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句-经典语录-美文摘抄-心情日记 » 美文美句 » 这好比把一个半的太阳压缩到北京市那么大,大家想一想这是一个何

这好比把一个半的太阳压缩到北京市那么大,大家想一想这是一个何

  脉冲星是我们宇宙中的灯塔,人类要发展,文明要持续。也许以后我们会流浪,我们流浪到太空,怎么去识别方向?脉冲星可以为我们导航。但如果我们迷失了方向,怎么办?脉冲星还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回家的路。发现脉冲星!

  崔辰州

  国家天文台虚拟天文台团队首席

  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崔辰州。

  每次看刚才的这个短片,我的心情都难以平静。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紧张,每位来到这里的讲者都有点紧张,我也是。第二个原因是自豪,以国家天文台为首的团队已经把FAST中国天眼打造成了我们的大国利器,我作为国家天文台的一员,感觉真的很自豪。

  中国天眼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南仁东

第三个原因就是缅怀。2017年9月15号,基本上正好是两年前,我们的南仁东老师,也就是中国天眼的总设计师、总工程师离开了我们。他1994年提出了要建设中国的大射电望远镜的设想,经过了20多年的努力,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南老师走了,他留给了我们后人,留给了我们这些晚辈同事们一笔宝贵财富,也留给了我们国家一个大国利器。刚刚大家通过短片已经了解到,FAST真的很厉害,它是一个500米口径的射电望远镜,是现在全世界最大的单天线射电望远镜,因为它最大,意味着它也最灵敏。有一个笑话说,如果说这口锅装满了茅台酒——因为它就在贵州——全世界的人每人可以分上四瓶,按照现在的市值来讲,不少的钱。

  当然FAST有很多的技术创新。第一个创新就是它利用了贵州省喀斯特洼地这样一个天然的“锅”做台址,给我们建造FAST节省了大量的成本。

第二个就是它这个锅不是一个死的锅,而是活的锅。它创造性地利用了主动反射面的技术,让FAST能够在观测的时候实时地变形,取得一个非常好的观测效果。再有,在FAST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取得了一系列工程和技术的创新。据我所知,在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过程中还应用了FAST研究的成果。FAST在2016年初步建成,就在建成一周年前夕,南老师离开了我们。这两年来FAST的工程团队一直在试运行这个设备。我们知道,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需要很长时间调试才能达到它的最佳状态。但就是在调试过程中,它的观测威力已经凸显了出来。到目前为止,FAST已经发现了60多颗脉冲星。这里大家看到的动的曲线图,就是FAST观测到的第一颗脉冲星的信号。在FAST之前,我们国家的天文学家还没有用自己的设备发现过脉冲星。但是有了FAST,我们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有了60多个惊人的科学发现。刚才提到了脉冲星,大家可能不知道什么叫脉冲星,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脉冲星是上个世纪60年代首次被发现的。当时英国的天文学家Hewish和他的研究生Bell一起在检查射电望远镜观测信号的时候,发现了周期性出现的脉冲信号。

  当时他们很激动,以为找到了传说中的“小绿人”。小绿人是什么?是一个科幻小说里面说到的火星人,或者说地外生命。但是后面就让他们失望了,因为他们又发现了多次周期性出现的脉冲信号。后来搞懂了,原来他们发现了一种新的天体,叫做脉冲星。

  那脉冲星到底是什么呢?其实脉冲星是一种中子星。我们知道天上有很多恒星,恒星发光发热,为什么发光发热呢?是因为在它们的核心有一个巨大的核聚变的反应堆,氢元素聚变成氦元素。当恒星这些燃料慢慢烧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会爆炸开来,也就说恒星会走向死亡。

  不同质量的恒星死亡、爆炸的时候留下的痕迹,或者叫做归宿,是不一样的。小质量的恒星爆炸之后,它会变成一颗白矮星;中等质量的恒星爆炸,这个过程就叫做超新星的爆发,爆发之后会留下一颗中子星。大质量的恒星如果爆炸,就会形成一个黑洞。

  据我们现在的研究表明,中等质量的恒星爆炸之后形成的中子星大概是1.4个太阳质量。今天早晨我刚刚看到了一个消息,说一个国际团队又发现了一个质量大概是两个多太阳质量的中子星,也许我们的理论模型后面又要修正了。

  中子星是一个非常的致密的天体。我们知道原子是由质子和电子组成的,如果把原子的质子和电子压在一起,就会形成中子。很多很多的中子组成一个中子星。大部分的星体都是由中子组成的,那就会是一个非常致密的天体。

  大家想象一下,这好比是我们把一个半的太阳压缩到一个北京市的大小,大家想一想这是一个何等的天体!难以想象。一个指甲头大小的地方,也就是1立方厘米,它可以相当于一千艘万吨巨轮。

相关文章