新了。

  4

  一六年的冬天,那时小黑刚失恋不久,晚上十点给我发消息说带我去半岛看灯会,我换了衣服就出门,那晚我吹了冷风又喝了冷水,受凉难受得想吐,我坐在阶梯上,他在一旁欢快地给各种五颜六色的彩灯拍照,我说“我没法陪你一起看灯会了,你自个儿去吧”他问我是不是难受,要不要衣服,我说不用,他转头就走,走几步又立马跑回来,抛出来的衣服正好搭在我头上,他说“我去去就回”,我吐出来的东西弄脏了我的衣服,只好换上他的,他很快就回来了,说问过了这里的巡警,找不到热水,然后我们便骑小电驴回家,他穿了薄毛衣却坚持把衣服给我穿,还安慰我说他的毛衣很厚很厚一点都不冷,那时候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就那样站在他身后,在无垠的雪地上,他黄袍加身,步履坚定地向深处走去,孤傲不回头,即便再冷也绝不弯一下脊梁。

  那晚过后他就病了,去医院看了病,黑妈说过几日再帮他去医院拿药,后来这事也被麻将耽误了下来。

  5

  我们两一起出去的时候,他总会给我买零食,后来无意间听他说他读书不吃晚饭就为了省钱给我买吃的,那时候我感动又自责。那年冬天,外地来的马戏团来小县城表演,一百块一张门票,小黑吸溜一下鼻子说“走!我带你去看马戏团!”我拉住他说算了,就沿着河边走走吧,就这样挺好的。沿岸河堤,属于两个人的马戏团也一点不觉得冷清。

  6

  他十八岁那年,我高二,我说咱以后去稻城吧,他说好。

  有一晚他给我发消息说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她,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哭,为爱情哭。就是那么一瞬间,当爱情涉足友情的时候,我觉得我和小黑的距离此生必须得停在这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